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認為自己有罪!從巔峰跌落谷底 陳水扁:我還活著

【看見陳水扁】離開鬼地方在家追劇 可是搖控器在吳淑珍手上

▲68歲的陳水扁身體虛了,記憶力差了,但一談起時事與選舉仍精神奕奕。(圖/鏡週刊)

圖文/鏡週刊

從三級貧戶到總統、再到1.86坪的牢房,陳水扁的人生如此戲劇化,50歲前的他是全台最勵志神話,出生台南官田,父親不但是農民且是佃農,競選北市長連任失敗,反讓他登上一國的權力頂峰。歷經6年牢獄生涯,3年前他終於獲准保外就醫,他至今不認為自己有罪,也熱衷政論,暫別監獄後,最困擾他的竟是手機。他說,總統8年都有人幫他撥、接電話,連簡訊都不會用,為了避免成為社會邊緣人,只好努力學智慧型手機。

【看見陳水扁】離開鬼地方在家追劇 可是搖控器在吳淑珍手上

▲陳水扁卸任後官司纏身,但司法過程中程序正義的爭議,讓審判的公信力被打上問號。(圖/鏡週刊)

陳水扁暫別監獄後,最困擾他的竟是手機。他說,總統8年都有人幫他撥、接電話,連簡訊都不會用,為了避免成為社會邊緣人,只好努力學智慧型手機。想不到從此另開一片天,與社會隔離6年,如今他靠著LINE、臉書,重新與社會連結,一天有一半時間都在滑手機,樂此不疲。小小一支手機,讓他宛如重獲自由。

眼前這位長輩敘述如何學會手機:「我先學簡訊,然後學LINE,我用注音,有時候手寫,很慢啦。後來寫臉書,要引用人家的話時我不會複製,就一個字一個字打,也不會儲存,有時候文章快打完,電話忽然來,我快氣死,文章都不見,又要重寫,1天24小時有一半時間都在用手機。」

【看見陳水扁】失去快樂40年 靠手機重獲自由

▲返家後的陳水扁學會用智慧型手機,如今沉迷滑手機,樂此不疲。(圖/鏡週刊)

入獄前,他曾是全台灣權力最大的人,掌權8年。那卻也是許多台灣人心底一抹永難痊癒的傷。2000年他當選的那一夜,多少台灣人開心得幾乎要瘋了,台灣首次政黨輪替,年方50的陳水扁,在人們寄予厚望下,踏進總統府。

然而數年後,第一家庭的負面傳聞越來越多,2006年秋天更爆發「倒扁」的紅衫軍運動。2008年陳水扁卸任,自此官司纏身:國務機要費案、龍潭購地案、二次金改案、陳敏薰買官案…國務機要費等案幾經更審,目前因陳水扁健康因素暫停審理,後三案則部分已定讞,陳水扁合計應執行20年刑期,他的妻子吳淑珍一樣也是20年。

【看見陳水扁】從權力巔峰跌落人生谷底 阿扁:至少我還活著

▲扁媽陳李慎身體已弱,但仍偶爾到高雄探視陳水扁並小住幾天。(圖/鏡週刊)

保外就醫返家後這3年,大概是陳水扁從政40年來,陪在妻子吳淑珍身邊最久的日子了。在家閒著沒事,「她要看連續劇、韓劇,我就跟她一起看。」家裡有3台電視,怎麼不去書房看你最愛的政論節目?「習慣在客廳,怎麼可能躲到書房,這樣哪像一個家庭,有時候要陪她啊,她看電視我就在旁邊滑手機。想看政論節目時才跑到房間看。」遙控器大權顯然在吳淑珍手上。

陳水扁至今熱衷政論。或者說,人生除了政治,也沒其他興趣了。一位與李登輝、陳水扁都交好的企業家就曾向友人透露,每次拜訪李登輝的家,李登輝總會與他閒聊最近讀了什麼書,還開書單給他;然而每次去扁家,「他都在看電視,而且都看政論節目,還會叫我一起過來看。」

 【看見陳水扁】扁心中的英雄不見了 現在變成別人的

▲比起剛出獄時,如今陳水扁身心狀況皆改善不少,但右手拇指仍偶爾間歇性顫抖。(圖/鏡週刊)

政治以外,陳水扁唯一嗜好大概是看棒球,但現在連棒球都意興闌珊,他怨嘆:「自從義大沒了,我的興趣就沒了,我心中那些英雄球員不見了,變成別人的,就覺得怪怪的,所以現在很少看中華職棒,不然卡早義大每個球員我都講得出名字。」

2008年陳水扁卸任,年底就遭羈押。他至今喊冤:「我說我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是說我的選舉政治獻金申報不實,甚至把一些選舉剩餘款由我太太匯到國外,我不認為我有貪汙…我也舉好幾個例子,李登輝、連戰、宋楚瑜,哪個有誠實申報?當時也沒有《政治獻金法》,2004年才有。」又提到,當年曾給了某某多少錢、又給某某多少錢去打選戰,這些人何時申報過。

【看見陳水扁】離開鬼地方在家追劇 可是搖控器在吳淑珍手上

▲從備受期待的首次政黨輪替新總統,到上銬階下囚,陳水扁一生起落甚是戲劇化。(圖/鏡週刊)

似乎有理,但終究是違法,何況政治獻金與賄賂往往一線之隔。熟識陳水扁的人都說,扁絕非貪愛物質享受之人,即使總統8年,吃的穿的用的依舊不太講究。只是,錢能買的何只物質生活,選戰有多燒錢,想鞏固黨內權力就是十倍百倍的燒錢。還有,人們怎能忘得了他的夫人、兒子、女婿們那些閃亮刺眼的珠寶、名錶、精品。

他至今不認為自己有罪,但言語間多了心靈雞湯:「至少我還活著,沒有像過去一些民主前輩要付出生命代價,就要善用最後的一生,人生歲月不是活得多長,是意義在哪裡。」「講十字架也許比較沉重,最主要你要看開。」種種話語像博取同情、像自比烈士、更像一種自我喊話,說久了可能自己都深信不疑是為台灣的民主而犧牲奉獻。昔日苦牢難熬時,也唯有如此才有信念撐下去吧。

起起落落,如今他的舞台只剩手上那支智慧型手機。剛保外就醫時,「也不知道能不能用手機、傳簡訊,可不可以表示一些看法,如果好友不小心轉PO出去怎麼辦,那時候快嚇死,不知道紅線在哪裡。」直到今年他才敢用臉書,但仍不敢以自身身分發表意見,某天看到一隻黑狗,他想起自家死掉的黑狗勇哥,才有了以「勇哥」代己發言的靈感。

「我現在就整天與手機為伍,一機走天下,至少沒有成為社會邊緣人。」總統8年、入獄6年都不得自由,而今竟是靠著小小一支手機,他與社會重新連上線,宛如身心都重獲自由。

 
更多鏡週刊報導
【看見陳水扁】扁心中的英雄不見了 現在變成別人的
【看見陳水扁】台北市長落選直上總統 「阿扁先選先死」
【看見陳水扁】從權力巔峰跌落人生谷底 阿扁:至少我還活著

關鍵字:鏡週刊,陳水扁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政治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