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槍獵人2次替六福村「擦屁股」 這次打死狒狒成輿論箭靶

▲▼槍殺狒狒林姓獵人到案說明。(圖/記者陳以昇翻攝)

▲林姓獵人被控開槍打死狒狒,淪為輿論箭靶。(圖/記者陳以昇翻攝)

記者柯沛辰/綜合報導

六福村坦承東非狒狒從自家園區逃脫,但其實「弄丟動物」並非首次,早在40多年前就曾有6隻外來種「埃及聖䴉」逃脫,最終繁衍超過上萬隻,清除費用也由全民買單。事實上,這次開槍打死狒狒的林姓獵人,平時就協助林務局清除埃及聖䴉,可以說兩次事件都在幫六福村處理善後,卻成為輿論箭靶。

六福村1979年引進6隻「埃及聖䴉」作為觀賞鳥,不料後來遭遇颱風,導致鳥籠被破壞、埃及聖䴉脫逃。由於埃及聖䴉是外來種,在野外無天敵,加上繁殖能力強,繁衍超過萬隻,造成台灣生態浩劫,早期以移除巢穴為主,但效果不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此,林務局2019年起編列7400萬元預算進行移除,各地林管處也聘請獵人,或自行訓練人力,積極投入移除工作,截至2021年底已清除超過1萬6000隻。3月27日當天上午,林姓獵人還在新竹縣湖口執行埃及聖䴉的清除工作,聽聞桃園富岡正在圍捕狒狒,心想距離不遠,便前往支援。

▲▼林姓獵人大多配合新竹縣林務局一起移除外來種埃及聖䴉。(圖/記者陳詩璧攝)

▲林姓獵人平時配合新竹縣林務局一起移除外來種埃及聖䴉。(圖/記者陳詩璧攝)

新北市原住民族狩獵協會批評,六福村管理疏失,導致狒狒逃離,事發至今不斷推卸責任,滿口謊言,還揚言提告,結果害死了一個狒狒,讓原住民狩獵文化再度被汙名化,讓無辜的獵人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協會指出,獵人之所以用獵槍,而非「麻醉槍」,是因為依照《獸醫師(佐)處方藥品販賣及使用管理辦法》第二條,必須由執業獸醫師使用,或在其監督下才能使用,換句話說,獵人本就不會也不能有「麻醉槍」,那是管制藥品。

協會質疑,桃園市農業局跳出來說以為獵人手持麻醉槍,「身為地方動物保護業務的主觀機關怎麼可能不知道麻醉槍是第一類管制藥品?而且麻醉槍與製自獵槍的外觀明顯不同,是肉眼可見的差異,怎麼可能不知道那是獵槍?」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