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顧追求粉絲認同⋯演員哲學家邱昊奇分析下場:吸引迷失的人群

▲▼邱昊奇《沒有別人,怎麼做自己?》(圖/遠流出版)

▲邱昊奇被稱為「演員哲學家」,在個人散文集有許多特別觀點。(圖/遠流出版)

文/邱昊奇

摘自/遠流出版《沒有別人,怎麼做自己?:在改變之前,我們都是表演者

「不會有很多迷弟迷妹傳訊息給你嗎?」講真的,我還真不覺得有迷弟迷妹傳訊息給我,作為一名演員,可能我太不令人著迷了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網路上為我留下訊息的人,內容都誠摯得讓人難以忽視,根本沒有所謂輕浮,或是缺乏判斷力等一類對於著迷粉絲的刻板印象。

說不定世界上根本沒有迷弟迷妹,迷弟迷妹不是一種人,而是所有人都可能擁有的某個面向。也就是說,我和大家一樣,都有迷弟迷妹的一面,端看是否有個對象讓我們釋放人性「為之著迷」的一面。

顯然我並沒有達到「成為著迷對象」的條件。儘管如此,我仍然認為自己是幸運的。雖然客觀上來看,缺乏「為之著迷」的特質在商業模式上失去了許多優勢,不過取而代之的是「為之好奇」的特質,這項特質讓我有機會靠近人真誠、靈性的一面,對我來說絕對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收穫。

幾年前,有一個想法不斷纏繞在我心中:一個人本身如果不渴望成為令人著迷的存在,那他怎麼可能有機會讓人對他著迷?畢竟這樣的人總有千百種方法隔絕世人對他充滿激情而非理性的愛。而為什麼我又會如此充滿矛盾,一方面想要成為令人著迷的存在,另一方面卻又隱隱約約地厭惡這樣的自己?

我想,這裡有一個微妙的差異必須區別開來——這種渴望是作為「目的本身」還是「手段」?

在一次檢討會中,經紀人告訴我,四年前偶像劇演出最活絡的時期,我太早想要「做自己」,錯失了扮演好一個讓人投射浪漫幻想,做為虛擬戀人的機會。雖然個性使然,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彆扭,但是為了未來長久的演員生涯,短短幾年的角色扮演難道不值得忍耐嗎?

「成為讓人著迷的對象」如果是為了成就更遠大目標的「手段」並不是不可以,也很可能是整體評估下來相當理智的策略。只是,它會帶來無法預期的辛苦,我說的是精神上的辛苦,那會和自己產生很大的衝突與斷裂。這種精神上所承受的風險是隱形的,常常被自己壓抑而忽略。

相較之下,對於本身就不排斥成為讓人著迷的對象,甚至樂於扮演這類角色的公眾人物,才是天生的明星。某方面我很羨慕他們在這類特質上與內在的和諧,「成為讓人著迷的對象」對天生的明星來說,是目的本身,而不是達成其他目的的手段。

不過,我們也不能忽視這類特質可能造成的風險,也就是不再被大眾寵愛。如果備受矚目與寵愛是他的目的,那麼當他失去了鎂光燈,也就失去了自我價值。為了持續爭取眾人的愛,他將徒勞地做出許多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狼狽不堪的行為。

我想,無論我們是在什麼領域上努力,都會面臨許多關鍵的抉擇。眼前的目標究竟是目的本身,還是為了達成某種核心價值而必須經過的手段?或許一項目標作為手段並沒有不好,在熬出名氣之前忍辱負重、苦幹實幹常是社會新人必須經歷的手段,我們知道那樣的自己是為了實現遠大的核心價值。

▲▼邱昊奇《沒有別人,怎麼做自己?》(圖/遠流出版)

▲邱昊奇認為如果為了取得更多寵愛而繞路太遠,也許會失去原先一路上志同道合的夥伴,周遭都是來來去去、惶恐迷失的人群。(圖/遠流出版)

