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地方焦點

5個大安森林公園!日治時代土地遭強收沉日月潭底 30家族提行政訴訟

圖文/鏡週刊

日治時代日本人為了興建日月潭發電廠,以「寄附(贈與)」之名強徵私人土地,120萬平方公尺、約5個大安森林公園面積的良田因此沉在潭底,國民政府來台後也沒有補償。當地30個受害家族後代,花了15年研究文獻、蒐集證據,今年初向行政院促轉會陳情,但5月卻被打了回票,理由是此案並非《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規定的「威權統治時期」。對此,受害家族無法接受,認為促轉會曲解法律、推託,決定再次申訴,也準備提起行政訴訟。

 
日月潭發電廠簡介

日月潭水利電氣工事為總督府技師八田與一於1917年設計,台電前身「台灣電力株式會社」興建,以濁水溪為水源,將日月潭加高堰堤成為貯水湖,將湖水引至日月潭西側的門牌潭後,利用落差320公尺的水力推動發電機,產生10萬千瓦電量。該工程從1919年動工、1934年完工。由於民間用電需求激增,1935年又進行水裡坑發電所、萬大水力發電所等「日月潭第二發電所工事」,促使台灣工業化進程加速。

7月1日下午,「南投縣日月潭無償徵用民地轉型正義學會」會長黃進昇帶著記者搭船遊日月潭,他指著教師會館及伊達邵碼頭說:「以前日月潭沒這麼大,面積僅5.75平方公里,當初日本人為了興建電廠,引濁水溪水源,淹沒良田土地,將日月潭加高堰堤,成為儲水湖。現在全潭8.27平方公里,沉在潭底的120萬平方公尺土地(約5個大安森林公園),8成是我們2家姓黃的家族所有。」

建發電廠 強徵土地

為了證明所言不虛,黃進昇上岸後拿出一張斑駁、老舊的日治時代土地謄本,向記者說:「你看!上面寫著『黃鳳山、寄附』等字樣,黃鳳山是我祖父,而這些地都是寫幾番、幾番,現在都沒有地號了!」

黃進昇指著湖畔說,沉在日月潭底的大批土地,當年都是他們家的。

黃進昇說,日文的「寄附」是贈與的意思,後來台灣人也引用為政治獻金或餽贈之意,被迫寄附最多的是有「台灣最後一個通事」之稱的黃玉振家族,他的後代子孫現在也是學會的會員。

他說,當年黃玉振是世襲的第四代通事,第一代黃漢在清乾隆52年被任命為化蕃六社通事,有朝廷授與的三山湖海契,日月潭周遭的水社大山、貓囒山、崙龍山及日月潭,也就是現在的南投埔里、國姓、魚池三個鄉鎮,俗稱水沙連這一帶的土地,全都是黃通事家族的,他們是墾首,到了日治時代,傳至第四代黃玉振,結果土地全被日本人給奪走。

  1. 黃進昇指出,日治時代的地籍資料寫「寄附」,其實就是強占。(讀者提供)
  2. 黃進昇透過日治時代的戶籍資料(圖),進一步調出詳細的地籍資料。(讀者提供)

至於黃進昇的高祖父(曾祖父的父親)黃東綺則是醫師,傳至他的祖父黃鳳山,土地也都沒了。黃進昇指著謄本說:「這些土地一代傳一代,日本人都有紀錄,但最後全歸總督府。」

黃進昇進一步解釋,當年日本人為了建造日月潭發電廠,以寄附方式,強徵120萬平方公尺土地。父親告訴他,日本人先進行測量,再把興建水庫後會淹沒在潭底的土地一律改登記為寄附,既沒跟他們協商,也用不著脅迫,就直接通知住戶搬遷。但地上物如牛棚、雞鴨寮、房子,則給予微薄補償,將近200戶人家就這麼星散了!

政府接收 轉手財團

至於水平面以上、要蓋建物的土地,日本人倒是規規矩矩地花錢徵收、購買,如今這些地多半屬於台電所有。另外還有更廣闊的山坡地,總督府當年一紙行政命令,規定山野林地一律收歸國有,許多百姓開墾的土地就這樣被強取豪奪。

當年日本人將日月潭邊土地以「山野林地」之名收歸國有,如今1坪200萬元,均屬財團所有。

黃玉振的孫子黃文基指著某財團興建的五星級大飯店說:「這間飯店的總統套房住一晚要3萬元,土地是全埔里最貴的,一坪要200萬元,這些地原本多半是我們2家『老黃家』的,但後來都以山野林地的名義,變成林務局的,還有的則在國民黨接收後,輾轉登記成私人土地,最後都變成財團的了。」

