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狗腦治狂犬病! 古代人「以毒攻毒」成疫苗雛形

▲古代對於疫病認知有限,得依靠人體實驗歸納出治病方法。(圖/翻攝百度百科)

▲古代對於疫病認知有限,得依靠人體實驗歸納出治病方法。(圖/翻攝百度百科)

記者魏有德/綜合報導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民眾期盼了一年的疫苗也在近期陸續問世。不過,古代人對於疫病的認識有限,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只能透過主動感染,在體內產生特異性免疫功能,也就是先天免疫功能,達到防疫效果。此外,在多部醫書裡也記載以毒攻毒的方式治病,包括取狗腦治療狂犬病、取天花病者傷口膿水塞進鼻內接種等,成為疫苗的雛形。

▲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裡的「治卒有猘犬凡所咬毒方」,便是狂犬病的治療辦法。(圖/翻攝百度百科)

▲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裡的「治卒有猘犬凡所咬毒方」,便是狂犬病的治療辦法。(圖/翻攝百度百科)

這種「以毒攻毒」的概念最早出自東漢王充的《論衡》,書中提出,「夫治風用風,治熱用熱,治邊用密丹」,這種方法被稱為「以類治之」,用白話文形容便是以毒攻毒。

至於如何進行臨床實驗雖然已經不可考,不過,東晉葛洪的《肘後備急方》卻對古代用以毒攻毒的「類疫苗」方式治療疫病,有了文字上的記載。《肘後備急方》裡的「治卒有猘犬凡所咬毒方」,便是狂犬病的治療辦法。

▲狂犬病在現代已經不是無藥可醫的絕症。(圖/CFP)

▲狂犬病在現代已經不是無藥可醫的不治之症。(圖/CFP)

其中,「乃殺所咬之犬,取腦敷之,後不復發。」就是取出咬人發病犬的腦漿,敷在病人被咬的地方。這種方法經過古代人憑藉生活經驗反覆驗證,目的是不想再患同樣的疫病。他們開始學習用搗碎、研磨等方法,將病源的組織、臟器製成「藥物」,作用便如同疫苗般,達到以毒攻毒的效果。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王思佳走光後首談私下心情 哽咽到說不出話:對不起媽媽!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