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泓旭談「陸生共諜案」始末:被陷害的!

▲▼陸生共諜周泓旭收押滿1年2月,高院8日庭後決議當庭釋放。(圖/記者楊珮琪攝)

▲周泓旭2012到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系讀碩士。(圖/記者楊珮琪攝)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台灣首起陸生共諜案被告周泓旭2017年被羈押,於去年5月期滿釋放,但他目前仍被禁止返回大陸。周泓旭表示,台當局此案的偵辦及審理過程「不公、不義」,目的就是靠打壓統派來向蔡英文表忠心,並靠製造「共諜案」來轉移台灣民眾對當局執政不力的注意力。

據《環球時報》報導,台當局目前以調查「新黨青年軍案」為由,禁止周泓旭回大陸,且不允許他工作。周泓旭表示,現在,我的3張銀聯卡都沒法使用了,但大陸銀行說沒有問題,看來可能是台灣做了某些處理,導致現在連家裡寄生活費給我也不行了,「這是台當局對我生存權極大的侵犯。」

▲▼陸生共諜周泓旭對鏡頭說:「台灣司改刻不容緩。」(圖/記者吳銘峯攝)

▲周泓旭對鏡頭說「台灣司改刻不容緩。」(圖/記者吳銘峯攝)

「共諜案」是被陷害

對於「共諜案」,周泓旭表示,自己是被陷害的,在2016年時有一位自稱台灣「外交部」人員的A男出現,並以「想辭職去大陸做生意,希望能認識幾個大陸官員」為由頻頻接近他。

他表示,接下來四五次見面,都是對方主動提出聚會吃飯,並送蛋糕等,讓人很難拒絕,「說到這裡應該注意,如果我是台當局聲稱的所謂「共諜」,那是不是我應該更主動聯繫才合乎邏輯」,但後來在法庭對質時,A男就說「沒有、記不清了」,檢察官也對這個細節既不否認也不查證,因為不公開審理,所以可以堂而皇之「耍流氓」。

周泓旭稱,他2017年2月以一家公司董事的身份再次來台灣,想跟台灣做創投的朋友交流,這純粹是生意上的事,因此少不了應酬,互相介紹商業伙伴;有一次A男在酒局上纏著讓他介紹大陸官員,並表示自己還在「外交部」,可以在海外見面。

周泓旭說,當時被問煩了,就半開玩笑的隨口說「你去日本,我給你介紹高官」,其實有腦子的人都明白,這是不想撕破臉;酒局結束前,A男神神秘秘的掏出一個牛皮紙袋,上邊印著「中華民國外交部」之類的字眼,並表示「這東西給你」,「當時我就拒絕了,結果僅僅隔了一天,我就被抓到一個偏遠的山區」,後來按照律師的講法,牛皮紙袋是「誘餌」,如果當時接了,當場就會被抓。

▲▼周泓旭這次開庭爆料本案乃軍情局自導自演。(圖/記者吳銘峯攝)

▲周泓旭曾在開庭時爆料本案乃軍情局自導自演。(圖/記者吳銘峯攝)

被捕後的經歷

周泓旭說,當時調查人員衝進他家搜名片,發現幾百張名片大部分都是創投圈的,只有三四張大陸公務員的名片;其實這都是在一些兩岸交流活動上隨手交換的名片,什么都說明不了,但調查人員卻如獲至寶,認為終於發現「跟大陸的聯繫」了。

周泓旭稱,由於沒有實際證據,台當局為了讓他認罪就想了別的方法;有一次,一個調查人員在車上說「泓旭,你跟我兒子差不多大,青春不能都這么浪費了。你現在如果認罪,我們就給你寫句『態度良好』,因為你這不是什么大罪,按『國安法』就是判5年以下,你未遂就2年半以下,如果態度好刑期還能減到1年3個月以下,你現在已經出了這個事,不會無緣無故放你的,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

周泓旭說,我承認我被說「動」了,畢竟被羈押禁見期間就吃了不少苦頭;所謂「羈押禁見」就是與另外一個或兩個人一起被關在四五平方公尺大小的房間裡,吃喝拉撒睡都在裡邊;如果睡覺平躺,肩膀會緊貼著另一個人的肩膀,而這個人或渾身刺青,也可能吸毒;因房間潮溼,很多人身上都生了瘡,在約6個半月的時間裡,「除了出去開庭,我基本就待在這個房間裡。」

審判「不公、不義」

周泓旭表示,首先是「釣魚執法」,也就是「先射箭再畫靶」,剛被抓時,他還天真的覺得因為自己在酒桌上亂說話,害了A男,「後來我才知道,我和A男平時交往的整個過程都被錄音,但在法庭上他只截取出對自己有利的錄音」,蔡英文上台後,台灣一些情報界的人想要表忠心,照台當局這種方式,要製造多少「共諜案」,都能製造得出來。

至於現在為何還不能回大陸,周泓旭說,把他定成「共諜」就達到民進黨當局的政治目的了,綠營是想借此炒作「大陸滲透」、「中國威脅」,來為「台獨」行徑找藉口;如果台灣民眾都把注意力放在所謂「大陸滲透」上的話,當局經濟上做得再爛,施政上做得再不給力都沒關係。

周泓旭說,這應該是台當局真實的目的,所以台當局必須把他留在這裡,因為辦案人員知道,新黨那些人的案子辦不下去了,他們必須要弄一個大陸人,和新黨的人湊在一起就是個「組織」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22歲女星《AV帝王》桌下挑逗男同學 大露腋毛裸身激戰山田孝之!!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