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溫柔!遭陳沂求償百萬 雞排妹出庭輕聲軟語:祝她早日康復

記者黃哲民/台北報導

同為網紅的「雞排妹」鄭采勻(原名鄭家純)與陳沂2021年同框直播鬥嘴,陳認為自己的手機門號被鄭公布,害她頻遭網友電話騷擾、終日痛苦以淚洗面,告鄭涉犯《個人資料保護法》,鄭被判刑後再被陳求償精神慰撫100萬元,台北地院今(29日)不公開審理後辯論終結,定於下月(3月)28日宣判。

▲▼雞排妹鄭采勻(原名鄭家純)被陳沂求償100萬元,29日與律師蔡晴羽到台北地院開完庭受訪,祝對方早日康復。(圖/記者黃哲民攝)

▲雞排妹鄭采勻(右,原名鄭家純)被網紅陳沂求償100萬元,29日與律師蔡晴羽(左)到台北地院開完庭受訪,祝對方早日康復。(圖/記者黃哲民攝)

陳沂今沒出庭、委任律師代打,她的律師請求不公開審理以保護陳的隱私,法官准許。庭訊約40分鐘結束,雞排妹今妝容精緻淡雅,受訪時明顯語調變緩、咬字柔軟,輕聲說查過實務判決,若擅自公布人家的電話號碼並加上姓名、身分證字號、戶籍地等個資,每件大約判賠3千元到5千元,若用於營利,可賠到2萬元。

▲▼雞排妹鄭采勻(原名鄭家純)被陳沂求償100萬元,29日與律師蔡晴羽到台北地院開完庭受訪,祝對方早日康復。(圖/記者黃哲民攝)

▲雞排妹鄭采勻(原名鄭家純)被陳沂求償100萬元,29日到台北地院開完庭受訪,祝對方早日康復。(圖/記者黃哲民攝)

雞排妹淡淡說,已請陳沂提出過往這類案件有無判賠幾10萬、上百萬的例子,等了大概半年還沒下文,對於陳沂自稱遭電話騷擾而以淚洗面,雞排妹說陳沂「其實已經性霸凌、騷擾我,長達3年,我們都看得出來,她這3年過得非常快樂,看不出來她有以淚洗面」。

雞排妹補充說,精神痛苦的人,應該不會指示花店把菊花噴漆成黑色,「查我律師(刑案陳姓辯護律師)的事務所地址,叫花店送過去,然後嘲笑律師,讓她的粉絲去攻擊我的律師」。雞排妹表示,台北律師公會已發文阻止陳沂這些不理智行為,因為律師提供專業服務,不應該被扯進這些私人紛爭,「我覺得她那樣的示範,不是很健康」。

▲▼網紅陳沂挨告詐欺出庭。(圖/記者劉昌松攝)

▲網紅陳沂提告主張私人手機門號遭雞排妹公布,因而飽受電話騷擾、為此以淚洗面。(ETtoday資料照片/記者劉昌松攝)

雞排妹本件律師蔡晴羽強調,法官今開庭釐清,確實是陳沂先po文公布雞排妹手機門號全碼,還在直播中不停不停地重複念出來,「過程非常不講理,也非常不理性」,陳沂聲稱只要沒把姓名跟門號連結一起公布就不違法,因陳沂有法律背景並為此自豪,雞排妹相信陳沂說法,才用本件2則po文方式回應。

律師指稱,陳沂反過來說雞排妹造成她100萬元損害,這樣的說法「蠻荒謬的」,陳沂也提不出求償100萬元的依據,但每次案件有進度,陳沂就公開用「黑菊姊」稱呼雞排妹、說要給雞排妹1個前科,以極盡嘻笑怒罵方式發洩個人情緒,陳沂是否真的受到100萬元的精神損害,令人存疑,希望法官能給雞排妹合理判決。

雞排妹神情平靜無波,輕輕祝福先前當街無端挨打的陳沂「早日康復」,但她表示,告陳沂公布她手機門號涉犯《個資法》1案還沒完、還有後續。

▲▼雞排妹鄭采勻(原名鄭家純)被陳沂求償100萬元,29日與律師蔡晴羽到台北地院開完庭受訪,祝對方早日康復。(圖/記者黃哲民攝)

▲雞排妹鄭采勻(右,原名鄭家純)受訪表示,她告陳沂涉犯《個人資料保護法》1案還沒結束。(圖/記者黃哲民攝)

本案源於陳沂與雞排妹2021年5月9日凌晨爆發直播大戰,雙方同框互嗆2小時,許多吃瓜網友連線看熱鬧,戲稱「三斤雞排大戰(陳沂的「沂」被網友拆字惡搞成「三斤」)。雞排妹不甘被陳沂在直播中唸出私人手機門號全碼,也要公布陳沂門號反擊,但僅唸出前4碼,陳沂就尖叫打斷。

雞排妹之後在臉書粉專po文2篇,第1篇公布陳沂手機門號前4碼,第2篇則是用1張咖啡色色卡,註解「我猜想她(指陳沂)目前的氣場,應是這個顏色吧」等語,但色卡有6位數的色碼,不少網友參透玄機,拼湊出陳沂私人門號。

雙方互告對方涉犯《個資法》,雞排妹提告部分,士林地檢署認為雞排妹先前就在臉書公布自己門號,據此將陳沂不起訴,經高檢署發回再議仍不起訴確定。雞排妹一審則被判刑4月,二審認為陳沂先公布、雞排妹才反擊報復,酌減改判雞排妹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9萬元,已上訴。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