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城是老婆、紐約是情婦 「超級通勤人」:我的生活破碎

▲▼ 費城是老婆、紐約是小三 「超級通勤人」:我的生活破碎。(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費城比美國各大城市擁有更多「超級通勤人」,他們的居住地與工作地點相隔甚遠,經常花大量時間在交通工具上。(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記者林書荷/編譯

「如果要我形容我與費城和紐約的關係,我會說,費城是老婆、紐約是情婦。」作家蘿拉(Lola Arellano-Fryer)在Philly.curbed.com網站上登載一篇文章描述個人身為「超級通勤人」(Super Commuter)的經歷。紐約大學2012年的一份研究發現,費城比美國各大城市擁有更多「超級通勤人」,他們的居住地與工作地點相隔甚遠,經常花大量時間在交通工具上。而人類學家稱為「非地方」(non-place)的快速道路、交流道、火車站等地,更佔據「超級通勤人」生活的一大部分。

「非地方」是個「超現代性」的概念,一個人身處在非地方時是個無名人士,他既不住在那裡,也不與他人有連結。常見的「非地方」有車站、機場、大型連鎖旅館、超市和商場等。不過,這個詞相當主觀,一個人最親切的環境可能是另一個人的「非地方」。

蘿拉在費城長大,大學時期經常想著畢業後要移居紐約。她說,最好的工作幾乎都在那裡,也幻想過當個通勤族的美好。她想著,自己終於有時間重拾書籍,或是沉浸於音樂中,而最棒的是「我可以待在我最愛的地方,也就是『非地方』」。

▼ 「非地方」是個「超現代性」的概念,一個人身處在非地方時是個無名人士,他既不住在那裡,也不與他人有連結。(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費城是老婆、紐約是小三 「超級通勤人」:我的生活破碎。(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蘿拉與妻子定居費城市郊,之後在紐約布魯克林區找到一份藝術雜誌的工作,每天都得搭乘一個半小時的火車上班。她發現,自己在家的時間只剩睡覺,「我的生活是破碎的,而不是雙重的。」當她在紐約,總覺得自己是個過客,整個城市都變成了她的「非地方」。

蘿拉第一個禮拜每天早上6時搭乘美鐵(Amtrak)到紐約,為了省錢,下班後搭平價巴士BoltBus,到家時已是午夜,隔天又得早起。她說,「我知道很多人能這樣生活,但是我沒辦法。」然而,這樣的通勤方式並沒有比較省錢,美鐵不限次數的月票要1339美元(約新台幣4萬元)。

震驚之餘,蘿拉便在布魯克林區充滿文藝氣息的威廉斯堡(Williamsburg)租房。那間房大小和衣櫃差不多,也沒有對外窗,月租650美元(約新台幣2萬元),不過,加上10張車票,每月約可省下200美元(約新台幣6000元)。從此,蘿拉周一在家上班,周二早上從費城搭車前往紐約,周三至周五不用早起趕車,周五晚上再回到費城。

蘿拉現在什麼東西都有兩組,盥洗用具、床邊讀不完的書、喜愛的咖啡廳。她說,「當我最初在計畫人生時,原本以為自己能在兩地都過上完整的生活」,但現實是,這是不可能的。

▼ 蘿拉說,「如果要我形容我與費城和紐約的關係,我會說,費城是老婆、紐約是情婦。」(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費城是老婆、紐約是小三 「超級通勤人」:我的生活破碎。(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蘿拉表示,「雙城市生活」的現實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難解釋,無可避免地,和他人閒聊時總會遇到「你住在哪裡」這類問題,而她總得長篇大論地解釋。有一次一位女士問蘿拉來自何方,她回答「紐約和費城之間」,對方興奮地說「喔!紐澤西!我是紐澤西人!」

蘿拉已經當「超級通勤人」6個月了,大學時期就喜愛搭火車到紐約逛博物館的她,現在依然會被三十街車站(30th Street Station)的建築驚豔、依然在出賓州車站(Pennsylvania Station)時會抬頭欣賞雄偉的帝國大廈。作為一位「超級通勤人」,蘿拉也培養起獨特的時間感,只要聽到「下一站紐瓦克」,就知道快到紐約了,只要看到某些廣告看版,也能知道接近北費城了。或許,這就是只有「超級通勤人」才能體會的滋味。

▼ 蘿拉說,「當我最初在計畫人生時,原本以為自己能在兩地都過上完整的生活」,但現實是,這是不可能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費城是老婆、紐約是小三 「超級通勤人」:我的生活破碎。(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國際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