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煩?莎士比亞創作時可能靠「呼麻」找靈感

▲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有「麻」煩?(圖/翻攝自網路)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被懷疑創作時會吸食大麻以汲取靈感。

14年前首度提出此一說法的南非科學家薩克萊(Francis Thackeray)近日再度發表報告指出:分析了24個從莎翁位於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Stratford-Upon-Avon)的故居花園及其周邊地區挖掘的菸斗,發現其中4個有殘留的大麻物質。而莎翁《十四行詩》(Sonnets)第76篇中,更進一步暗示他自己有吸食大麻的習慣。

任教於約翰尼斯堡「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的薩克萊教授,7月時在《南非科學期刊》(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Science)發表報告說,他獲「莎士比亞故居信託基金會」(Shakespeare Birthplace Trust)出借24支來自莎翁家鄉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的菸斗,他利用「氣相色譜法」(Gas chromatography–mass spectrometry)進行分析後發現 ,其中8支發現有大麻殘餘物,當中4支來自莎翁故居範圍。

薩克萊認為,分析結果顯示莎翁可能在創作時使用大麻刺激靈感。 當中兩支在自莎翁故居附近發現的菸斗,更顯示有使用過古柯葉(coca leaves),但這位偉大作家似乎拒絕使用更強效的麻醉品。

薩克萊表示,在伊莉莎白一世時期,大麻與古柯葉被認為只是「另一種菸草」。早在莎士比亞出生之前,大麻在歐洲存在已超過百年歷史。而古柯葉儘管是原產於南美洲,拜探險家德瑞克(Francis Drake)所賜,當時已輸入歐洲。薩克萊認為,使用藥物是當時社會的流行風氣。

他指出,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第76首裡的詩句:Why with the time do I not glance aside/To new-found methods and to compounds strange?(為何我不跟隨潮流,眼光追逐新穎的語法辭章)/Why write I still all one, ever the same/And keep invention in a noted weed(卻情有獨鍾,總執著於同一創作語法?),即暗示了莎士比亞有「呼麻」習慣。

莎士比亞是擅長使用雙關語的大行家。Compounds strange亦可指「奇特的化合物」,Invention in a noted weed或可解釋為「藉著大麻引發的神思」。因此上述兩句也可「還原真相」譯為「為何我不願跟風嘗試新的藥物,而執著於從習慣的大麻中汲取靈感」?這裡暗示,這位偉大作家似乎拒絕使用強效的麻醉品。

英國文學史上,憑藥物激發創作靈感的例子所在多有。最膾炙人口的例子,即是19世紀浪漫派詩人柯立芝(Samuel Taylor Coleridge)的《忽必烈汗》, 據了解即是他在吸食鴉片後產生幻覺而寫下的經典名篇。原文及更多照片請看這這裡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