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我的同性戀爸爸,是我爸爸」 6萬人淚推:有愛就幸福

▲若同志婚姻平權的《民法》修正草案通過,可望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可結婚的國家。圖為10月底落幕的2016同志大遊行,有民眾帶著小孩來參加。(圖/資料照/記者林惟崧攝,下同)

記者陳俊宏/採訪報導

請你們不用為我們操心,擁有同性戀家長,我們非常快樂。」出櫃的同志爸爸「Hu Oliver」在臉書貼出兒子寫的文章──《我的同性戀爸爸》,短短5天吸引超過6萬4000人按讚。「Hu Oliver」接受《ETtoday東森新聞雲》訪問時表示,很驚訝引起如此大迴響,「但能為婚禮平權付出一些心力,我義無反顧。」

「Hu Oliver」的27歲兒子寫道,爸爸是一名外形陽剛的男人,年輕時就確定自己的同性傾向,不過,限於當時社會風氣壓抑,為了順服社會期待,與母親結婚生下他與哥哥;爸爸是一位對家庭負責任的好男人,照顧孩子、愛護妻子。兒子說,母親在他們國小時外遇,與一個有錢的老闆私奔,甚至涉嫌詐欺,讓父親無故積欠巨額債款。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兒子表示,「家長本身是同性戀,而且還是單親」,「這個『家庭結構』的組成在某些聯盟的眼裡,應該是超級不正常、超級崩壞價值、超級變態的,但是,雖然苦,我們過得很好。」

兒子說,爸爸辛苦地揹負巨額債款,還要扶養兩名年幼的孩子,「永遠記得,我跟哥哥兒時只有在新年的時候可以買新衣服,我們總會很有默契地選擇價格最低的品項,而不是自己最喜歡的品項。」

「其實,我們的父親從來沒有跟我們真正出櫃過,一家人從小到大相處,什麼樣子,大家心裡老早心照不宣。」兒子表示,記得小時候,爸爸有一天煞有其事地要與他們「談談」,「這時我和哥哥就搶先一步安慰他說,『我們早就知道啦!又沒什麼!』」。

我爸爸常說,他很恨我媽媽,但是他又很感謝我媽媽,生了兩個他最愛的孩子給他,這樣比起來,也就沒那麼恨了。」兒子提到,哥哥是優秀穩重,讓人尊敬的對象,也娶到一位很棒的妻子,生活過得很幸福美滿,「記得在我哥哥的婚宴現場,我和爸爸哭得不成人形。」

▼2016同志大遊行中,有有參與者拿著「相愛是人權」的彩虹扇子

我的爸爸,用他的生命、責任感、與愛來撐起這個家,孩子們深刻地感受到這一切,又怎麼會去質疑『我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家』?我告訴你,我們『完全不在乎有沒有一個媽媽』,完全。建構一個家庭的要素,是愛。」

「記得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同學很鬱悶,因為他的家庭並不快樂,爸媽不睦,母親從小給他非常少的關愛,讓他從小感到偏差。那時我跟他分享,我印象很深刻,兒時,我爸爸曾對我與哥哥講的一句話,『如果今天我們只有兩個麵包,我會給你們兩兄弟一人一個,爸爸不會吃』。聽完,我這位同學眼眶泛淚,對我說『我真的好羨慕你,你很幸福』(他也知道我爸爸的性傾向)。」

「現在婚姻平權議題中,備具爭議的是『同志伴侶可否認養孩子』,基本上反對者都是以『孩子的人權』來捍衛反方立場。他們不相信同性戀者心中也可以有愛,不相信同性戀者也有能力撫育小孩成長,他們認為同性戀者的小孩,長大就會變成同性戀者。」

兒子認為,孩子們需要的成長環境是關愛,絕對不是模組化的一夫一妻家庭結構,請先停止你們的「多數者優越」,「更不要用你們自己的價值觀,去限制別人應該享有的權利與幸福。請你們不用為我們操心,擁有同性戀家長我們非常快樂!最後,更正一點,他不是我的『同性戀爸爸』,他是我爸爸。」

這篇文章PO出短短5天,超過6萬4000人按讚、1萬1600人分享。許多網友留言說,「你有一個很棒的爸爸!以你為榮!謝謝你跟我們分享你的故事,爸爸太可愛了」、「你很幸福,希望你們一直幸福下去哦,加油」、「 有愛的地方,必定會融化一切的不如意」、「看完眼眶都泛淚了」、「愛是給小孩最棒的禮物,而非性別」。

「Hu Oliver」受訪時表示,完全沒有想到會有如此大迴響,「因為拿掉同志身分,我只是個普通父親,盡責任帶大兒子罷了,沒啥特別,所以迴響讓我不知所措,能為婚禮平權付出一些心力,我義無反顧。」

「Hu Oliver」指出,原本兒子反對他在臉書PO出文章,怕遭到反對團體的攻擊;他一開始設定「朋友」才能觀看,只想分享給同志好友,「有網友鼓勵我文章變公開,我沒多想就改為公開,誰知隔天一起床就譲我嚇到了。」

被問到現在是否有同性伴侶?「Hu Oliver」說有,但沒住在一起,兒子也抱持著祝福的態度,「兒子喊他叔叔,有時會一起聚餐。」

▼2016同志大遊行中,參與者拉起大片彩虹旗。

▼2016同志大遊行中,一對男同志情侶牽著彼此的手,牽著養的愛犬一起共襄盛舉。

●「Hu Oliver」臉書全文(已獲授權同意轉載)

