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向逆轉?單親媽勒斃兒女判死 友揭內幕:她整天睡覺不工作

▲吳女與一對兒女照片上看起來相當幸福快樂,孩子露出燦爛天真笑容。(圖/記者黃宥寧翻攝)

▲吳女與一對兒女照片上看起來相當幸福快樂,孩子露出燦爛天真笑容。(圖/記者黃宥寧翻攝)

記者黃宥寧/台北報導

新北市一名30歲的吳姓單親媽媽,下藥將8歲、6歲的小姊弟迷昏勒斃後,吃下4顆安眠藥欲輕生,最終吳女倖存。新北地院25日判處吳女死刑;吳女的辯護律師強調,「吳女獨自養育2子女,被經濟跟生活壓力逼上絕路」。但有吳女友人踢爆,她真的沒那麼可憐,政府、親友都想幫助她,但她卻自己懶惰不工作,甚至沉浸在愛情裡,更抱怨過孩子阻礙她的幸福,連入獄只惦記給前男友寫信訴愛意。

判決指出,吳女離婚後求職不順,經濟壓力大,又抱怨兩個小孩為何都是她一個人顧,姊弟生病的時候、不舒服的時候,都是她一個人在顧,24小時去哪裡都要顧著他們,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因此萌生「帶小孩一起死」的念頭,於今年2月13日先將小姊弟帶至某汽車旅館,企圖悶死他們,但2個小孩求生意志強烈奮力抵抗,才沒讓吳女得逞;不料吳女竟於2月15日二度下手,先藉故帶孩子去購物散步,小姊弟當時還很開心,沒想到吳女緊接著又帶他們到旅館加以殺害,過程中其實小姊弟都有掙扎,吳女竟加重力道…直到孩子們斷氣才罷手。

從25日判決出爐至今,許多各種聲浪不斷,有網友痛批為什麼吳女哥嫂不給予幫忙;連吳女的辯護律師廖蕙芳得知判決後,痛批法官冷血偏頗,揚言二審見!但現在吳女友人PO文踢爆其實她根本沒那麼可憐。

我今天要說一個勒殺兩子的單親媽媽的故事。
有一位單親媽媽,在外租屋獨自扶養兩個孩子長達7年,在有正常工作的情況下,加上低收入戶補助,政府急救金援助之下,也就這樣過了7年,終於撐到孩子上了國小,最難帶的時期總算熬過去了。
去年間她的生活發生了很多事,開心的交往了新對象,和哥嫂共租房子減輕了壓力,看起來幸福洋溢,卻突然陷入經濟困難,怎麼會這樣呢?
她確實經濟變得很困難,工作確實很不順遂。
她原先從事美髮行業,老闆也允許她接小孩下課後,帶著小孩在店裡工作,之後新對象也資助了一萬多元讓她去進修美髮課程,希望能幫助她努力從助理升上設計師,沒想到上完課之後,表示跟同事不和,也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完全不擔心自己和兩個孩子的生活陷入困難,所以就辭職了。
上課的費用人家也沒有向她討要。
求職過程裡每每要求公司能否配合她接送孩子上下課的時間來改變所開職缺的上下班的時間,想當然爾是不可能的,要不然就是薪水太少了,所以求職時處處碰壁。
之後經友人介紹了一份可以在家工作,時間上頗自由,完全可以符合她接送孩子上下課的時間,也不必風吹雨淋,工作內容類似線上客服,手機在手就能工作,偶爾使用電腦更新網站商品,底薪雖低卻有無上限的業績獎金,剛做幾天後表示看電腦會眼壓高,孩子跟經濟給她壓力太大會頭暈,需要休息,還有工作內容太輕鬆了不適應等等,抱持著相信自己會找到更好的工作的期望下,最後僅僅做了一個月便辭職。
之後便再也沒有找到工作,這才產生了她的工作不順遂。
和她同住的嫂嫂不時幫忙她照料兩個孩子,她自己卻整天睡覺不工作,有人建議她可以做外送或介紹其他工作給她,她都以再看看帶過,每天渾渾噩噩,至此就產生了她的經濟陷入困難。
原本寄望可以和交往對象雙宿雙飛,兩個孩子和自己能依靠男朋友負擔,只是新對象雖然經濟小康,但自己也是單親爸爸,也是必須獨自扶養孩子,且尚有老母要養,因此對於她的自我放棄也無能為力,無法無限上綱的金援,最終導致分手,獲得長期飯票的夢想破滅,從此一蹶不振。
也因為有兩個孩子在無法順利搬入男方家,開始憂鬱失意。
她的FB上總是充斥著她對兩個孩子的母愛,但現實生活卻經常只讓孩子吃泡麵,也沒有為了孩子去積極好好工作,整天睡覺,故嫂嫂在勸說的過程裡,開始了與她的不睦。
終於有一天,她帶著孩子負氣離開哥嫂住處來到汽車旅館投宿,首先想以枕頭悶殺孩子,卻因孩子抵抗未能成功,一計不成又生二計,安眠藥混入果凍後勒殺,過程中孩子曾經掙扎抵抗求她不要這樣,她卻加重力道,驗屍時,孩子的頭上還有傷。
而後自己服食“4”顆安眠藥,些許抗憂鬱藥物配酒飲用,睡著前傳訊前夫,使前夫可以趕來救援。(個人覺得這樣的藥量應該連洗胃都不用,多睡一陣子就會好了?)
至此就成為了想和孩子一起死,但沒死成的可憐單親媽媽。
犯案被關押之後,仍寫信對前男友闡述愛意也擔憂前男友不會再接受她,字裡行間只見她對這份感情的遺憾,這時還有心情想著談戀愛,卻未見隻字片語對兩個孩子的懊悔自責。
而後或許是因為獄中所需花費或其他原因需要錢,便以各種理由寫信給友人及前同事,想詐取金錢,當然都沒有成功。
法庭上,仍舊一面訴說自己的委屈心酸,故才殺害兩子輕生,完全沒有對於自己殺害兩子的悔恨自責,故法官給出了「不可教化、自我、自私、自大、無知」等評語,並下了嚴厲的判決。
不可教化是因為擔心她一有不如意,恐還會以同樣方式解決問題。
天下的單親媽媽、單親爸爸確實都不容易,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有些困境是個人選擇,或許值得同情,但在這故事裡,我認為最需要同情的是無辜的兩子,稚子何辜,法官不畏流言的判決似乎也在為兩個可憐的孩子討些公道吧。
(雖然現在才一審,未看先猜最後判決肯定跟現在不一樣)

