西方狂嘴「中國威脅論」 羅援:美軍費破7000億,到底誰威脅誰?

▲▼解放軍。(圖/CFP)

▲解放軍成為美軍眼中的頭號敵人。(圖/CFP,下同)

記者朱世凱/綜合報導

2018軍工榜頒獎典禮與創新峰會在深圳隆重舉行,解放軍知名鷹派退役少將羅援也應邀參與,他在演講中表示,「講一些祝賀、祝福的套話,時間太富裕;講一些政策解讀的大話,時間又不夠。我選擇一個大家都關注的中美貿易戰問題,並且只談這場貿易戰帶給我們什麼戰略思考,加上我對國家戰略角度進行分析。」

他認為,中美貿易戰絕對不是單純的經貿摩擦,而是重要的戰略問題,美國在這事上呈現明顯戰略焦慮,他們擔心「美國優先」的地位受到動搖,因此試圖運用「霸權主義」打壓中國;另外最關鍵的是,北京當局竟然是以違反西方自由競爭、資本主義的模式超越美國,所以華府無論如何都要將利劍指向中方,即便中國釋出善意或是想進行建設性談話,美方總要強調「被威脅」的論調,扭曲中方含意。

以下為羅援演講全文:

我用形式邏輯的方法來回答三個問題。第一,是什麼?我們中國戰略文化促進會現在每年發布一個《美國軍力評估報告》,因為美國自從蘇聯解體後,就每年發布一個《中國軍力評估報告》。美國一發表《中國軍力評估報告》,我們的國防部發言人、外交部發言人就會出來譴責和抗議。我們在想,我們為什麼不發布一個《美國軍力評估報告》呢?把美國軍力發展的真實情況公諸於眾?最終要把話語權拿過來

所以,作為民間智庫,我們連續第七年發布《美國軍力評估報告》,今年發布的《美國軍力評估報告》,和以前相比,我們發現美國戰略發生了6大變化:第一大變化,現在美國把「美國優先」正式寫入《美國國家安全戰略》。

大家知道,「美國優先」是川普的一個競選口號,但現在美國已經白紙黑字把它寫入《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所以現在你看,美國所有的戰略行為都可以找到這四個字:美國優先。這已經是美國的一個戰略行動指南了,從美國與中國打貿易戰,從美國退出國際契約組織,從美國從海外撤軍,都可以看到川普的「美國優先」。

我們提倡「人類命運共同體」,美國主張「美國第一」;我們主張「互利共贏」,美國強調「美國優先」,這就產生了戰略理念上的對撞,這是第一大變化;第二大變化,現在美國已經把中國作為首要安全威脅,作為主要競爭對手,在上一版美國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評估》中,美國還把中國放在第五位威脅,第一是伊朗,第二是朝鮮,第三是俄羅斯,第四是跨國犯罪,第五才是中國。

但在這一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明確地寫著,中國是首要安全威脅,是主要競爭對手。美國副總統彭斯公開說,中國對美國的威脅遠遠大於俄羅斯,這是第二大變化。

▲▼解放軍。(圖/CFP)

第三大變化,就是美國川普政府現在用「競爭戰略」取代歐巴馬時代的「接觸戰略」,歐巴馬時期認為中國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要通過和中國的接觸改變中國的發展道路。川普認為,歐巴馬的「接觸戰略」已經失敗,他在《國家安全戰略》中明確提出要實施「競爭戰略」,這是第三大變化。

第四大變化,用「印太戰略」取代「亞太再平衡戰略」。歐巴馬時期,美國和中國競爭的角逐場所主要在亞太地區,歐巴馬提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但是川普試圖把中美角逐的場所由太平洋擴大到印度洋,他提出了一個「印太戰略」和「 南亞中亞戰略」,就是把印度洋也劃進來了,這是第四大變化。

第五大變化,川普已經用「重塑美國軍力」取代「自動減支計劃」;歐巴馬時期,對美國的軍費增長還是有所節制的,他提出了一個「自動減支計劃」,也就是軍費增長一旦超過預算的某一個節點就會自動裁減。現在川普政府的軍費已經從歐巴馬時期的5827億美元暴漲至2018財年的7000億美元,剛剛通過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還將使軍費增至7160億美元。

