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3年!她痛苦PO文「後悔上北一女」 刪光所有同學FB...回不去

北一女,校服,學生,校服混搭(圖/記者周宸亘攝)

▲考上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是無數國中生的夢想志願。(圖/記者周宸亘攝)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在台灣,無數父母和年輕學子將考上第一志願學校視為無上的榮耀,每次大考結束,名列建中、北一女代表著成功,但踏入校園後才是考驗。一名北一女中畢業生發文,痛陳畢業超過6年,仍無法擺脫夜晚不斷的噩夢,那3年的時間重創心靈,成績不佳、交不到朋友,個性也變得勢利、愛比較。

北一女校友19日在Dcard貼文,表示前幾天是母校的校慶典禮,雖然不想知道,但還是不小心在社群上瞥見,「你們一定不會相信,已經出社會工作2年多了的我,仍然常常在夜裡做關於北一女那3年的噩夢。」她說,現在仍頻繁夢見北一女時光,上學快遲到、作業忘了帶、被班上同學冷落、體育課找不到朋友練習,夢中同學成績很好,有著好朋友陪伴,「我什麼都沒有,又沒有存在感。」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樣的噩夢持續困擾她,有時候夢醒眼睛睜開,一片漆黑還以為正睡在高中那張床上,分不清楚夢境和現實。她說,北一女那3年過得非常不快樂,畢業那天看著同學在臉書上開心貼文,「北一女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三年」、「再問一百次仍然不後悔來讀的地方」,實在受不了折磨,於是就把高中同學都從FB上刪掉了。

▲校園,學童,作業,考試,偏鄉小學,少子化,教育,升學。(圖/記者謝婷婷攝)

▲全心苦讀的背後,社會忘了教孩子更重要的東西。(圖/記者謝婷婷攝)

那些照片、貼文再再刺傷她,彷彿全世界只有她讀北一讀得不開心,是唯一的失敗者。儘管刪除了所有高中好友,噩夢仍揮之不去,個性也有了大轉變,變得很愛跟人比較,比外貌、學歷、工作,最後比誰過得幸福。明明知道這是錯的,也不想再繼續痛苦下去,但比較的心態如同血液般流經全身,「像心跳一樣無法控制」。

她回想起考上北一女之前,是個非常快樂的孩子,從來沒有在乎過成績,也不在乎過那些表面的光鮮亮麗。9月時,她在新聞上看見一位高一學妹才開學5天就跳樓自殺的,對那樣的壓力、掙扎和痛苦有深刻體會,「她才讀5天,就提早看清我這幾年來所受的苦了,北一女中,一個讓我從此變得不再像自己的地方。」

看完這樣的故事,許多網友感到不捨,紛紛給予鼓勵,「沒事了,妳畢業了,現在該過妳自己的人生,別被束縛了」、「很慶幸你撐過來了,現在好好迎接接下來的人生」、「只能說你的心態需要調整,有時候自卑是會被看穿的」、「拍拍加油,已經離開那邊,應該要給自己新的生活。」

▲▼北一女,校服,學生,校服混搭(圖/記者周宸亘攝)

▲今年9月,一位北一女新生的死再次喚起社會關注。(圖/記者周宸亘攝)

而她的遭遇並不特別,有不少北一女和第一志願校友有著相同痛苦,「我也是在北一女時因為課業壓力大得了憂鬱症,真的很辛苦」、「我也讀名校,但那3年完全讓我變得好自卑不敢展現自己」、「我是沒有被排擠,但我讀得沒有很快樂,國中以前讀書好開心,上了高中一切都變了」、「我覺得我在北一過的也不開心,學姐制讓我覺得很痛苦......高三課業壓力大的要死,有種被壓到快窒息的感覺,可是我無法討厭北一」、「本身也是某明星女中畢業,但是高中真的讓我直接喪失了讀書的樂趣,永遠讀不完的書,背不完的東西,睡不夠的每一天。」

今年9月6日上午,家住新北市永和的北一女吳姓新生,疑似因課業壓力太大,選擇跳樓輕生,結束年僅15歲的年輕生命,遺書上頭僅寫著短短一句「不用找了,就是我。」吳姓女學生雙親都念醫科,分別畢業於建中、北一女,從小就給孩子接受扎實的菁英教育,連全家看電影時都會要求當時小學五年級的女兒繳交心得報告。

一條年輕寶貴的生命逝去,美國EDUx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徐宏義指出,台灣社會該反思的是為什麼將學業和分數看得如此重要,孩子的父母早在社會打滾多年,「難道他們不清楚在社會的成就與成功與否,和學業成績毫不相干嗎?」他幾十年來思考、從事教育和教養工作,認為孩子在學校的分數都是假的,讀什麼學校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學會愛好學習、培養好的人格、堅強的心靈,「會生活,愛生活,為別人服務,這就是全部了。」

● 《ETtoday新聞雲》提醒您,請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婦違停接小孩...遭攔開單不配合 警欲逮捕!她飆高音怒吼「非禮」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