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西華專訪/減少喬床文化 力推健保家戶總所得計費:要漲的對

▲▼滕西華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滕西華接受《ETtoday新聞雲》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下同)

記者楊亞璇/台北報導

前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擔任親民黨不分區第一名,醫界卻傳出反彈聲浪。在身心障礙領域服務超過23年的滕西華,認為醫界對她有所誤解;過去總為法案在立法院穿梭進行遊說,如今選擇披上橘袍,她說,進入立院後想做的事情自己來,真的不成功就怪不了誰,也進到體制內努力過了。

余湘邀請入不分區 宋楚瑜承諾:你就做你喜歡的事

滕西華列入不分區後,已經辭去身心障礙聯盟秘書長一職。滕西華接受《ETtoday新聞雲》專訪表示,回顧當初接受親民黨邀請的過程,主要是認識幾年的親民黨副總統候選人余湘聯繫她,原本余湘請她推薦優秀的人,隔日才表明,其實想要推薦的人正是滕西華,而她在第一時間婉拒,「我是很熱愛公益跟社會工作的人,我認為做這個是我一輩子要做的事」。

▲親民黨公布不分區立委名單,排名第一滕西華。(圖/記者林敬旻攝)

▲親民黨公布不分區立委名單,滕西華以第一名身份曝光。(資料照/記者林敬旻攝)

不過,余湘問她,「你要一輩子這樣拜託別人嗎?」有一條路可以幫更多的人,做更接近做決策的階層,應往前跨一步。余湘在某天深夜再度聯絡她,滕西華笑說,「她那個時間打電話給我是不是人性的弱點,會比較精神不好」,余湘分享接受宋楚瑜邀請的心路歷程,她說想要為社會舉才,讓滕西華感受到余湘真的想做點什麼。

不僅是考慮到自己熱愛NGO工作,滕西華坦言,過去遊說時在立法院穿梭很頻繁,「我也深知政治不是我能夠適應,就是有非常多的妥協,但是當NGO理想可以架得很高啊,我可以說你妥協是不對的」,擔心從政會有壓力,要顧到非常多人的想法。

滕西華表示,她考慮兩天後答應余湘,緊接著與宋楚瑜見面,宋楚瑜對她說,「希望你為弱勢效力,不要為政黨,不要考慮親民黨」,如果有加入其他政黨,也不必退黨,「你就做你喜歡的事、你專業的事」,這一番話讓滕西華聽了很感動,「我就信了啦」,就在那個當下答應了。

▲▼滕西華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健保要漲的對 力推家戶總所得計費

談及健保保費議題,滕西華表示,「不是反對漲保費,保費要漲的對」,保費要依照公式講,不要受政治影響,她認為應朝著家戶總所得去計費,費基公平了,就沒有道理反對漲保費,她向來都是支持公平的漲保費。

滕西華說,包括房租、炒房、炒股,沒有上班但有收入的人,只要政府稽核得到的收入,都希望納入健保費基,因此,未來可能不一定漲保費,如果費基變大了,繳的錢分母不一樣,養三、四口的家庭,若小孩沒在賺錢,保費就會降,因為少了小孩所得被計入保費,這是投資兒童、家庭的概念。

滕西華指出,總統蔡英文將家戶總所得去計費寫進了2016年總統競選政見,但可惜4年來沒有做,她直言未來保費一定會漲,因為醫療成本必定提高,且保費世代不正義,現在我們繳錢給父母、阿公阿嬤,但以後沒有人口紅利了,老了就沒有繳保費給我們。

▲▼滕西華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減少喬床文化 促科別、院際病床流通

談到未來進入國會要推動的法案,滕西華表示,「先從喬床說起好了,雖然我沒有做這件事情,但是如果有必要,捫心自問在那種情況底下,真的如果在三四天都沒有很殘忍,我也不排除我會做這件事情」。

從這件事談起,她指出,科別應流通,用大內科的概念,借別科床的概念讓病房流通,其實護理人員難以跨科照顧,除非醫院訓練一批人可以跨科照顧,後來台大開始做大科別病房訓練。

另外,滕西華也提出「院際流通」,119送到一家醫院遭拒收,送到第二家又碰壁,為提升送醫效率,她希望政府應有獎勵措施、行政協助,各醫院需有病床公開系統,且醫院間系統應相容,統合119,甚至鄰近縣市之間例如北北基宜系統要相同,因此系統應該政府來做。

「喬床文化不會沒有,但至少可以少喬很多吧」,滕西華說,病人或家屬知道,不是民意代表不幫你喬,不是醫生不幫你送到病房,資訊透明就在這裡。

▲▼滕西華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護佐員固定醫院服務 「全責照護」減少感染風險

談到看護亂象叢生,滕西華希望推廣「全責照護」,政府要求護佐員考執照,再由各醫院納聘,根據各科別需要訓練,醫院要有一定比例的護佐員,護佐員就固定在同一家醫院裡,家屬不用另外請看護,記錄進到醫院系統,如果出現照護災害也找的到人處理。

滕西華解釋,2003年SARS疫情蔓延,就是看護、洗衣工感染導致。「為什麼醫院這麼熱鬧?我覺得是『陪病經濟』,有美食街、停車場,很多不是病人的人在醫院裡面」,全責照護好處就是降低感染,人多對管控是很困難的事,同時醫院不用擴張美食街、停車場,剝奪原本的醫療服務空間。

另一方面,滕西華強調,對護佐員本身也有保障,由於有勞健保、專科訓練,可以減少醫護血汗,「因為有幫手幫他」;在病患以及家屬方面,滕西華指出,如果一年600多億的看護市場納入給付之後,國家只要付一半的錢,因為量大價格就低,不用再付一天2400元左右的看護費,多繳40元保費,就能讓費用降低為700、500元。

▲▼滕西華專訪。(圖/記者周宸亘攝)

被批仇醫  「我就問你病人權益重不重要?」

對於外界批評「仇醫」是否感到委屈,滕西華回應說,「我沒有什麼好委屈的,我服務的對象都是一輩子不被理解的人」、「我就問你病人權益重不重要?」其實醫護過勞倒霉的也是病人,只是更願意把病人權益放在前面,「因為病人權益是全部的人最大的依歸」。

她坦言,有些人覺得,她談病人權利的時候沒有注意到醫療人員的立場,這是有可能的,「可能談了太多病人權益」;第二是現在資訊爆炸,更不要提假消息很多,就像是「喬床」這件事到今年還在講。

滕西華強調,從來沒有仇醫的概念,「仇醫對我們沒有好處」,醫生不好,病人也不會好,「說仇醫是有一點太廉價,我確實沒有這種心態,我不覺得委屈,但我覺得可能要多一點時間把主張好好說清楚」。

我們的美麗就用白紙黑字寫下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做「壞事」叫聲像被鬼拖走 嗨翻女:你X個逼!快高潮惹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