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嘴章文捲入性侵風波 控訴女泣:男友還在電話那頭等我回家

▲影片取自YouTube,如遭刪除請見諒。

實習記者孫若蜜/綜合報導

一篇匿名為花花的控訴文《章文,停止你的侵害》自25日流傳陸網。筆者揭露名嘴章文性侵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想到男友在等我回家,哭求他放過。」但遭恐嚇,「我上過100多個女生,做十幾年記者,認識圈內無數的人。」控訴文PO出後,媒體人蔣方舟、易小荷也表示被他性騷擾過。章文回應,這些不算性騷擾,自己沒有強迫他人。

這篇在大陸各大社交媒體廣為流傳的文章中,作者匿名為花花,她稱自己今年5月15日曾被章文強姦。據瞭解,被指控的章文曾為新華社《環球》編輯部主任,還是美國國務院國際訪問者、著名時事評論員,在中國媒體界享有一定地位。文中講述自己在飯局中不知不覺喝多了後,「和藹可親的兄長」章文開車送她回家,卻以帶她去茶室喝茶醒酒為由,「進了茶室,燈都沒有開,他開始抱住我,脫我的內褲。」她苦苦哀求,「我一點力氣都沒有,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想到我的男朋友還在電話那頭等我回家,我不知道.....」

▼章文(中)遭匿名女控性侵,易小荷(左)、蔣方舟(右)隨後實名控訴,稱他「慣犯」。(圖/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事後第二天,已婚的章文還要來她家,但她決定在安全的公共區域見面,「我想讓他一輩子都不要再來找我了。」不料章文見她時的第一句話就是威脅,「你永遠擺脫不了做我女人的命運」,還宣稱自己「上過100多個女生」、「做過十幾年的記者了,認識圈內無數的」。

在這樣的遭遇下,她「整天只吃薯片和可樂,整個人胖了10多斤(1斤為0.5公斤)」,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她努力想走出來,男朋友也支持地對她說,「你想報警,我陪你去,你不想報警,我們一輩子不再提這件事。」

她在訊問過律師、員警、法醫等等後,又考慮了章文有個兒子在申請美國讀書,「綜合再三,我沒有報警,後來我做了一個決定,小範圍公開這件事。」筆者表示,自己找了章文的一些朋友,「我想的是,即便我不報警,我也要讓他身邊的朋友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不料她的朋友、老師幫她發聲後卻遭到章文威脅,「說他們是誹謗,也說我誹謗,要帶律師來我的單位找我」,甚至到處宣稱兩人發生關係是「兩情相悅」。

▼花花和章文是在個她很尊敬的朋友的群里認識,「他主動加我,說和我導師關係還不錯, 也會經常對我表示關心。」因此事發後花花告訴老師,老師也替她控訴,卻反遭恐嚇。(圖/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筆者還表示,她還發現了有很多圈內女生也遭遇過章文的侵犯,再加上自己仍留存有當時的內褲等物證,因此發出這篇文章,要求章文「必須自首懺悔」,「不然我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幫助過我的所有人。被你傷害過的所有女孩們,也終有一天要讓你付出代價!」

其後,畢業於清華大學、現任《新週刊》雜誌副主編的知名女青年作家蔣方舟轉發此文,並在朋友圈表示,「我也被此人性騷擾過,坐牢吧,人渣」。

幾個小時後,《南方週末》資深編輯,雜文家、時事評論家、作家鄢烈山卻發出《關於所謂章文性侵網路事件的恐懼》微博,其中指名寫道,「蔣方舟可不是小女生,她的名氣比章文大得多」,認為「她當時只要認真拒絕,章文怎麼可能不斷摸她大腿,並後續糾纏她?」從而評判蔣方舟是「當時不拒絕不制止,現在在網路上毀人清譽,這個女人真的很邪惡!」

蔣方舟也在兩個小時內做出回覆,「正是因為我『比章文名氣大』,所以說話要負責的更重。如果章文覺得無辜,請親自出來對質,不要藉別人的口詆毀。另,鄢烈山老師不要以為這條刪了就可以裝沒事人。」

