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抗SARS老將批國產疫苗解盲 詹家琮:國家蒙蔽百姓

▲▼抗SRAS老將批國產疫苗解盲 詹家琮:國家蒙蔽百姓。(圖/東森新聞)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技師詹家琮認為國產疫苗有不足的部分。(圖/東森新聞)

記者鄒鎮宇/綜合報導

抗SARS老將、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技師詹家琮表示,國產疫苗二期臨床試驗只用最早的原型病毒株,未加入最新英國病毒株,除了不專業外,防護力也僅剩十分之一,感嘆「國家是在蒙蔽老百姓,讓民眾以為國產疫苗效果很好」。

針對國產疫苗解盲,詹家琮表示,國產疫苗採用最早的新冠病毒原型株,此舉不專業也不科學,應該加入英國株的病毒實驗數據,感嘆「國家是在蒙蔽老百姓,讓民眾以為國產疫苗效果很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抗體中和效力試驗不足以取代三期臨床試驗」,詹家琮認為,疫苗是以病毒的棘突蛋白為材料,也有以棘突蛋白上的接受器結合區位(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為材料的。這兩種材料免疫人類後所產生的抗體是專一性的認識病毒上的棘突蛋白,抗體藉著結合棘突蛋白而阻撓了病毒感染細胞。實驗室裡做血清的中和試驗,就是依據這原理而設計的。但是,這兩種疫苗免疫人類之後所產生的免疫反應不只是抗體而已,還會有其他的免疫反應,包括T細胞、巨噬細胞、自然殺手(Natural killer, NK)細胞等,以及其他非記憶性的細胞與激素反應,甚至是人體的其他細胞,尤其是呼吸道細胞與肺臟細胞,這些細胞的反應都會直接間接地影響病毒的感染以及人體的病理結果。

他說,新冠病毒的感染者大都無症狀或輕症,且老年人跟年輕人的死亡率相差懸殊,「這些人沒有打疫苗而有這樣不同的表現,豈不是告訴我們:人體對抗病毒不是只有靠著抗體一項。然而,這些反應是單純的血清中和效力試驗看不到的,只有進入臨床三期試驗,藉由受試者身體的反應才能夠觀察到。」

▲▼抗SRAS老將批國產疫苗解盲 詹家琮:國家蒙蔽百姓。(圖/東森新聞)

▲詹家琮有病毒中和抗體測試祖師爺的稱號。(圖/東森新聞)

同時,抗體中和力試驗僅需血清、病毒、一種細胞及培養液,與有著多種類細胞的人體截然不同,因此只有二期臨床試驗是遠遠不夠的,「至少要進入臨床三期並完成中期的試驗,我們要看的應該是人體的整體表現,不只是簡單的中和性抗體的效價。」

若以現實層面退一步考量,國產疫苗享用二期的人數彌補三期臨床試驗,還是必須在二期解盲的血清中和效力試驗要加入英國株甚或是印度株的實驗數據,「應當以疫苗接種者之後會遭遇到的病毒來做試驗,否則數據就會失真而不可信。試問,現在台灣以及世界上流行的是什麼病毒株?哪裡還有原始的新冠株病毒呢?!」

詹家琮說,疫苗審查委員中有「壞蛋」跟「傻蛋」,其中壞蛋就是「明知卻不為,蒙混過去就好」。另外,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認為,疫苗是生命交關的問題,不能因為買不到就草率上市,還是要確認效果再說。

詹家琮18年前在中研院P3實驗室抗SARS,期間不慎感染,是台灣最後一名SARS病例,也因此獲得病毒中和抗體測試祖師爺的稱號,目前仍在P3實驗室研究新冠病毒。

►按這訂閱Podcast《小編沒收工》每天給你熱門話題10分鐘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爸媽開車到台中訪友!女兒突開車門跳下 狂奔數百公尺「逆向上匝道」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