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好了...更可怕的敵人是歧視 肺炎痊癒者談「社交恐懼」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圖/路透)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肆虐,與社交距離一同拉遠的,還有人心。(圖/路透)

記者陳政錄/綜合報導

回想起出院那天,我問司機「能不能把我送到地下車庫?」他回,「不行,我只能把你放在大門。」還加了一句,「你還知道怕醜。」作為一名新冠肺炎痊癒者,家住武漢的張懷親(化名)回憶起數日前的那場對話,心情仍有點激動,她坦言,當時曾想下車回康復驛站,因為「那裡沒有人歧視我們。」

新冠肺炎疫情自去年底開始,於中國大陸肆虐,近期更於歐美迅速蔓延,在疫病傳播、生死之際,跟著社交距離一同拉遠的,還有人心。據陸媒《新京報》,採訪身處疫情最早的重災區—湖北武漢的一名痊癒者,說起兩個多月來的經驗,確實有些殘酷。

▲▼武漢肺炎痊癒者談社交恐懼。(圖/翻攝自新京報)

▲新冠肺炎痊癒者張懷親從康復驛站離開前,與醫護人員和其他康復者一起合影。(圖/翻攝自新京報)

武漢人張懷親今年51歲,在初期疫情肆虐的短短一周內,她接連失去父母,自己也中招。她回憶,1月13日時,自己曾去過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超市,於1月15日出現咳嗽、發燒等症狀,但「那時候對新冠肺炎沒有認識,以為是普通發熱」,最後一起辦年貨的父母,也發燒了。

到1月26日早上,父母輾轉了3家醫院才看到病,1月30日作核酸檢測,2月2日確診當晚,「媽媽就斷氣了」,然後原本是部隊的空降兵,體質很好的爸爸也每況愈下、呼吸困難,直到2月5日凌晨轉送到湖北省人民醫院東院,「那是我見我爸爸的最後一眼」,2月9日上午他就走了。

張懷親坦言,自己其實從1月15日後,就沒有症狀了,直到2月20日,才作為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人員,被要求去隔離點隔離,第一天哭了一晚、絕食了一晚,甚至想過自殺。第二天晚上,張懷親被通知確診,屬於輕症者,然後被轉到江漢經濟開發區方艙醫院。

▲▼武漢肺炎痊癒者談社交恐懼。(圖/翻攝自新京報)

▲肺炎痊癒者回首當年在方艙醫院、康復驛站的日子,醫護人員陪伴給他們許多動力。(圖/翻攝自新京報)

她回憶,知道確診消息的一瞬間是害怕的,甚至想起爸爸媽媽,既思念也為他們難受,直到與病友互相交流、身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陪伴,才慢慢不再封閉自己,直到從方艙醫院痊癒出院,到所謂的「康復驛站」隔離,站方甚至在她3月19日離開驛站當天,剛好組織了一場羽毛球賽。

但痊癒並經隔離期滿回家後,新的挑戰降臨,張懷親回憶起接送司機的話,那時候非常難接受,她甚至說了「我要下車,我要回康復驛站,那裡沒有人歧視我們。」後來在社區管理員的溝通下,把車子開到地下車庫,從那邊坐電梯上樓回家。

有了這個經驗,儘管當地出入管制陸續解封,她坦言,「目前我還沒有出門,我還是很怕的」,包括復工後如何面對同事,疫情結束後的社交,都可能受到很大影響。張懷親甚至覺得,「我可能不會主動跟人家社交了,或者說我的社交範圍可能會侷限於病友圈。」因為彼此能互相理解,對社會上的其他人,第一,怕讓人家為難,第二,也不想給人家歧視自己的機會。

她補充,自己最後選擇捐獻血漿,希望能對醫護人員和仍未康復的患者提供幫助,這幾天有鄰居送來物資,也有人對他說「歡迎我回家」,心裡才比較踏實。回憶這段時間,她坦言,「最深的體會就是感恩,也希望把愛傳遞出去。」

▼肺炎疫情延燒下,各地於爆發初期均採取各種封鎖措施,避免非必要的人員往來、接觸。(圖/路透社)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警察嚴格把關封閉道路。(圖/路透社)

►修圖修到厭世!這款CP值很可以

▲新冠肺炎(COVID-19)防護路線圖。(圖/黃麒文 製作)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養了2年米克斯原來是「喜德」 無修圖本尊照讓網笑瘋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