但在這之中,還是要有意識地關注自己精神上所能承受的矛盾與斷裂,以及考慮到這條路是不是「繞得太遠了」。路,如果繞得太遠,也許會失去原先一路上志同道合的夥伴;一個人如果完全失去了珍視自己核心價值的夥伴,到最後會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什麼。周遭的人早已不是他原先所敬重的人,便會感受到一股隱隱約約的疏離,與旁人的價值疏離,與自己疏離,茫然無助。

繞回來說吧,無論從事什麼行業,如果沒有辦法打從心底喜歡自己被這個行業打造出來的樣子,那麼就會與能夠珍視我們真正價值的人失去連結,取而代之的是來來去去、惶恐迷失的人群。

如果我們所獲得的認可,全來自於隨波逐流、徬徨迷失的人群,那會是什麼樣子?

相信你也和我一樣,都希望藉由努力地琢磨自己,成為我們想成為的那種人,實現自己最重視的價值。如果這般努力恰好能得到來自外界的認可,一定會帶來某種程度的滿足。我不否認獲得他人認可的重要性,但這裡有個不容忽視的關鍵:到底是得到公眾認可才讓一切值得,還是自己努力奮鬥的過程本身就值得?

如果只是歪打正著、運氣好、長得好,突然就被公眾認可了,這樣的成就感能持續多久?如果公眾認可的只是你無意間的外顯成就,而不是經過「值得為之努力奮鬥」而爭取到的內在成就,這樣的成就感能實現多少價值?

如同偽幣只有在真鈔存在時才有意義,成功所帶來的成就感,也只有失敗的可能性存在時,才有意義。因為與生俱來的條件或純粹運氣好所導致的外顯成就,頂多只能算是滿足對於虛榮心的依戀。沒有經過「值得為之努力奮鬥」所達成的偽成就,永遠無法滿足我們內心對於真實性的渴望。

此外,由於別人欣賞的僅限於你與生俱來的條件或者好運氣,一旦年華老去、好運不再,你將無可避免地失去眾人對你的欣賞,甚至瞬間失去人生的意義。

你心中的目標是「成為某種你想成為的人」嗎?為了更接近你想成為的人,你會努力地做某些事,以及避免去做另一些事,來確保自己能成為這樣的人。不同於好條件或偶然,這樣的目標是持續性的,儘管你已經很接近你想成為的人,你還是得不斷付出努力去維持。

就在你為了「成為那樣的人」而奮鬥的過程中,讓我看到一份有價值的嚮往,而我和你一樣共同欣賞那份嚮往。甚至不只欣賞,我恨不得自己也能出點什麼力,幫助你達成這份嚮往。

也就是說,我對你的欣賞,是奠基於每一份你為了靠近「想成為的人」所付出的努力。只要你一天不遠離奮鬥的過程,我就會心甘情願地把自己假想成你實現目標的夥伴,繼續地欣賞你。

既然我和你一樣,終究無法逃離來自他人認可的需求,那麼「辨識它的本質」就成了與這項事實相處的積極面向。那些欣賞你的粉絲、欣賞你的客戶、欣賞你的朋友,是能夠珍視你真正價值的人?還是來來去去、惶恐迷失的人呢?

▲▼邱昊奇《沒有別人,怎麼做自己?》(圖/遠流出版)

★本文摘自遠流出版《沒有別人,怎麼做自己?:在改變之前,我們都是表演者》,原文標題「為之著迷的條件」。作者邱昊奇,新生代演員,被人稱為「演員哲學家」,曾出演偶像劇《你照亮我星球》、《已讀不回的戀人》、電影《終極舞班》,曾因網路微電影《十二星座男生篇》掀起話題。

「生活即戲,你如何演好你自己?一個演員將帶你看見,人生中情感的排練場,思考的表演課。邱昊奇全散文創作,書寫與他人、與自己內在對話的過程。」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京元電移工擠狹小宿舍睡地板! 個人物品被堆積路邊「像垃圾山」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