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兩個美國」 朱峰:拜登的彌合重任並非易事

▲▼拜登、川普、2020美國總統大選。(圖/路透社)

▲拜登、川普已代表分裂的美國。(圖/路透社)

記者任以芳/綜合報導

美國大選出現前所未有變化,不少中外學者認為,這次大選已經加深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大陸知名國際關係學者朱峰接受大陸媒體新京報採訪,他表示,「即便2021年拜登順利上台,想要完成彌合這兩個美國的重任並非易事。」

朱鋒認為,川普和拜登分別代表即將到來的「兩個美國」。一個是奉行民粹主義、反全球主義理念、動不動蠻橫地推行霸凌主義、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的美國;另一個則是想要重回美國國際角色中的傳統的堅持自由國際主義價值和堅持霸道、但仍然要表現斯文和注重國際協調的美國。

該報導指出,現今美國分列兩價世界,根據最新統計,美國白人選民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高達57%,支持拜登的只有42%。這部分美國白人選民將美國金融資本主義發展帶來的美國30多年來貧富差距的擴大、中產階級的萎縮和自由市場競爭主導下的諸多美國病,片面和固執地歸罪於美國的開放和世界性角色,產生濃厚的全球化面前的受害者情結。

相較於對於川普的施政是非評價,他的支持者反而固執地認為川普的民粹主義和反全球化,代表他們的利益。一個奉行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凌主義、甚至是新孤立主義的美國,才是他們心中的美國。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在1941年「珍珠港事件」發生之前的美國。

▲▼拜登。(圖/路透)

▲朱峰認為,拜登要彌合分裂美國不是容易的事。(圖/路透)

未來,拜登能夠彌合「兩個美國」嗎?朱峰分析,要在他任期內完成這項任務不是容易的事情,並且列出四大挑戰。

一、今天美國社會階層固化成為已有事實。超過40%的美國人生活在收入難以得到實質性增長的中下收入群體,10%的美國金融和技術富豪佔有美國70%的財富。拜登即便延續川普的「產業回流」美國的政策,白領工作機會的上升也非三年兩載可以實現。

二、是美國政治的極化。美國人無法對未來美國的方向,究竟是給富人加稅的西歐式福利資本主義,還是繼續延續減稅為中心的美國自由資本主義,產生認同和一致。

拜登也明確表示上任後將要恢復增加給中下層美國民眾醫療補貼的「奧巴馬醫改方案」。但美國最高法院10日正在審議「奧巴馬醫改法案」是否違憲。一旦最高法院做出違憲判決,就意味著川普政府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的行動鐵板釘釘,拜登也無可奈何。

▲▼美國大選,投票。(圖/路透)

▲美國大選出現「認同政治」(圖/路透)

三、美國人形成的「認同政治」,對政治人物的判別和選擇並非依據其人品和政績,而是更多地依據其主張是否和自己是「同類」。這種以因階層差異而固化的「認同政治」,並非拜登所能改變。

四、疫情給美國帶來的巨大經濟衝擊和壓力。截至目前,美國國會共和和民主兩黨無法就新的經濟刺激和失業救濟法案達成一致。由於疫情嚴重,州政府急於獲得聯邦政府的資金支持,美國聯邦政府財政赤字飆升,美聯儲降息、增資等各種手段近乎枯竭。拜登即便想要擴大聯邦政府的資金開支也困難重重。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Albee被潑水「渾圓亮點現形」 走光黑Bra…網暴動:太透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