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台商帶出4200黑人志工 守護辛巴威十餘年

▲▼64歲的朱金財帶出辛巴威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文/林佳予

朱金財,30多歲從台灣移民非洲設廠,歷經政局動盪4次被洗劫,不忘在當地做布施的工作,儘管為了投入慈善,曾被感染、經常露宿郊外…,卻不曾退縮。如今64歲的朱金財帶出當地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回想起災民失去親人的悲痛,朱金財忍不住再次鼻酸。

來自台灣的朱金財在1989年移民南非設廠,1995年前往辛巴威,一開始經營順利,但因政局動盪,8、9個月裡,朱金財的店面多次被上百位暴民洗劫一空,留下的只有催淚彈的彈殼。

當時損失約3千多萬台幣,保險公司要求走訴訟路線,2年多後,原本就確認能勝訴的理賠金額終於下來,但通膨後換算成台幣只剩下幾千元,損失金額和實際理賠相差8千多倍。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家人得知後一直希望朱金財回台,當時40多歲的朱金財想著全家在辛巴威10年了,也擔心小孩改變求學環境會適應不良,於是繼續留在辛巴威打拼。

2006年,朱金財得知在辛巴威能看到台灣的電視台包含公視、大愛電視節目,立刻安裝,看大愛電視時,看到慈濟志工的付出,讓朱金財很震撼。

原來,當時的朱金財假日常買物資到郊區關懷貧民,但從不會想到要幫忙自己住的首都的人民,因為公司就是在首都被搶。而慈濟志工「沒有分別心」的態度,讓朱金財改變自己的態度,對貧民的布施不再有分別心。

自許成為慈濟人的朱金財,為了多認識慈濟,經常搭機前往南非上培訓課程,目前是辛巴威的慈濟窗口,也一步步帶著當地黑人成為志工,在辛巴威進行發放等慈善工作。自己也拿起剃頭刀為患白癬、頭蝨的學生理髮、施藥,初期因為口罩不夠沒有戴口罩而受感染、突然無法言語,也用壞了2百多個剃頭工具…。但朱金財仍不受影響,還自嘲是最佳理髮師。

2019年3月熱帶氣旋伊代侵襲東非,在辛巴威,河水暴漲沖斷橋樑、土石流淹沒村莊。當地國防部長來電請求支援,得知重災區主要道路、聯外橋梁中斷,朱金財知道災區飲食的需求,立刻帶著志工,扣除人坐的位置,滿載一車的麵包、淨水劑等約1.2噸物資前往重災區。平時7個小時能到達的災區,災後繞路花了10幾小時車程。途中路況崎嶇泥濘幾度受阻,仍挺進災區救災、勘災。

▲▼64歲的朱金財帶出辛巴威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64歲的朱金財帶出辛巴威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慈濟志工安撫著驚惶的村民,了解他們未來的需求。倖存村民向朱金財表示,小孩與先生都不見了,「儘管找到的是遺體,讓他們入土為安,我才能得到一點慰藉。」每次想到災民失去親人的悲痛,朱金財忍不住鼻酸。

災後至今,朱金財持續進行後續發放、救災工作。平時在城市要加油至少得排隊4小時,災後最長曾等7個小時才買到汽油,有時甚至買不到。為賑災奔走的朱金財一度落下男兒淚,但想到這些災民,朱金財擦擦乾眼淚繼續往前,光是災後到4月,就發放超過1萬7千人次的物資。

▲▼64歲的朱金財帶出辛巴威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辛巴威慈濟窗口朱金財表示,台灣真的很有福報,打開水龍頭就有水,物資什麼都很足夠。但自己會繼續在辛巴威投入慈善工作,未來會繼續在災區發放、修建災區學校。

▼辛巴威慈濟志工長期關懷貧戶,更啟發鄉親的愛心,伊代風災後當地人民捐出家中的二手衣和鞋子等,託付慈濟人帶入重災區。圖為朱金財代表收下。

▲▼64歲的朱金財帶出辛巴威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災後迄今,慈濟在辛巴威持續進行救災工作。

▲▼64歲的朱金財帶出辛巴威黑人志工4千2百多位。2019年伊代風災重創辛巴威,朱金財與黑人志工帶著物資挺進災區。(圖/慈濟基金會提供)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