前幾天我看了我們的新聞報導,川普還想把軍費再增加到7500億美元。我們中國的軍費才1748億美元,美國就說中國威脅論,美國的軍費即將增加到7500億美元,你說到底是誰威脅誰?習主席宣布我們裁減軍隊員額30萬,而川普要在歐巴馬時期軍隊員額的基礎上再增加2萬。我們在裁軍,他們在擴軍,這是第五大變化。

▼解放軍作戰演練。(圖/翻攝自中國軍網)

▲▼解放軍陸軍第75集團軍某旅展開山地攻防作戰演練。(圖/翻攝自中國軍網)

第六大變化,更值得我們警惕,就是核戰略上的變化,歐巴馬時期,他提出了一個「無核世界」,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值得諷刺的是,川普要用「美國核力量和核基礎設施現代化」取代 「無核武器世界」,他提出一個新的概念,就是要發展低當量核武器。

什麼是低當量核武器?川普認為以前的核武器是「中看不中用」,只能作為威懾手段。他現在要把核武器小型化、戰術化、可用化。美國對核武器的投入已經從以前的平均佔國防預算的4%增加到現在的6. 4%,這是冷戰後最高的。

這六大變化,我解答了第一個問題「是什麼」。這次中美貿易戰絕對不是單純的經貿摩擦,而是一個重要的戰略問題,是因為美國的國家戰略發生了變化。為什麼這次季辛吉(美國前國務卿)到中國來訪問,他提出要見一些中國外交界的老朋友,他非常傷感地說了一句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中國,現在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毛澤東、周恩來時期。」也就是說,中美關係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是我回答的第一個問題。

▼王毅在紐約會見季辛吉。(圖/翻攝自大陸外交部官網)

▲▼王毅在紐約會見季辛吉。(圖/翻攝自大陸外交部官網)

現在再來回答第二個問題。第二,為什麼?為什麼川普2017年11月10日剛剛結束對中國的訪問,2018年3月16日就簽署了《對台交往法》?3月23日凌晨美國打響了對華貿易戰第一槍?為什麼12月1日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剛剛與習主席舉行會晤,當天就責成(指定某人完成)加拿大把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給抓了?這些都是獨立的事件嗎?絕對不是,我們要透過現像看本質。

本質是什麼?我和很多研究美國問題的專家進行過多次研討,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美國從上到下都有一種戰略焦慮。現在,在美國國內,兩黨之間、兩院之間、白宮與國防部、國務院之間存在許多分歧,唯有在一點上他們形成共識,就是中國問題。

現在,在美國國內,幾乎所有「親華派」、「知華派」都失音或者轉向,只有彭斯、博爾頓、納瓦羅這些「反華派」的言論甚囂塵上。為什麼?現在我們中國國內總有些人在那裡「做自我批評」,一會「反思」這個,一會「檢討」那個。但,問題確實不是在我們身上!因為,中國已經發展到世界老二了,這自然引起老大的焦慮。

「發展」有什麼問題!問題是美國為什麼焦慮呢?憑什麼不讓中國發展,憑什麼不讓中國人民過上好日子呢?歐巴馬說,「如果中國人過上美國人的生活,那將對世界是一個災難。」川普說,「中國的好日子已經過到頭了。」什麼叫霸權主義?強權政治?這就叫霸權主義,強權政治

▼美軍士兵。(圖/達志影像/美聯社,下同)

▲▼駐敘利亞美軍士兵。(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為什麼要戰略焦慮呢?有兩點:第一,認為中國要超過他們。美國各界的爭論只是中國超過美國時間早晚的問題。在美國國內有一個潛規則,任何國家的GDP達到美國的60%,他就會打壓你。上個世紀80年代,日本的GDP達到了美國GDP的60%,就遭到了美國的打壓。而現在我們中國的GDP已經達到美國GDP的63%,所以美國要打壓中國。我們現在說,我們要建成世界一流國家、一流軍隊。而美國是依據冷戰思維的「零和遊戲規則」在思考問題,它認為,中國變成了一流國家、一流軍隊,那美國不就成為二流國家、二流軍隊,所以一定要打壓中國。這是第一點的戰略焦慮。