▼小姊弟模樣相當可愛,只是再也來不及長大。(圖/記者黃宥寧翻攝)

▲小姐弟。(圖/記者黃宥寧翻攝)

友人呂小姐接受《ETtoday新聞雲》訪問表示之所以會那麼清楚吳女的事情,是因為她也曾伸出援手幫吳女介紹工作,也認識吳女的哥嫂,並且提到她的哥哥、嫂嫂真的很幫助她,甚至也時常幫她顧小孩,被網友罵實在替他們感到相當委屈。她也困惑表示吳女入獄後,還寫信想詐騙錢;不僅如此,吳女入獄後曾委託嫂嫂幫忙變賣她的物品,她不但不感激甚至還埋怨嫂嫂賤賣,賣得太便宜。

呂小姐最後提到,吳女本來冀望可以和新男友一起同居,但這位男友家裡習慣安靜自己也得養小孩和長輩,但也害怕吳女搬進來後就再也請不走了。至此之後,吳女就向同事抱怨「覺得小孩阻礙她追求幸福」。哥哥、嫂嫂至今仍自責吳女負氣出走那天,為什麼沒能將孩子留下,讓她一個人出去就好。

廖蕙芳為吳女辯護律師,對於本案判決,她於26日有提出聲明:
一、本案被告是一位單親媽媽,她的這兩名子女是從出生時起,就由被告一人照顧至案發。被告離婚後工作一直斷斷續續,在案發前二個月甚至是沒有工作,在這樣生活的壓力下使得被告之前曾罹患的憂鬱症在案發前半年復發,被告有尋求醫師治療且有拿藥可以證明,另在法院審理中也有精神科醫師鑑定報告為憑。又被告雖與其哥嫂同住,原本以為可以互相照顧,但沒想到之後因為小孩教養以及生活作息差異,致被告與其嫂不睦,使得被告不得已而必須帶小孩離家出走,最後終至走投無路而要帶小孩共赴黃泉,才發生本案慘劇。

廖蕙芳律師認為,單親媽媽這7年來獨自帶著子女生活時,國家社會制度卻完全沒有幫助,直到她被逼到決定、走上絕路,法官沒有反思國家社會沒有盡到照顧孩童責任,反而責怪她沒有保護子女、剝奪子女生命。廖蕙芳表示將提上訴,「既然是這樣,法官,我們二審見。」

Her今天推出「日本ASHIYA賽馬臍帶白皙無瑕精華」
5ml*2,原價2400元,特價499元
*下殺2折超划算*

認罪了!龍巖創辦人妻侵占善款血拚精品 2100萬用行李箱裝全吐回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他伸右手狂摸「女伴超兇翹臀」 牛仔熱褲向上撩!走光畫面全洩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