▼蔣方舟爆出自己在參加一個日本交流項目時遭章文「摸大腿」、「尾隨」、「微信騷擾」。(圖/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蔣方舟的回應微博受到廣大網友支持。熱門評論中紛紛寫道,「相信蔣方舟,作為一個女性沒人會無緣無故想把這件事往自己身上攬」、「從他的言語來看,拋開這個事件,這是一個不尊重女生的直男癌」、「這都什麼腦迴路?幸虧蔣方舟還是個名人要是普通女性發聲會被潑髒水到什麼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了。這個社會對女性不友好是有所瞭解,但沒有料到到了這個程度。不說了。」、「太惡毒了。就是因為這種流氓邏輯的存在,導致很多女性受到性騷擾甚至性侵,往往不敢聲張,甚至懷疑自己做錯了什麼。想想被美國體操隊隊醫性侵的那150多名隊員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為每一位敢於勇於站出來的女性鼓掌,對性騷擾說不。」

另外,被喻為「體育界最有才情女記者」的《南都週刊》主筆易小荷也發聲,「和章文在中國新聞週刊做同事的時候,我也藉機摸過我大腿,隱忍著不說,就是因為社會有太多奇怪的論斷,看來此人是慣犯!」

▼易小荷曾和章文同事,隱忍很久,直批章文是慣犯。(圖/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除此之外,還有網友爆料,自己去年在茅臺接待過章文和從事歐洲經濟政策與中歐貿易研究的楊佩昌等人,當時章文在飯局上「和我叫的幾個女生喝交杯酒,然後去KTV唱歌,他們幾個當著我的面伸手進去摸女生胸,還TM硬要強吻人家,喝好以後想帶她們去開房被我制止」,並寫下毒誓,「說謊死全家」。微博大V「@發布君」轉發這則爆料,並點名楊佩昌作證,但楊目前尚未做出回應。

章文本人則在接受《紅星新聞》訪問,對於蔣方舟、易小荷所說的性騷擾,章文表示,「如果一群人在一個場合喝酒之後,摟一下腰或者是合個影,這也算是性騷擾的話,那我也搞不清楚了。」另外,關於蔣方舟、易小荷朋友圈中提到的「摸大腿」,章文則稱,「我能摸多少人大腿?很奇怪,為什麼忽然這樣說。」

▼章文在朋友圈貼出自己的聲明,對指控持否認。(圖/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隨後,章文於自己的朋友圈發布了個人聲明和律師聲明。個人聲明中寫道,「1、鑑於網文作者是匿名,我本沒有回應的義務,但要給關心此事的朋友們有所回應。2、我未強迫他人做網文中的事情。」

律師聲明則直指,「北京市漢鼎聯合律師事務所張慶方律師接受章文先生委託,就某女士匿名在網上對章文先生做出的不實指控,發表如下聲明:一、某女士匿名信中所指控的強姦事實不存在。二、在此敬告某女士,你本人也是成年人,更是北京最講政治的某大所律師,作為法律人,為自己維權更應該講證據,遵守法律的正當程式。一個成年人,一個女律師,如果認定自己確實被性侵了,你首先要做的,應該是去警局,而不是在微信微博中四處宣揚。三、如果對方繼續用網絡審判的方式敗壞章文先生的名譽,我們將通過法律管道維護他的合法權益。 北京市漢鼎聯合律師事務所張慶方律師 2018年7月25日 」。

▼章文堅持否認的同時,蔣方舟、易小荷等知名女媒體人則堅定指控。(圖/蔣方舟朋友圈/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但是《紅星新聞》還訪問到一位前媒體人旭日(化名),他透露自己是受害人花花的朋友,兩人已認識4年多了。旭日稱,受害女孩畢業於北京某高校研究所,章文的性侵後也曾向自己諮詢該如何處理,當時旭日告訴她要報警,「但是女孩有很多顧慮,章文在圈子裡關係比較廣,所以女孩沒有選擇報警,但是受害人性格比較軟弱,事發之後一直處在很大的精神壓力之下。」