第二,他們認為我們中國超過美國的模式,是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模式超過美國,而不是按西方自由競爭、資本主義競爭的模式超過美國,這是他們不能允許的;首先是意識形態方面的考慮,他們認為中國現在還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我們在隆重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我們現在在很多非國有企業都設立了黨的組織。他們認為這些都是在強化共產黨的領導,共產黨在他們的眼裡就像異端邪教。這是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其次,是規則或者是制度上的考慮,他們認為我們還有國有企業,而國有企業在他們的眼裡就是有政府支持,在吃政府補貼,和他們不平等了,因此他們一定要打壓中國。這我就回答了第二個問題,為什麼會發生中美貿易戰。

在中美貿易戰表象的背後,其實是國家利益之爭,是制度之爭、規則之爭,也是意識形態之爭。第三個問題,怎麼辦?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有些人認為,我們應該繼續韜光養晦,我們應該妥協退讓。我想問一句話,韜光養晦,我們現在還「養」得起嗎?我們現在的經濟總量已經是世界第二了,你再夾著尾巴做人,但你的「尾巴」已經露出來了。
▲▼在敘利亞執行任務的美軍車隊。(圖/路透)

前一段,我與美國海軍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德威有一次交流,他直接問我,你們中國「韜光養晦」以後,你們想幹什麼?這不是還在說中國威脅論嗎?不是還在認為我們的「韜光養晦」是「障眼法」嗎?更重要的是,你現在想妥協還妥協得了嗎?

美國試圖讓我們全面開放。比如:第一讓我們糧食市場全部開放。我們糧食有四大項目絕對不能對外開放:大米、小麥、玉米、棉花。我們寧肯政府補貼,也不能把生產、購買和銷售權讓給國外,否則,人家一旦卡住我們的糧食命脈,將危及我們的民計民生。

而且現在他們還要求讓我們的種子也要開放,一旦種子對外開放,像孟山都這類種子公司到中國來銷售轉基因種子,將造成種子的變異。我不是生物專家,轉基因有害還是無害,留待專家研究。但是對轉基因的食品和種子,我們還是要保持高度警惕!因為,這畢竟關乎我們中華民族的生存質量和世代延續的問題。

▼農藥大廠孟山都的基因種子挑戰生物道德。圖為專門在基因種子上使用的除草劑。(圖/路透)

▲▼隱瞞除草劑「年年春」致癌風險,農藥大廠孟山都判賠工友DeWayne Johnson89億。(圖/路透)

第二個是要讓我們的網絡開放。美國認為我們的網絡有限制,要求解禁。但是如果網絡全面開放了,我們的網絡安全、我們的意識形態安全怎麼保障?第三個是金融開放。我們的金融公司規定外資最多只能參股49%,如果全面開放,允許外資控股超過51%,我們的金融安全怎麼保障?

第四是讓我們的軍工企業開放,包括武器彈藥。另外,他們還要求我們的測繪也對外開放。如果讓國外的測繪公司在中國境內獲取兵要地志,地理坐標等信息。以後,一旦國家有需,這個仗還怎麼打?由此看來,我們不可能以犧牲國家的核心利益來換取妥協。

所以,我們只能採取第二種選擇:針鋒相對,迎接挑戰。就是中央說的,我們不主張打貿易戰,但我們也不怕打貿易戰。若美國要打,我們奉陪到底。但奉陪到底,也有兩種選擇。

第一種選擇是「對稱反擊」。你懲罰我們500億美元,我們也懲罰你500億美元;你對我們的出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我們也對你的出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這叫「對稱反擊」。有什麼好處?搶占了道德的製高點。但這樣打不痛美國。就像毛澤東所講的,這叫做「叫花子與龍王比寶」,你是比不過的。

