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未來50年會如何?」 陸學者:中央無法包辦一切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簽署港版國安法,現予公佈,自公佈之日起施行。(圖/路透社) 

▲《香港國安法》正式實行,50年後會如何?(圖/路透社)

記者任以芳/綜合報導

自從《香港國安法》實行後,許多港人都有個疑問,「50年後會如何?」對此,大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高研院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也表示,一國兩制才是50年不變,行穩致遠的關鍵保護性力量,國家無法包辦香港的一切,還是得靠自身內省做改變。

根據大陸媒體觀察者網報導指出,田飛龍首先談到一國兩制下,讓人有香港弱政府印象,加上之前修例風波,民眾對香港政府治理能力和公信力也有很大的懷疑,對這次應對疫情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田飛龍表示,「修例風波當中,反對派煽動的仇警以及對特區政府管制威信的懷疑,造成激進主義氛圍下的無政府主義社會心態。」比如,這次新冠疫情之下,如何信任和配合政府做好防疫工作,非常自律地去思考個人自由和社會公共利益之間的平衡,造成了非常大的難題。

▲▼全國人大審議國安法,引起香港居民極度不安。(圖/路透社)

▲香港國安法曾經引起港人不安。(圖/路透社)

香港因修例風波,社會心靈被碎裂、撕裂化,田飛龍指出,「社會價值體系還未得到修復,又遇到新冠疫情,等於是大病未愈又遭大難,是一個雪上加霜的打擊。對香港的管制能力,對香港自治的信心,對香港社會認同和團結所造成的衝擊,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修復。」

談到修復重點,就是今年頒布《香港國安法》確認中央對香港問題的主導權。田飛龍認為,該法來的確實意外,是因為出乎香港本地社會和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既往的理解。他們理解的起點是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基本法,以及用普通法傳統所演繹的香港高度自治的體系。

田飛龍進一步指出,外界習慣於將憲法和基本法、一國兩制對立起來。實際上,「根本沒有做好準備以及非常不願意接受中央管制權過深圳河在香港落地執法,而香港國安法實現了這樣一些制度上的突破,並且是中央主動承擔起國家安全立法的中央事權管理的限制性責任,其實是對既往理解的一個重要突破。」

▲▼香港國安法,港版國安法,港區國安法。(圖/路透)

▲《香港國安法》確認中央對香港問題的主導權。(圖/路透)

回頭再看「修例風波」,田飛龍分析,無論是香港立法會還是特區政府,還是香港法院,都沒能有效承擔起止暴制亂的法治任務,不知道怎麼結束這場騷亂,都找不到出路。並且隨著基本價值、基本制度還有基本信心的破壞,整個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國際信譽也在受損,這些都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挑戰,滿足的是本土極端勢力和外部干預勢力在香港策劃顏色革命,顛覆國家主體制度的政治圖謀。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主權者就必須要基於自己對「一國兩制」整體制度安全、憲制秩序安全的根本責任,主動立法來保障和引導香港社會回到一個繁榮穩定、重新信守法治、聚焦發展的社會常規理性狀態。

▲▼田飛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字院副教授(圖/記者任以芳攝)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田飛龍(圖/記者任以芳攝)

田飛龍表示,《香港國安法》給了這樣一個兜底保障,讓香港民眾更有信心,並且給香港愛國者一個積極的信號,國家與一切愛國者同行,國家的保障力量才是「一國兩制50年不變、行穩致遠的最關鍵的保護性力量,而不是任何其他外國勢力,所以國安法起到了一個止血止損的作用。」

未來香港變局?田飛龍說,「一個巴掌拍不響,國家不可能包辦香港的一切,香港的未來到底如何,還取決於香港社會自身的反思、修復、重建的理性力量能夠以什麼樣的方式,在多長的時間內,從結構上完成一個自我的更新。」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素食妹闖農地「解放16隻兔子」 被攻擊全身血...害死90隻幼兔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