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華拚重生|百年老店有SARS經驗 超前部署拚外送回補2成業績

 記者潘姿吟/專題報導

「我們萬華,早就污名很久了!」陳輿安是兩喜號第四代,接受三級警戒降級後的第一個採訪,顯得特別謹慎,時間差不多了,他準備兩喜號創立至今的歷史照片,一張張訴說著曾祖父、爺爺、父親在萬華的足跡,儘管與梳著油頭、穿著時尚的他有點違和。

他笑臉盈盈地說著家族的驕傲,但一聽說要拍照與錄影,馬上嚴肅起身回辦公室,套上一件正式白襯衫,並加上招牌的紅圍兜,深呼吸、走進攝影棚燈前,攝影師喊:「5、4、3、2,開始!」。

萬華已經被污名了半世紀 也受SARS重創營收掉2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和性產業沾上邊的地方總免不了污名。萬華,從老江湖的風花雪月到現今的街友寄居、性工作者出入,「哪一次不污名?萬華已經被污名了半世紀!」陳輿安說,這次更嚴重,直接被扣上了破口的大帽子。

是萬華人的錯嗎?

▲▼三級警戒降級專題:萬華拚重生,兩喜號第四代老闆陳輿安。(圖/記者李毓康攝)

▲▼兩喜號第四代陳輿安,去年落實防疫並啟動外送平台合作機制,佈局了一年。(圖/記者李毓康攝)

▲▼三級警戒降級專題:萬華拚重生,兩喜號。(圖/記者李毓康攝)

2003年的SARS,萬華也是重災區,兩喜號總店就在仁濟醫院旁邊,爆發的時候整個萬華區像死城一樣,廣州街夜市只有兩喜號還開著。

當時風聲鶴唳,他們仍堅持做生意,賺多賺少至少賺員工的薪水,剛好當時準備開西園分店,順勢做門市人員調動,靠近醫院的總店先不營業,西園店則排人輪班,把風險分散。

老店第四代接班就遇到新冠肺炎 第一時間停業自主管理

今年這一波疫情,比SARS更嚴重。

5月13日下午兩點,他在指揮中心公布萬華爆發兩例確診案例時,已經嗅到不對勁,「大部分人還覺得只是零星案例,但我們有過去的SARS經驗,覺得這件事非同小可!後續的爆炸會非常厲害!物資一定有問題!電話會一直進來!」所有可以想像的混亂,已在他的腦海中奔馳。

▲▼萬華兩喜號老照片。(圖/記者潘姿吟翻攝)

▲▼1921年的龍山寺還沒有圍牆,18歲的陳兩喜就挑著扁擔,叫賣魷魚焿,從早食到宵夜。1960年代,市府在龍山寺前空地搭棚、集中攤商,當地人稱「露店」(舊龍山商場)。二代陳清水將攤位移進商場,為感念第一代命名「兩喜號」。(圖/記者潘姿吟翻攝)

▲▼萬華兩喜號老照片。(圖/記者潘姿吟翻攝)

「當時我人在外錄影,當下覺得不對勁,馬上趕回店裡調度!」第一個決策是打烊、停業,讓同仁回家做自主管理,接下來怎麼辦?先看一下風向再做決定。

他沒想到,隔天確診人數20、30例,再隔一天100多例。這一次,一休息就是一個半月,營收只剩不到1/3。

超前部署 老員工訓練有素可應付外送訂單

事實上,早在去年3月爆發疫情時,因國際觀光客驟減,影響兩喜號2成業績。

當時,陳輿安做對了幾件事;首先,啟動員工全程戴口罩、手套、座位區立隔板、酒精消毒政策,「必須把這些當日常!」他面露驕傲說:「也因為早已做足全套防疫措施,才能在自主停業兩周後,收到每個員工都沒事的回報!」同時,也開始大規模與外送平台合作,主要目的是在有餘裕的時候練兵。

問陳輿安,這算不算超前部署,如今是水到渠成?他忍不住嘴角失守,自豪說:「很多人會看得很消極,還在等政府下指令!但我覺得,等決策會來不及,疫情期間總要做些嘗試。」這很不容易,畢竟對年紀半百至6旬的對阿姨們而言,難免會被訂單轟炸造成手忙腳亂,也會因為老花而錯誤百出。

▲▼三級警戒降級專題:萬華拚重生,兩喜號。(圖/記者李毓康攝)

▲▼兩喜號從一年前開始超前部署,與各大外送平台合作,今年再推出兩喜點,外送單絡繹不絕。(圖/記者李毓康攝)

▲▼三級警戒降級專題:萬華拚重生,兩喜號,兩喜點,手機訂餐。(圖/記者李毓康攝)

經過一年的累積,從店內防疫到應付外送單,兩喜號員工已經訓練有素,外送單絡繹不絕。

相較於其他老店被迫轉型外送,兩喜號在有餘力的時候主動前進。這波疫情下的停業期間,他再把強度堆疊,籌備40天推出自家專屬的點餐系統「兩喜點」,目前正上架測試中。

陳輿安說:「疫情之後改變了很多消費習慣,不能再像以前就是我們等客人來。」他這麼想,接下來如果把少的那2成追回來,以後就是多賺的。

►萬華拚重生|三水街魚丸店營收剩3成 挺醫護專屬炸物餐盒成特色

►萬華拚重生|青草店生意剩1成只做宅配 寄件地址還不能寫「萬華區」

► 萬華拚重生|防疫瘋搶物資 老蛋行讓萬華人一定有蛋吃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最強奶媽操場「跳繩7秒」釋放波動 震翻30萬網友:害我浪費2小時...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