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解約重擊林奕含?出版社總編全身發抖po長文回應:那是一條命

▲▼林奕含曾遭解約,寶瓶出版社回應了。(圖/翻攝自林奕含fb、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

▲林奕含曾遭解約,寶瓶出版社回應了。(圖/翻攝自林奕含fb、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女作家林奕含輕生過世,有媒體21日報導林當初尋求出版《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機會時,一間知名出版社總編相當賞識,要求必提到以前在校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等,讓林厭惡,還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醫生通話,以確認目前狀況能否面對,文章指總編對其精神狀況的憂慮,是一個屢見不鮮的歧視與排除。對此,寶瓶出版社社長朱亞君晚上在臉書寫長文正式澄清,「很簡單,我擔心出書之後的種種,她無法承受......那是一條命。」

《報導者》21日刊登(當房思琪成為實體——專訪作者密友與編輯談林奕含的出版歷程)一文,採訪林奕含生前好友,指出當初林的書本來有一間知名出版社看上,總編還帶著合約直接來見面,後來討論到出書一些事情。這位好友表示「總編以市場為由,堅持要提到以前在校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等,林奕含因不喜歡這些『上過新聞』的過往,很多都不是事實。」

好友還表示,總編甚至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醫生通話,確認林目前狀況能否面對,並以「成人」姿態告訴林奕含「現實世界」的規則,「當奕含嚴正告訴她,承受得住,對方仍然不相信,在那個時候,不知道當初那個說『可以相信我,告訴我妳的故事,我想要為妳編這本書』的那個人跑去哪裡了?」雙方在一個月後,取消合作解約,對林奕含是一大打擊。

對此,寶瓶出版社社長朱亞君21日晚間在臉書長文回應,「林奕含走了之後,我沒有在臉書上發一字。因為我很難過。我無法說話。」她表示,去年林投稿,她看了很開心,立刻決定要出版。後來約了見幾次面下來,每次都加重了她的憂心。「很簡單,我擔心出書之後的種種,她無法承受,出版是承擔,每一個環節都要考慮。那是一條命。」

「我希望她先處理好自身的狀況,再來談出版」朱亞君說,林的書在其他出版社出了,也為她開心。但隨即而來的耳語,卻讓她很困擾,自己可以理解一個企圖心旺盛的作家,被退稿的沮喪,「很多不是事實,也不想在事件的鋒頭上再添一筆,但今天既然有單方面的報導,我想也許是該出來澄清的時候。」

朱亞君澄清,首先,「出版社以市場現實為由,堅持必定要提到以前在校的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出版社看重的是她的家世背景美貌」這些都不是事實。

她說,寶瓶這麼多年,出版了許多的新作家,不管是六年級、七年級的作家,幾乎第一本書都是沒沒無聞的作者,從甘耀明、高翊峰、到後來的羅毓嘉、朱宥勳、陳柏青、崔舜華、廖梅璇,哪一個是看重他們家世背景美貌而出書?

再來,報導指出「總編甚至要求直接跟她的主治醫師通話,以確認目前狀況能否面對。」朱亞君曾跟林的先生碰面,「我曾經提到跟她主治醫師通個話,後來我又回覆,不需要知道細節,我只是要知道他不反對這件事,因為我想知道這麼敏感的話題,萬一到時讀者肉搜,讓她痛苦了,她身邊是否能夠有一個可以承接她情緒的人?」

「奕含後來提到,讓她的主治醫師和我通話,讓我安心可以出版,我說不必,我只是想知道她的狀況已經復原到可以接受那些流言蜚語。」不過朱亞君也承認以成人的姿態扳起臉孔,告訴她現實世界的規則,「是。我很嚴肅的跟她說事情不是單方面你這樣說,別人就會信。出版之後,你免不了面對記者、讀者各方面沸沸揚揚的聯想揣測隱射。我問她:你可以承受嗎?」

朱亞君強調自己更不可能對精神疾病歧視與排除,「我今年五月才出版了廖梅璇的《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這正是一個同志+憂鬱症者寫的散文。而之前我出版過古嘉的《十三樓的窗口》,寫她在萬芳醫院13樓精神科病房裡療養躁鬱症的故事,我出版過陳潔皓《不再沉默》,寫他創傷之後陷入憂鬱的過程。」

在我面前是活生生的生命,我可以感受她的不安、躁動,我可以感受每一絲情緒,我得承擔後面所有發生狀況時她是否會墜落。也許我會錯,但我怎麼跟你說明,當我和一個人坐在咖啡廳談話,我突然有種感覺,如果這裡不是一樓,也許某一刻她就會跑出去跳下去?」、「出一本書算甚麼,如果成真了呢?」

