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當兵站哨還要苦!醫護穿隔離衣「憋尿禁食2小時」:只能忍耐

記者蔡儀潔/綜合報導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醫院拉高管制層級,門口的護理師必需輪班穿上整套隔離衣,除了悶熱之外,還得2小時不能喝水、不能吃東西,甚至不能上廁所!梧棲童綜合醫院的緊急救護科主任黃泰霖就直言,比當兵站哨還要苦。不過這些還比不上心理壓力,他們最擔心的,就是把病毒帶回家傳染給家人。

▲桃園長庚紀念醫院醫護人員在大門落實為入院門診患者測量體溫、旅遊史查詢等防疫措施。(圖/記者沈繼昌攝)

▲桃園長庚紀念醫院醫護人員在大門落實為入院門診患者測量體溫等防疫措施。(圖/記者沈繼昌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據《東森新聞》報導,在疫情期間,醫院的防護比平常更家嚴謹,護理師穿著全套隔離衣戴頭套、手套、面罩和N95口罩,把自己包緊緊。2小時後好不容易換班了,脫下一身裝備,臉上出現口罩的2道壓痕,還有一頭汗水。

以梧棲童綜合醫院為例,每位護理師一天都要輪2個小時的門口檢疫人員,最多要值4個小時,有的醫院也會視人力,讓護理師穿著防護衣連續6到8個小時,還得面對各種病患,不論是生理還是心理壓力都飽受煎熬。

c

▲李姓護理師表示就是只能忍耐。(圖/翻攝自東森新聞)

李姓護理師在受訪時說,現在還沒有到真正的夏天就已經會流汗,然後這2個小時都不能喝水吃東西,也不能廁所,「就是只能忍耐。」不過讓她壓力更大的,是擔心傳染給家人,「就不太敢回去,或是跟太多親朋好友接觸。」

除了分件式的隔離衣之外,接觸高風險病患就需著全套式防護衣,在負壓隔離病房短則10分鐘,最長可能也要一兩個小時。該院的緊急救護科主任黃泰霖直言,「非常的辛苦啦」,以前當兵站哨有時候長官沒看到,還可以偷偷抓癢、偷偷換個姿勢,那像我們護理師在站,就是很嚴格的規定。

除了悶熱外,黃泰霖指出,有時候有些比較著急的民眾或家屬,他可能會對檢傷人員有一些比較不理性的言論出現,「這也是我們第一線檢傷人員都要默默承受的。」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