另外,旭日還說,「我感覺到這幾天她一直處在仇恨的情緒中,在我的印象裡,她曾經是一個陽光上進的女孩,但是現在因為這件事的影響,這個女孩已經從單位辭職了。」

章文,1974年4月出生于湖北省黃梅縣。南京師範大學新聞學碩士,時事評論員、中國百大公共知識份子,美國國務院國際訪問者,多家媒體專欄作家、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資訊傳播學院兼職教授。中國大陸第一批開設個人實名博客,被多家網站評為十大影響力博客,資深媒體人,歷任《南風窗》記者、《瞭望東方週刊》主筆、新華社《環球》編輯部主任、《中國新聞週刊》編委、《新世紀週刊》副主編。

▼章文在大學裡講課。(圖/翻攝自微博)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尊重他人「性自主權」,莫因「慾望」致誤觸法網。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飲酒需適量,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花花的《章文,請停止你的傷害》全文如下:

2018年5月15日,我被章文強姦了。好不容易從夢靨中爬出來,最近幾天發生的一切讓我又重新回到了夢靨中。

我之前和章文並不認識,在一個我很尊敬的朋友的群里認識,他主動加我,說和我導師關係還不錯, 也會經常對我表示關心。印象里他約我吃過幾次飯,在此之前我們也一群人吃過一次飯,飯局中有男有女,相處也算融洽,結束以後都各自回家了。

那天,章文說要有一位朋友從國外回來,會有一群有趣的人一-塊吃飯,我那天剛好沒有事情,就答應了赴約,我不知道一位我老師的朋友,看起來親切的「媒體人」會這樣,我沒有想到。

我不知道喝起來像飲料的洋酒有多少度,摻了冰塊的酒就像果汁一樣好入口,不知不覺喝了很多,我也不知道喝完之後能有這麼暈。飯局中間,章文離我坐的很遠,整場飯局也沒有發生令人不愉快的事,我只記得走之前,我去廁所吐了一次。

我有一個朋友那天晚上回到北京,答應了要去接他,吃完飯我便打算去接他。飯局中有人說要送我回家,我說我要去機場,章文說他給我打車,我說我自己打車。結果一會車來了,章文打的,他說, 車已經打好了,我也便沒有拒絕,一起上了車。啊,蒼天,每回想起這段,我都痛恨自己為什麼會,上這輛車,為什麼會上他的車。

其間,接到朋友打的電話,說飛機晚點了,我說好。我不記得在車上準確的發生了什麼,當時我的意識,我的身體已經不太受我支配。我記得他說去他茶室喝點茶,反正也晚點了,正好可以醒酒。 (不記得原話了,大概是這個意思吧。)

我真的不記得我怎麼下的車,我也不知道我在哪裡下的車,好像是在一個小區,很黑,沒有什麼路燈,他扶著我,還是我自己搖晃著跟著他,我也不知道。我以為他就是我遇到過的任何一位和藹可親的「兄長」,我以為他是單純的讓我醒酒,我以為....

進了茶室,燈都沒有開, 他開始抱住我,脫我的內褲(我穿的裙子),發生的太快了, 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我怎麼到的茶室的椅子上,我只記得,我哭了,求他放過我,我一直在求他放過我,我一點力氣都沒有,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想到我的男朋友還在電話那頭等我回家,我不知道.....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我整個人都懵了,我當時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只是感覺我好難受,我要趕緊走。

後來,我記得他老婆給他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家,他急著離開,讓我在這裡住下。我說一定要回家,去廁所又吐了一次之後,我們就走了。在下電梯的時候,我記得他對我說「已婚男人就是這樣...

從茶室到機場的路很長,我下車吐了4、 5次吧,我也記不清了,然後到了T2, 在門口又吐了一次,朋友的飛機晚點很久,我在女廁所裡面呆了2個小時,慢慢的醒過來,保潔阿姨還給我倒了好幾次水,告訴我「小姑娘以後不要喝這麼多酒了....

