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魯閣救災「親人在最深車廂」崩潰 義消拍照暖人心:我們盡力了

▲▼義消攝影師蔡哲文參與太魯閣救災,拍下許多振奮人心的照片。(圖/蔡哲文授權)

▲義消攝影師蔡哲文參與太魯閣救災,紀錄過程時,拍下這張醫師安撫小孩的照片,引廣大迴響撫慰許多人心。(圖/蔡哲文授權)

記者羅志華/花蓮報導

本職攝影師的義消蔡哲文參與太魯閣救災期間,拍下花蓮慈濟醫院吳坤佶醫師現場安撫孩童的照片,在網路上慰藉了許多受傷的心,但蔡先生走出那人間煉獄般的現場,心中卻仍有一塊停留在那,回憶當天,有些人他想救不能救、甚至得知親戚在隧道最深的那節車廂,深沉的無力感讓他感嘆,「大家真的都盡力了」,也道出救災人員的無奈,「我們也是需要幫助的人」。

蔡先生回憶,當天他本來有攝影工作,一早9點多看到太魯閣意外的新聞,起初以為不是太嚴重,但接獲通知「現場急需支援」,頓時覺得大事不妙;到了現場,死傷的慘況,立刻逼得消防弟兄面對一項痛苦的抉擇,「由於人數實在太多,依大量傷患救護辦法,已明顯死亡、瀕死的對象只能放棄,但如果在平常的車禍裡,那些人我們是會去救的」。

▲▼義消攝影師蔡哲文參與太魯閣救災,拍下許多振奮人心的照片。(圖/蔡哲文授權)

▲由於傷亡人數過多,救災人員被迫放棄部分傷勢嚴重者,對心理造成極大陰影。(圖/蔡哲文授權)

背負取捨的痛苦外,本次意外的幼、兒童遇害者,更讓育有3名子女的蔡先生特別難受,「平時我們處理的,大多是成年遇害人,但看到小孩子總讓我很受不了,這世上還有許多美好的事物,等待著他們去體驗,但一場意外,什麼都沒了」。

在隧道內的車廂,不僅是死傷最嚴重的區塊,部分遺體更因劇烈碰撞而破碎,蔡先生在一片黑暗的隧道中,忍著血腥及油味走到了最深處的車廂,這時突然接到來電,問他有沒有找到坐第8車廂的某親戚,他電話中分析現況、要對方先去醫院諮詢後,本以為親戚在車尾鬆了口氣,不料轉頭一問,才知道眼前的車頭,竟就是第8節車廂,當下一股深沉的無力感襲向心裡,最後的結局也叫人遺憾。

▲▼許多志工參與太魯閣救災。(圖/蔡哲文授權)

▲救災過程中,除志工支援外,更有部分輕傷者自願幫忙,大家不分身分全力救災,讓蔡哲文相當感動。(圖/蔡哲文授權)

但在這片煉獄中,人性的光輝卻更加閃耀,除部分輕傷民眾自願協助救災外,也有不少志工參與其中,甚至連遺體搬運也沒在怕,蔡先生做為義消,對這些事早有覺悟,但當下大家不論身分、凝聚在一起全力救災,叫他十分感動,他也藉著攝影專業,一方面記錄救災,另一方面,也想捕捉激勵人心的片段,一張白袍醫師抱著孩童的照片,引起了廣大迴響。

「當時媽媽受傷倒地,小孩傷勢雖無大礙,但受了驚嚇一直討抱,消防員想充當奶爸卻不被領情,一旁的吳醫師見小孩哭到不行,便出手支援」,本次救災的影像中,蔡先生篩選了幾張放在網上,希望能憑著暖訊息慰藉大眾,但多數人沒看到、那些殘酷且真實的畫面,卻狠狠刻在所有救災人員的心裡,「事後我在火車上整理救災照,旁邊的乘客好奇瞄了幾眼,沒多久就衝去吐了…」。

「救災幾個小時後,我便自請離開,再待下去真的要崩潰」,蔡先生表示,回程剛下車時,一陣噁心感讓他直接吐了出來,接下來的3、4天裡,只能靠酒精麻痺自己才能入睡,「一閉上眼,那些畫面都來了」,不少消防弟兄也不好受,在消防局安排的輔導中,首先要大家將感受「說出來」。

▲▼義消攝影師蔡哲文參與太魯閣救災,拍下許多振奮人心的照片。(圖/蔡哲文授權)

▲許多救災人員被現場慘況震撼,至今仍在接受輔導,蔡哲文感嘆「救災人員也是需要被幫助的一群」。(圖/蔡哲文授權)

「親友們貼心地不在我面前講救災,有些事,需要沉澱後才能釋懷」,但哪怕講一次就痛一次,蔡先生仍願意受訪,除認為分享能讓他成長外,有些話也必須說出來,「這次災情的慘況,讓部分網友、甚至少部分單位,質疑花蓮消防做得不夠好,但哪怕只是一句無心的提問,對救災人員都是又一次的傷痛,大家真的盡力了」。

事件發生過了11天,蔡先生受訪時,正巧才剛從消防局的輔導下課,「有些老學長10、20年資歷,經歷這次都說受不了,更別說一些資淺的學弟」、「有時救災太難過吃不下,仍要逼自己把食物吞下去,為下一場救災準備」,他鼓勵弟兄們多找人談談,也別避諱去心理諮詢,「有時候任務結束,我們的療傷才正要開始」。

我沒有遲到,是時間遲到了!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花防部士兵救援畫面曝!他滿臉驚恐癱坐椅上 迷彩衣一脫驚見「蜂窩血彈痕」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