川普是一個奸商,他經過計算,我們出口美國的商品總價值是5000億美元,我們從美國進口的商品是1300億美元。川普先投石問路,懲罰我們500億美元,結果,我們也回敬他500億美元。川普掐指一算,美國還剩4500億美元的存量;我們只剩800億美元。所以,他馬上來第二招,對我們2000億美元商品再加稅,我們只剩下800億美元的存量,所以,我們第二輪只能懲罰美國160億美元,剩下的到世界貿易組織起訴他們。

但是對於川普這個老無賴來說,他根本不理你。他說,你敢到WTO起訴我,我就退出WTO,所以「對稱反擊」效果有限;第二種選擇是「不對稱反擊」。而我主張,我們要進行「不對稱反擊」。就像我們軍人打仗,以我之長,擊敵之短。敵人怕什麼,我們就打什麼!敵人甚麼地方軟,我們就發展什麼!那麼,美國到底怕什麼?

▼川普在怕什麼呢?(圖/路透社)

▲▼美國總統川普。(圖/路透社)

今天我就想問一下在座的總工和專家們,美國究竟怕什麼?我覺得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引起認真的思考和研究。我們搞軍工的,一定要知己知彼,在了解對手強項的同時,也要知道他的短項。你不能總是高比高,強比強,這樣會被敵人拖垮。我覺得你們飯後茶餘,可以研究研究這個問題,美國怕什麼?大家可能提問,你羅援認為美國怕什麼?坦率地講,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也不能準確地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我記得毛澤東有一名言:帝國主義就是紙老虎。紙老虎的特點是什麼?外強中乾,色厲內荏。

我們不知道他們的軟肋在哪裡,但是我們知道他們的強項在哪裡。如果你把他的強項捅破了,就像捅破窗戶紙一樣,它的軟肋也就露出來了。美國的強項是什麼?我認為美國有五大立國之本:一是美國靠軍事立國,沒有強大的軍事實力美國不可能成為強國。所以我們必須加強國防實力建設,強國必須強軍,否則,只能成為一個富國,而不能成為一個強國。

我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在適當時機宣布,增加國防費。以前,我們一增加國防費,西方社會就指責中國威脅論,現在我們要向國際社會表明,不是「中國威脅論」,而是「中國被威脅論」。美國頻頻在中國的台海、南海和可持續發展利益上挑釁,我們必須要增加自衛的資本。美國的軍費已經達到7500億美元,我們才1748億美元,增加點國防費何罪之有?另外,就是要大力發展殺手鐧裝備。

我很興奮,今天在這個頒獎典禮與創新峰會上,來了很多研製國之重器的國之巨匠,他們當中有許多年輕人,這就讓我們看到了希望。許多獲獎項目,已經達到或者在某些技術指標上超過了世界先進水品,讓我們從內心裡呼喚,「厲害了,我的國!」

▼解放軍前少將羅援。(圖/CFP)

▲▼解放軍少將羅援。(圖/CFP)

但我個人認為,我們不能光直線超趕,還要彎道超車。就是我們的對手怕什麼我們就發展什麼。現在美國有11艘航空母艦,我們是不是要發展12艘航母,才能跟美國抗衡呢?我覺得這種思路錯了,我們不能搞軍備競賽。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美國最怕死人。我們現在有東風21D、東風26導彈,這是航母殺手鐧,我們擊沉它一艘航母,讓它傷亡5000人,擊沉兩艘,傷亡一萬人,你看美國怕不怕

所以,我們軍工總師也要考慮從美國的軟肋去發展。二是美國靠美元立國。別的國家打仗是在燒錢,美國打仗是在賺錢。為什麼?因為美國掌握了印鈔機。所以我們要使國際金融體系多元化,要使人民幣國際化,最近我們把原油、鐵礦石期貨人民幣結算,已經有9個國家加入人民幣結算體系,雖然規模不大,交易量不大,但這是一個發展方向。

三是美國靠人才立國。我認為美國發動貿易戰既不是中興違約的問題,也不是什麼中美貿易順差問題,更不是我們放了一個電影《厲害了!我的國》的問題。如果不放《厲害了!我的國》這部電影,美國就不與我們打貿易戰了?這也太幼稚了吧!沒有中興違約,它就要抓你華為違約,沒有華為違約,它就要抓你三一重工違約