我兒子寫的文章

「我的同性戀爸爸」

我來自台灣,今年27歲

我的爸爸是一名男同性戀者。

我的爸爸是一名外形陽剛的男人,年輕時就確立了自己的同性傾向,不過限於當時社會風氣壓抑,為了順服社會期待,與我的母親結婚生下了我與哥哥。

我的爸爸是一個對家庭負責任的好男人,照顧孩子、愛護妻子,然而在我們約莫國小的時候,我的母親竟然外遇,並且與一個有錢的老闆私奔,甚至涉嫌詐欺,陷害我的父親,讓他無故積欠了巨額的債款。

不但「家長本身是同性戀,而且還是單親」。這個「家庭結構」的組成在某些聯盟的眼裡應該是超級不正常、超級崩壞價值、超級變態的。但是,雖然苦,我們過得很好。

背著巨額債款,還要扶養兩個年幼的孩子,我的爸爸辛苦地支撐著。(我永遠記得,我跟哥哥兒時只有在新年的時候可以買新衣服,我們總會很有默契地選擇價格最低的品項,而不是自己最喜歡的品項。)

其實,我們的父親從來沒有跟我們真正出櫃過,一家人從小到大相處,什麼樣子大家心裡老早心照不宣。記得小時候,爸爸有一天煞有其事地要與我們「談談」,這時我和哥哥就搶先一步安慰他說,「我們早就知道啦!又沒什麼!」。

我爸爸常說,他很恨我媽媽,但是他又很感謝我媽媽生了兩個他最愛的孩子給他,這樣比起來,也就沒那麼恨了。我的爸爸每天必須花非常多的時間來維持生活的家計,與支付債務,其實並不會有太多管教我們的時間,我與哥哥平常很自由,也自動自發在店裡面幫忙,很小就可以獨當一面。

小時候,我的成績很優異,考上全縣市公立的資優班。要說到校園間的歧視,我覺得倒沒什麼,真的別小看孩子們,孩子都很成熟的。要說到真正受到的歧視霸凌,反而是「來自家長」的。

「以後不准他來我們家玩了」

「不准再跟他來往,他沒有媽媽,你怎麼知道他是不是心理變態」

這些話很割人,很傷害,卻都是出自於外表看起來好和善的「正常家庭」的同學媽媽口中。同學們倒是與我相處融洽,他們知道,沒有媽媽並沒有讓我有什麼不一樣。

我們的家庭,跟別的家庭真的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也吵架,青少年時期也小叛逆,但是我們家人間的感情更加緊密。我和哥哥都努力在課業表現上,考上第一志願,我在創意與藝術上較有才華,而哥哥則是比較穩重會讀書的理工男。

我們的家庭教育是「如果我有一塊大的餅、一塊小的餅,我們自己要拿差的,給別人好的」,待人處事多讓人幾分,在社會上看見需要幫助的弱勢,多回饋幾分。雖然這些品格教育讓我在出了職場,受到了不少算計與陷害,不過完全不動搖我的品格形態。

我的哥哥是個優秀穩重,讓人尊敬的對象。並且也順利娶到了一位很棒的妻子,生活過得很幸福美滿。記得在我哥哥的婚宴現場,我和爸爸哭得不成人形。

這樣的哭天搶地的戲碼,其實也不少見,在哥哥剛考上大學要離家的前一晚,陽剛形象的爸爸在床上哭成了淚人兒,說有多麼地開心自己的兒子要上大學了。在我受傷進醫院的時候,爸爸趕來看我,他哭到瀕臨崩潰。

我的爸爸,用他的生命、責任感、與愛來撐起這個家,孩子們深刻地感受到這一切,又怎麼會去質疑「我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家」?我告訴你,我們「完全不在乎有沒有一個媽媽」,完全。建構一個家庭的要素,是愛。

記得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同學很鬱悶,因為他的家庭並不快樂,爸媽不睦,母親從小給他非常少的關愛,讓他從小感到偏差。那時我跟他分享,我印象很深刻,兒時,我爸爸曾對我與哥哥講的一句話「如果今天我們只有兩個麵包,我會給你們兩兄弟一人一個,爸爸不會吃」。

聽完,我這位同學眼眶泛淚,對我說「我真的好羨慕你,你很幸福」(他也知道我爸爸的性傾向)。

現在婚姻平權議題中,倍具爭議的是「同志伴侶可否認養孩子」,基本上反對者都是以「孩子的人權」來捍衛反方立場。他們不相信同性戀者心中也可以有愛,不相信同性戀者也有能力撫育小孩成長,他們認為同性戀者的小孩,長大就會變成同性戀者。在這種種的誤解與歧視之下,他們卻沒有想過,其實這些「育幼院中渴望家庭溫暖的孩子」們的幸福,正是被他們所阻礙著!

孩子們需要的成長環境是關愛,絕對不是模組化的一夫一妻家庭結構。

首先,請先停止你們的「多數者優越」,跟你們不一樣的人們能力並不比你們差。並且,也請不要小看了孩子們的感受度與良知。更不要用你們自己的價值觀去限制別人應該享有的權利與幸福。

請你們不用為我們操心

擁有同性戀家長

我們非常快樂!

最後,更正一點

他不是我的「同性戀爸爸」

他是我爸爸。

PS. 我的故事當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同志家庭,然而不同的家庭就會有屬於他們特有的美麗生命故事,只要家長可以給予孩子充滿關愛的成長環境,不一樣,其實也都很一樣。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開箱」一隻會打人的貓 鸚鵡秒關:我啥都沒看到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