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逛展覽沒用!畫家建議觀眾「留時間」:每幅畫都會在你身上發揮力量

▲▼女性畫家茱莉.梅雷圖(Julie Mehretu)。(圖/取自維基百科)

▲女性畫家茱莉.梅雷圖(Julie Mehretu)強調,觀眾需要留很多時間欣賞畫作,讓每一幅繪畫都在他們身上發揮力量,光是快速瀏覽是不夠的。(圖/取自維基百科)

文/梅森.柯瑞(Mason Currey)

摘自/聯經出版《她們的創作日常

女性畫家茱莉.梅雷圖(Julie Mehretu)1970年生於衣索比亞,長於密西根州,她先在卡拉馬祖學院(Kalamazoo College)和羅德島設計學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學習藝術,1999年移居紐約。她以抽象圖案、建築草圖和如書法般的筆觸所作的多層次繪畫聞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9年,曼哈頓下城高盛(Goldman Sachs)大樓的大廳中,掛上了她寬23長80呎的作品《壁畫》(Mural),具體呈現了上述元素。這是艱鉅的工作,梅雷圖和多達30位助理花了兩年的時間才完成。在《壁畫》之後,梅雷圖把她的作業規模縮減至幾個助理組成的核心小組,其中幾位已經與她合作多年。「我不必以任何方式管理他們。」梅雷圖在2016年說:「是他們在管理我。」

梅雷圖住在第118街,她的畫室在第26街,每天都要往返西側公路(West Side Highway)。她說:「沿河行駛這段路,可以讓我紓壓,進入工作。開車回家,則是讓我由畫室解放,回到人生。河流的質地、河水的顏色、天空和雲層的色彩—全都成了由畫室到家以及由家到畫室往返運動的一部分。」

梅雷圖盡量在上午9點至9點半之間到達畫室,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瀏覽電子郵件,不過不一定會回覆。(她說:「我總是逃避回覆電郵。」)接著她戴上耳機(通常是收聽播客或有聲書),然後她會在工作室中來回走動,凝視她正在進行的繪畫,想找到一個「入口」。她說,然後「我通常就開始工作。」

梅雷圖一直工作到午餐時間,通常她都和助理一起在畫室用餐。午餐後,她會戴上耳機繼續作畫,或者坐在椅子上閱讀30分鐘至1小時。她盡量在下午5點半或6點離開畫室,趁兩個年幼的兒子上床前,和他們相處幾個小時。以往梅雷圖工作的時間更長得多,但她認為自從有了孩子之後,自己實際上更有生產力。她說:「我現在能夠更明智、更有效率地運用時間,不會像以往那樣浪費時間。」有時候,她會在兒子上床睡覺後回到畫室,但她盡量避免這樣做,而利用晚上充電,讓白天工作時更有力量。

在畫室裡,梅雷圖有時會感覺時光飛逝,但是她說也有時候:「進行得不那麼順利,感覺就像是苦差事。」她說,偶爾會有半天甚或一整天的時間:「你注視又注視,卻找不到入口。」發生這種情況時,她可能會去散散步,參觀畫廊或博物館展覽。但通常留在畫室裡最有生產力。

梅雷圖稱繪畫為「以時間為基礎的媒體」,並強調觀眾需要留很多時間欣賞畫作,讓每一幅繪畫都在他們身上發揮力量;光是快速瀏覽是不夠的。

梅雷圖花了「很多時間」觀賞自己的畫,她說這樣做是為了「擺脫自己」。有時,「我的頭腦妨礙了我,把事情弄得一團糟」—因此她必須擱置或拋開自己日常的念頭,才能真正進入工作。沒有其他的捷徑。

梅雷圖說:「在生了第一個孩子後,我雖然人在畫室,卻並沒有在工作,只是凝視—我對此深感內疚。後來我明白它是這個過程的重要部分,許多事物都來自於憑著你的直覺和作品建立關係的過程⋯⋯這對工作並非理性的知識,而且我認為在和以時間為基礎的作品共度經驗中,這樣的情況會一再發生,因此我對它已經更加自在。」

▲▼美國作家梅森.柯瑞(Mason Currey)新作《她們的創作日常》。(圖/聯經出版社提供)

★本文作者梅森.柯瑞(Mason Currey),摘自聯經出版《她們的創作日常》。此書窺探143位女性藝術家,如何繪畫、寫作、表演、導演、編舞、設計、雕刻、作曲⋯⋯如何迫使世界為她們和她們的成就,騰出空間!她們的作息、迷信、恐懼、飲食的習慣,和其他精準或不那麼精準的儀式,召喚她們的意志力和自我紀律,讓她們保持樂觀和戰鬥力,創造她們的作品。「她們究竟是怎麼辦到的?」請看看這143次嘗試回答的答案。

►我們的美麗就用白紙黑字寫下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今年才剛買...開朋友新車撞公園 鐵門凹陷車頭全毀維修費估破30萬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