總之,他一定要千方百計把你的領頭羊企業全部打掉。這次貿易戰的核心是什麼呀?我看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最近公佈的一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的發明專利申請受理量佔全球總量的42.8%,美國僅佔19.4%,日本和韓國各佔10.2%,歐洲和其他國家佔5.1%和15. 8%,我認為這才是關鍵所在。

▼華為現任副董事長兼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圖/路透社/視覺中國)

▲▼華為,孟晚舟。(圖/路透社/視覺中國)

為什麼川普一上台就罵中國是小偷,罵中國是竊賊,因為他認為中國偷了他們的知識產權,偷了他們的人才,現在甚至管我們的留學生都叫做間諜,我擔心,美國下一步將拿我們的留學生下手。所以,我認為這次貿易戰實質上是科技之爭,是人才之爭。

這次貿易戰一打響,習主席很快就採取了三大措施:第一召開全國科技大會,第二召開兩院院士大會,第三視察高科技產業。這就是抓住了要害。我認為這次貿易戰,我們一定要像當年打「兩彈一星」那場硬仗一樣,全國人民勒緊褲腰帶,發展核武器。現在,我們也要勒緊褲腰帶,同仇敵愾,發展我們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科技產業。

這次2018軍工榜頒獎典禮與創新峰會,我見到了這麼多獲獎產品,見到了這麼多軍工總師,我很高興,我們大家都來支持他們!四是美國靠選票立國。美國的政客要是沒有選票,就無法執政。川普的大票倉在哪兒?在農業州、製造業和工商業。

因此,我們第一打大豆,美國的大豆對中國的出口占出口大豆的出62%。佔中國整個進口的34. 39%,對美國大豆的懲罰將特別傷害愛荷華州,該州在2016年大選中是川普的支持者。

▼美國大豆成為籌碼。(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大豆,黃豆。(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第二打汽車,美國如果沒有在中國市場的發展,它的通用、福特、克萊斯勒三大汽車公司將淪為二流公司!第三打飛機,美國每三架波音製造的737就有一架交付給了中國。因此,美國也有軟肋掌握在我們手裡,起碼這三項是我們可以與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

五是美國靠樹敵立國。美國把威脅當作發展的動力,美國沒有威脅它也要尋找威脅、製造威脅。蘇聯解體以後,美國「一超獨霸」,誰對美國構成威脅了?但是,美國就是把中國和俄羅斯當作主要威脅,你再怎麼對它示好,說好話,都沒用,他就是要把你當做主要威脅,即便躺著也要中槍。沒辦法,這是中華民族在崛起過程中繞不過去的坎,不幸中的大幸,它可激勵我們丟掉幻想,奮發圖強。你不是要把我當做敵人嗎?那我就厲煉成你打不垮拖不爛的「敵人」。

另外,我們也可以結交更多的朋友,使你的敵人越來越多,使你的朋友越來越少。金一南將軍說得好,我們打贏中美貿易戰的信心來自於我們有刻苦耐勞的中國人民,我們經歷了許多驚濤駭浪,但沒有過不去的坎。

▼波音737 MAX。(圖/翻攝美國波音公司官網)

▲▼737 MAX。(圖/翻攝美國波音公司官網)

我還想再加上一句,我們堅信能夠打贏中美貿易戰的優勢在於我們有共產黨的領導,我們以舉國之力,難道還有戰勝不了的困難嗎?我們堅信的「四個自信」必定在中美戰略博弈中得到充分體現。我們一定能夠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創造讓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蹟。

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我們非常懷念改革開放的倡導者和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鄧小平同志有一句至理名言,至今讓我銘記在心,今天讓我們大家一起重溫共勉,並以此作為我今天演講的結束語:首先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把中國發展起來,就會立於不敗之地,誰也奈何我們不得。謝謝大家!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路透社、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高雄女監爆性侵案!監視器全程拍攝...遭辱數分鐘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