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都「譙」女人? 鄭雅怡:我要拿回髒話發語權

▲鄭雅怡今年拿下閩南語學生組現代詩類和散文類第一名。(圖/記者蕭玗欣攝)

記者蕭玗欣/台北報導

鄭雅怡高雄人,台大外文系畢,美國密西根大學新聞碩士,回台後曾任記者、編輯,兼職翻譯,大學時期就對台灣文學有興趣,但礙於當時台灣戒嚴,連說出「台灣」兩個字都是禁忌,只好作罷;後來她到台南、高雄一帶大學當「流浪教師」,雖然教的是英文,但總忘不了對台灣文學的那份熱情,決定專職當個「自由創作者」,同時也是台師大台灣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博士班學生,她開玩笑自稱,「我只是個無業遊民」,但這個無業遊民卻是今年閩客文學獎唯一一位雙料冠軍。

台語髒話常罵人「幹你娘」,大家講著講著好像也很習慣,久了反而成為發洩情緒用的口頭禪。鄭雅怡卻說,「為什麼髒話都罵女人?女人就不能大聲說髒話?」,一句話點破漢人文化長期對女性的歧視和不平等對待的現象;今年,她以1992年南斯拉夫內戰時女性遭受強姦,以及家中小狗「阿財」故事,一舉拿下閩南語現代詩和散文類第一名,成為本屆閩客文學獎唯一一位雙料冠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族戰爭」現代詩描述1992年南斯拉夫正值內戰時期,許多女性成為戰爭下的犧牲品,被施暴、侮辱,甚至集體強姦,造成心中不可抹滅的傷痕。鄭雅怡表示,「女性被強姦,對她們的生命是很大的打擊,但綜觀一般歷史和社會文化,女性卻很少被提及」,歷史描述多半以男性為中心,可是女性所受的苦難並沒有比較少。

鄭雅怡認為,舉凡國際上在台的民族主義,甚至台灣人談的「台灣獨立建國」都在講人權、民主自由和公平正義,「但是對待女性,有用同一套標準嗎?」;她直指這些滿嘴「台獨建國」的人,對女性不尊重,甚至多次以充滿性暗示的言語開女性玩笑,「說什麼公義都是空的!這在我看來都是有缺陷的民族主義!」

鄭雅怡在「民族戰爭」中多次使用「粗俗」的台語字眼,卻獲得評審青睞,她認為,所謂的「文雅」和「粗俗」只是菁英階層所做的分類,「這次獲獎恰好是做個翻轉」,文學創作不需要綁手綁腳,只有掙脫這些束縛,才能有創新。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Lulu一日店員大崩潰「想當主持人」 被收銀機嚇到...2人只買1杯強行追加XD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