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患者求助慘被踢皮球 婦帶高燒老父母連跑3醫院落空…病房外面打地鋪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武漢位於疫情爆發中心,病患與家屬處境艱辛,接受《衛報》採訪暴露無助心聲。(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記者吳美依/編譯

新型冠狀病毒擴散,位於疫情爆發中心的武漢處境更是艱困,數名確診病患與其家屬接受《衛報》(The Guardian)採訪,透露無奈心聲。39歲的李倫(Li Lun,音譯)被丈夫傳染,家中沒有隔離空間,向各政府機構求助卻屢屢被「踢皮球」。另一名婦女帶著年邁雙親連跑三間醫院,卻都沒有空床或資源,她只好在病房外頭打地鋪,暫讓高燒虛弱的爸媽躺下來休息。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許多病患因醫院缺乏資源或床位,被要求回家自我隔離「觀察」病情。但專家指出,此舉導致家庭群聚感染的案例越來越多,因為一般民眾多半不知道怎麼做。受訪者們向《衛報》提到,他們試圖替生病家人求助、保護健康家人,卻感受到一股越來越強烈的無助感與憤怒。

▲▼成都醫護人員搬運武漢肺炎隔離患者。(圖/路透)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醫院醫療資源或床位短缺。圖為成都醫護人員搬運武漢肺炎隔離患者。(圖/路透)

李倫的丈夫連續幾周發燒,5日確診感染武漢肺炎,但是卻無法送醫,一家六口擠在狹窄的三房公寓裡,也沒有多餘空間自我隔離,只好先把2個孩子送到親戚家中。她與婆婆逐漸出現症狀,之後證實肺部感染。

李倫持續嘔吐、腹瀉,但因丈夫病情越來越嚴重,雖然很擔心自己的健康,仍不停奔波,希望安排治療或隔離。但是,各機構很少接聽電話,她到醫院求助,被要求找居民委員會安排治療,居委會卻說,只能向上級通報,最後找上武漢疾管中心,又被指示尋求社區委員會的幫助。

李倫已經無法再等待,只好上微博(Weibo)求助,發現過去幾天已經累積數百則類似貼文。她向《衛報》表示,「我很擔心我會崩潰,我幾乎打了所有地方的電話號碼,不論我們走到哪裡,都沒有人關心。」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許多病患求助無門,向《衛報》吐露無助心聲。(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衛報》報導,一名婦女帶著發燒的年邁雙親就醫,連續跑了三間醫院,卻都沒有床位,此時爸媽已經虛弱得無法行走,她只好在觀察病房外的地板鋪上毯子,讓父母暫時躺下來休息。

五十多歲的潘先生(Pan)本周確診以後,獲得居委會安排,搬到外部隔離病房。他透露,病房裡大約20人,每人都有自己的房間,相關單位會送來三餐,但沒有醫師或醫療工作人員前來照顧,如果需要藥物,必須自行購買帶來,「之前幾天護理師會來,但是現在沒有人了。他們說他們無法提供醫療協助。」

38歲的病患劉先生(Liu)表示,他沒有接收到武漢疾病控制中心、居委會的指示,後者本應負責與衛生當局、醫院溝通協調,安排治療與後續措施。

張笑春(Zhang Xiaochun)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學影像科的副主任,他向《新京報》表示,「預防流行疾病是關乎人命的事,我們不能指望人們待在家裡照顧自己。」

►無助!武漢居民精神瀕臨崩潰 親見家人逐漸沒呼吸「寧可病死也不去隔離點」

►疫情擴散各國頻傳「種族主義」汙名 亞裔網友貼文反擊:我不是病毒!

►時間存在的意義就是襯托妳的美麗!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潑酸24歲新婚妻「焦黑毀容」 夫:她婚後變香爐!我成綠草原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