「出版,有所為有所不為。」朱亞君說,自己本來不應該說話,完全理解作者被退稿後的失望與沮喪,「但如果不是事實的話,我應該要出面澄清。你檢視一個出版人,不是聽一句耳語,而是看他長期的作為。我不敢說自己如何,但對於弱勢偏鄉,不管是教育或是個人經歷,我向來的書目,應該看得出來我的關心。」

朱亞君表示,如果重來一次,「如果我感受到奕含的精神狀況,還出版了書,最後面對這個結局,我將一輩子無法原諒自己。工作上,最難的一環,是在不對的時機有時不為。」

最後,朱亞君附上去年7月7日寫給林奕含的退稿信全文「那裡面清楚的寫了我的擔憂,其他的流言耳語,我就不回應了。我這篇文章,就算有一萬個人按讚,那又如何,我說得清嗎?我寫這文,全身發抖,在事件的背面,我不同樣和奕含一樣就被弄髒了嗎?」

以下是朱亞君去年7月7日給林奕含的退稿信全文:

奕含:

我這幾天也陷入了膠著......始終在想著你的書。我想這是我出版工作裡最艱難的一次。
我想跟你說,我暫時無法出版這本小說了。

當然不是文字的問題,你應該知道我喜歡你的創作,也覺得你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新生代作家。

但我的困境是,在這個年代,我無法出版一個匿名寫作的新人,這樣是沒辦法推的,出書印刷很容易,但是要銷售,要讓別人看見,一定要曝光一定要行銷,這些都意味著:我們不可能把你藏起來.......就算前面隱藏了,若日後被挖出來呢?你想清楚可以承受嗎?

困境之二是,

先不要說外界的,光是你父母這一關,你就過不去。
出書與youtube不同,如果你父母不高興,你可以把它拿掉就是,但出版推出去就是出去了。不可能回收的。你能夠承擔這個嗎?不受父母的影響嗎?

困境之三,如果出版後,媒體追著你跑,你能承受嗎?你的身心都建設好了嗎?如果你的情緒尚無法承受,我如何能出版這書,我不就是把人往絕路上帶嗎?

之前找妳先生一起來談,其實就是把這些狀況說給兩位聽,我希望你和你最親近的人,可以一起去想這些問題。
但我想你們都太年輕,可能都沒有深思。

我理解你很想趕快出版,證明你自己。我也希望可以出版,找到一個新作家是喜悅的。

但出書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必須做全盤的考量。

說穿了,出版是要理直氣壯的,之前之後全都是承擔承擔承擔。箭出去了,就無法回頭。

以上種種都讓我非常焦慮。

也讓我必須把這件事情壓下來,重新作考慮。

我很心疼你,也很喜歡你。我年紀大你兩輪,幾乎也都是母親的輩分,正因為如此,我無法不顧及一切的去做。
我希望你可以再沉澱一下。你必須先處理自身的問題。等你夠堅定了,夠強大了,足以去擔起所有的後果。那時候可能才是處理這本小說的時間啊。

我才不擔心你老師來找我,也不擔心你父母來找我,那頂多是添點麻煩,小事。
我擔心的是你。我不希望你將會怎麼樣,我不要你再回到過去一些痛苦的狀態。如果你怎麼樣了,那才是我無法承受的。

這樣的想法,希望你可以理解。

關鍵字:林奕含,寶瓶出版社,朱亞君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男子趴手扶梯扶手「停格不動」 網嚇呆留陰影:以後不敢摸了...

生活熱門新聞

馬汀靴1雙3499元!僅7間好..

盤點高鐵客人「神鬧語錄」TOP..

弟幫訂蝦皮!她超商取貨講5字爆..

偷帶肉好可惡 她曝光缺豬的恐怖

朋友小孩替吳寶春工作 何啟聖:..

哪個車站最廢?網點名南港松山那..

直播小情侶「登大人」2萬人在線..

出賣女兒炸翻暗黑房!勇帶男友回..

夾娃娃機上百家倒店 業者估年底..

社區辦耶誕Buffet!鄰居扛..

男客忙打麻將!逼外送妹飲料到嘴..

挺邁遭抵制!郭家肉粽L型大陣仗..

大陸冷氣團來了!一張圖看一周天..

花蓮清晨5.6地震!漁民就捕獲..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