事發第二天,章文打電話要來我家,起先被我拒絕了,但我最後還是答應了見面,選在一個安全的公共區域,我想讓他一輩子都不要再來找我了。

見面第一句話,他對我說「你永遠擺脫不了做我女人的命運...我上過100多個女生...我做過十幾年的記者了,認識圈內無數的.....這些話我都覺得無比噁心,只想趕快走,趕快結束這一切,我向他明確表達了這一點,當時我甚至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只是那種噁心感,無力感的襲來,讓我只想趕緊回家,想要永遠都不要再見這個人。

回家的路上,我總覺得這件事不對,我就打電話給我一位媒體朋友, 這個時候我才真的知道我遇到了什麼,遭遇了什麼,我問他怎麼辦,他告訴我「保存好證據,保留報警的權利。」

真是難熬啊,那一周,我告訴了我男朋友,告訴了我的家人,告訴我的姐姐,他們日日夜夜陪在我身邊,告訴我」你沒錯」,我始終很感謝我男朋友,我記得他跟我說"你想報警,我陪你去,你不想報警,我們一輩子不再提這件事。」

我諮詢了很多人,律師、警察、法醫,他們告訴我,這種情況下我會面臨警察多輪細節的盤問,對於大多數受害者是一種摧殘,所以他們給我建議是不要報警,但是讓我保存好證據,我的警察朋友還給我模擬了一次詢問的過程,我當時就崩潰了。此外,我知道他有個兒子在申請美國讀書,說實話,一開始我不忍心,我覺得家長的錯不能連累孩子,我不想讓他的家人生活在無盡的痛苦中,綜合再三,我沒有報警。

那段時間,我整天只吃薯片和可樂,整個人胖了10多斤,我明白一定要做些什麼,我才不至於沉淪下去。我身邊還有些很好的朋友, 經過跟他們的傾訴,我漸漸明白揭露他才能救我自己。

後來我做了一個決定,小範圍公開這件事。我自己找了章文的一些朋友,我想的是,即便我不報警,我也要讓他身邊的朋友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身邊的有個女性朋友告訴我,章文也對她有過性騷擾,也有朋友勸我息事寧人,這對女孩子而言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我的導師,我的朋友也在小範圍內揭露了章文的無恥行徑。從我告訴導師的那一刻起,他就堅定地支持我,並且充分尊重我的想法和選擇。

章文知道後就去污衊我的朋友,我的老師。因為幫我發聲,我的導師和朋友受到章文威脅。說他們是誹謗,也說我誹謗,要帶律師來我的單位找我。

這期間,章文不斷地給我發簡訊,先是威脅,繼而恐嚇,接下來是糖衣炮彈,這都讓我覺得無比噁心,均沒有做回應。

▼以下是部分簡訊截圖。(據說,他正在辦理傑出人才[可能以其他名義]移民美國)

▲▼遭蔣方舟等人控慣性性侵 名嘴章文:這不算!我沒有!(圖/翻攝自微博)

朋友害怕我的情緒會受到太大的波動, 就拉著我出境了,在境外玩了一陣散心,也沒有管這些事,回來的時候,我覺得已經可以淡忘掉了。

隨著雷闖等人的性侵害事件爆出,跟朋友討論的過程中,我突然發現章文還性騷擾過不止一人,而且都是他曾經的實習生或者是初入職場的女生。

他還到處造謠關於我的事,但是可笑的是,他連我的基本信息都說錯了,憑空造謠說我們」兩情相悅」。我們見過幾面?我們什麼時候兩情相悅???你的年紀翻了我一倍,你就這麼肆意利用我對你作為導師的朋友的信任,我真想問你,你怎麼能夠做到如此無恥下作的!你在跟別人污衊我的時候,說我情感史豐富,那麼我告訴你,無論我是不是教過不止一個男朋友,也絕沒有對你這個自詡為「做了十五年記者,認識圈子裡無數人」的吹噓者、 動過半點感情!

你對我做過的事情都是乘虛而入的性脅迫,我完全不願意,也覺得無比噁心!!!

我真的怒了,活這麼大從未這麼恨一個人,但是章文,你不但傷害我,還想傷害我身邊的朋友,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這些齷齪的事,我沒有辦法再原諒你,你必須自首懺悔,不然我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幫助過我的所有人。被你傷害過的所有女孩們,也終有一天要讓你付出代價!

2018.7.25凌晨於北京

關鍵字:章文,蔣方舟,花花,荷小易,性侵,meto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浮誇柴柴一天不見超興奮 耳朵狂開飛機!笑眼瞇成線

大陸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