為了追索不知何時才會姍姍來遲的正義,黃進昇在15年前從國小校長職位退休之後,開始研究文獻,起初找不到土地所有權的證據,後來他以戶籍謄本向地政事務所申請日治時代的土地謄本,終於查出沉在潭底、消失的土地,是被寄附的鐵證,於是展開他的轉型正義之旅。

非屬權責 拒絕受理

一開始,黃進昇只能單打獨鬥,他檢附文獻資料向南投縣政府及內政部申訴,但內政部表示,日本政府並非徵收未給價,依現行法令,屬贈與、寄附者不能求償,因此拒絕受理。

後來民進黨再度執政,行政院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經人指點,勸黃進昇成立法人,利於打官司、與機關交涉,黃進昇進一步查出約200戶被寄附,依這些資料從周遭認識的親友找起,再往國姓鄉、南投市、水里鄉等地探訪,終於找到石姓、游姓、陳姓、賴姓、莊姓、廖姓等30個被害家族,大家一起奮戰,成立學會,並於今年1月將整箱資料送到促轉會。

  1. 黃文基出示祖先黃漢當年擔任化蕃六社通事的各式官印。
  2. 黃文基出示祖先黃漢當年擔任化蕃六社通事的各式官印;他的祖先黃漢,是水沙連墾首。(黃文基提供)

不過,促轉會今年5月回文,表明該學會陳情「南投廳五城堡水社庄黃來等人土地權利受侵害乙事,非屬本會權責」。促轉會認為,根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三條規定,所謂威權統治時期是指1945年8月15日(終戰日)到1992年11月6日(國會全面改選),日治時代不在此範圍,因此拒絕受理。

黃進昇說,他私下向民進黨人員打聽促轉會,因東廠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加上代理主委楊翠上任後,提出鈔票改版,引發朝野反彈,變得非常低調,只想做白色恐怖冤獄調查,不敢碰土地侵占等不義事件,根本是只做半套!

寄附贈與 不予補償

為了討回公道,學會特別委託律師陳建三研究法律,準備再次向促轉會申訴,並考慮提起行政訴訟。陳建三指出,對於日本人侵占台灣人民土地的爭議,國民政府來台後頒布《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對徵收卻未給錢的一律發還,但規定寄附、贈與不予補償,等於國民黨接收了強盜搜刮的贓物,卻不好好處理,讓人民受到損害,這難道不是促轉會該處理的嗎?

律師陳建三指出,寄附實際是強奪,國民政府當年應該要補償。

陳建三還說,促轉會拿《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三條推託,更是漏洞百出。第一,《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是在1947年12月頒布,屬於威權統治時期。第二,1945年8月15日終戰日到同年10月25日光復日,台灣仍屬日治,這2個多月日本人統治的末期,也被促轉會認定是威權時期,所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適用範圍應跨越日治時代。

促轉會以「寄附」惡行是在日治時代發生為由,拒絕受理此案。

陳建三強調,撇開法律的枝枝節節,真正應該聚焦的是,所謂寄附到底是心甘情願的奉獻?還是不樂之捐?或以寄附之名、行強徵之實?若是強徵,依國民黨的《台灣省土地權利清理辦法》,當年就該補償,促轉會明知百姓有冤,也知道日本總督府強占民地,卻睜眼說瞎話,把燙手山芋推給南投縣政府。

另外,陳建三指出,關於此案,台電公司以及國史館有許多資料,中央的促轉會絕對比南投縣政府更適合進行調查,除非轉型正義是玩假的,否則不該如此推託。


更多鏡週刊報導
【偷拍光碟大和解1】偷拍情仇16年 澎恰恰:我欠盧靚一個道歉
【議員耍官威1】安親班得罪大樁腳 北市議員李慶元嗆:我就是要你關門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地方熱門新聞

《ETtoday新聞雲》最新民..

花蓮中橫台8線落石砸車 今晚雙..

不二坊宣布公休4天!蛋黃酥代購..

中壢連18年封街!萬人烤肉壯觀..

參拜人潮多寡惹議 顏清標:不然..

大溪新勝社飛龍團 日本成田演出

土地公廟蛇蛋 孵出7條紅斑蛇

琉璃蟻入侵南台灣 居民晚上不敢..

翁探女詭迷路百里 躺3天第一句..

女醫生開刀開錯手 3歲男童白痛..

嚴禁攜帶豬肉 海巡攔檢439船..

檳榔妹「安全帶神裝」8條線猛勒..

中壢最強「萬人中秋烤肉趴」 封..

歌唱比賽陳亭妃奪冠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