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衰太陽花溫馨路線 李明璁:暴力沒了,革命也散了

反服貿黑箱,意外引爆「太陽花學運」,你的看法如何?

反服貿黑箱,意外引爆「太陽花學運」,你的看法如何?

投票結果

nan%
nan%

總計 票。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女兒施蜜娜21日爬上立法院議場噴漆,遭現場靜坐學生制止。(圖/翻攝臉書)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反黑箱服貿抗議進入第5天,總統馬英九仍不願出面回應,野草莓學運發起人之一的李明璁直言,「統治者不怕這種處處自我設限的『抗議』!」他以之前臥軌的關廠工人為例,人又少、社會觀感又差卻能成功,關鍵就在於那「不顧一切」的巨大能量嚇壞了統治者,反觀「太陽花學運」沒有暴力形象,註定將走向失敗。

太陽花學運有組織、有秩序,令許多社運界老前輩留下深刻印象,認為與其說這是一場「反政府示威」,反而更像是廟宇的迎神賽會或是野台開唱,只要買了一張門票,就可以聽不同場次的樂團,24年前曾參與「野百合運動」的李柏泉,就在臉書上PO文讚嘆,「太陽花比野百合進步太多了,一切是那麼井然有序。」

但面對學生提出的3大要求,總統馬英九不僅沒有正面回應,還在21日晚間跑回文山區老家找媽媽吃飯,令人質疑他是否打算用「拖字訣」渡過這場危機,2008年野草莓學運發起人、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對此感到憂心忡忡,指主辦單位把「佔據立法院」變成「太陽花學運」,「暴力形象或許沒了,但革命動能也消散了。」

「我話說得重說得實,因為我不想再單面討好,說些漂亮鼓勵話,而眼看著運動不知不覺陷入危機。」李明璁強調,革命不是靠什麼感動自己感動他人的話語,不是維持秩序愛與和平守規矩,不是仰賴媒體再現或網絡口碑的社會觀感,像這種「我是好公民好棒棒」的溫馨集會,統治者根本就不會怕,「來再多人,馬政權是有認真鳥過?」

「因為我沒有臉書,如果讚同我意見的推友敬請幫忙轉貼。」網友應李明璁要求轉貼這篇文章,「台大助理教授鼓吹暴力革命」的言論很快在網路上發酵,反對者批評他只會空口說白話,「不然你先來試試?」李明璁隨後又補充說明,呼籲大家不要聽到「暴力」和「革命」就開始自己腦補,「如此意志薄弱、身體緊縛,統治者會怕我們嗎?」

李明璁舉例,前一陣子被政府追討欠款的關廠工人沒事就跑去臥軌,當時社會罵聲一片、怪他們防礙交通,但最後政府卻讓步不再討錢,甚至退款給已經還錢的480人,理由就在這種「你不知道他們還能幹出什麼」的巨大能量,嚇壞了統治者,「按照『好棒棒和平理性公民運動』邏輯,他們理應下場很慘,結果卻不是這樣啊!

李明璁老師推特原文:

青島東路側外場,主持單位搞成了一個彷彿秩序黨般的溫馨集會。抗議的身體被馴化於嚴格管制的動線中,於是連吶喊的語言都逐漸齊一。大家為什麼如此害怕暴力到把憤怒和慾望都自我閹割掉?這無疑是華人教育的「成功」,才會連可能作為革命後備軍的年輕朋友們,都還要在此展演溫馴、卑恭。不停自我催眠。

革命不是靠什麼感動自己感動他人的話語,不是維持秩序愛與和平守規矩,不是仰賴媒體再現或網絡口碑的社會觀感(到底是誰的觀感?),不是要發現自己原來擁有良知熱情是個堂堂正正的好公民,不是乾坐集體想像何時會被警察扛走但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夠悲壯。革命,必須先革自己僵固身體與缺乏想像的命。

我真的很擔心這個轉tone。從「佔據立法院」變成「太陽花學運」,暴力形象或許沒了,但革命動能也消散了。

因為我沒有臉書,如果讚同我意見的推友敬請幫忙轉貼,我希望讓更多人在參與運動過程中,不是只在反覆自我證成(我是好公民好棒棒),而是對抗國家機器的同時也反思自己身體與意志的框架侷限。我話說得重說得實,因為我不想再單面討好,說些漂亮鼓勵話,而眼看著運動不知不覺陷入危機。

如果我們真的要守護佔據議場裡的同志,我們就要有回到第一個晚上那種熱血衝勁的身心準備。否則就只是一種華麗的失敗主義,悲壯的自應預言。說真的,憂心地,統治者是不怕這種處處自我設限在乎社會觀感的「抗議」的。來再多人(二十萬白衫軍都再來一次吧),馬政權是有認真鳥過就是?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17歲妹跨坐男下體「脫衣猛搖」女友氣炸!安全帽K到她哭哭求饒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