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王一后」救壽險 背後盤算走險棋VS危及人民買單

▲▼開發金控總經理、中國人壽董事長王銘陽。(圖/記者李蕙璇攝)

▲開發金控總經理、中國人壽董事長王銘陽。(圖/記者李蕙璇攝)

記者李蕙璇/台北報導

壽險業救匯損動主意爭取死利差抵準備金一案,恐遭外界質疑圖利財團,甚至議論為何非股東自行增資而需遊說金管會放寬政策。目前壽險公會銜命彙整會員公司心聲,等待敲定會面時間。但該棋局各路人馬會如何下,可能也是各懷心思意念。

學者分析表示,「死利差互抵準備金」的定位爭議一直是金管會的痛,這筆高達數千億的準備金最終也被定位為保護金融穩定最後政策工具之一。

壽險業者這次竟然不顧「圖利財團」的疑慮,要挪來當作降低業者經營風險成本的工具,更在未徵詢金管會意見之前,公開在媒體放話,逼宮意味頗為明顯。這背後有什麼盤算,頗令人玩味。

從業者與金管會的博弈角度來看,新上任保險局長施瓊華作風明快,並從業界轉任官員超過30年,對保險熟悉程度甚至遠超過多數業者。

▼原金管會主任秘書施瓊華,現已出任保險局局長。(圖/記者戴瑞瑤攝)

▲▼金管會主任秘書施瓊華。(圖/記者戴瑞瑤攝)

這種具有高度圖利財團爭議的議題,要在她手上通過機率微乎其微。業者對此也知之甚詳,可能因此透過媒體頭版直接向主委叫板,看看主委會不會對於這種冷僻議題涉入不深的情況下,而生出這麼一絲絲同意的機會。

據了解,領銜的中壽與南山兩家公司中,又以中壽王銘陽更為積極。而「政策綁選舉」的消息一出,現任公會理事長,也是國壽董事長黃調貴馬上以公會名義介入此事,才有國壽、富邦、南山、新光、中壽、台壽等六家「五王一后」聯手向金管會陳情這齣戲。

這次不採用正常溝通管道,而選擇對媒體公開放話,也被推測與公會選舉有一定程度的關係。

▼南山人壽董事長杜英宗。(圖/記者李蕙璇攝)

▲▼南山人壽董事長杜英宗。(圖/記者李蕙璇攝)

進一步分析領銜的兩家公司,南山在杜英宗入主後,這幾年金融操作累積了大量外匯部位,在沒有金控母公司協助增資支援下,匯損壓力之大可以理解。

但中壽有開發金母公司的支持,又何苦與金管會為難呢?主因應是去年開發金購併中壽後,王銘陽以中壽董事長身分同時兼任開發金總經理,若是第一年就繳出難看成績單,還要金控母公司金援,身分難免尷尬,對他壽險業經營之神的光環也是一大打擊,因此把腦筋動到準備金上面,也就不令人意外。

只是在這些算計背後,如果犧牲的卻是國家金融體系的穩定。萬一出了問題,還是要廣大的老百姓買單。

延伸閱讀

►壽險業欲走體制外遊說顧立雄 包裹公會理事長選舉拼角力

►壽險業救匯損 年前力促死差益抵外匯準備金 恐有圖利財團之嫌

►壽險求救無效!顧立雄反對挪其他準備金做「第二桶金」

►停售保單/宏泰舊防癌險40~60歲投保多 理賠案居首乳癌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