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媽媽桌上發現這本書!《童女之舞》影響3代女同志 必收藏夢幻文學2020再版

▲▼曹麗娟《童女之舞》時報出版。(圖/記者林育綾攝)

▲曹麗娟《童女之舞》橫跨3代讀者,也有女大生在媽媽桌上發現這本書。(圖/記者林育綾攝)

記者林育綾/綜合報導

1999年出版的《童女之舞》寫少女同志的心事,也中年同志的惶惑,被稱為女同志圈必讀的夢幻文學逸品!作者曹麗娟說,不知道這本書將觸及「幾乎三個世代讀者」,也有女大學生在媽媽桌上發現這本書,絕版多年後,很多讀者想買卻買不到,加上今年適逢台灣同婚通過週年,由時報文化再版該書「2020祝福版」,讓許多粉絲興奮收藏!

〈童女之舞〉這篇小說,最早在1991年刊登於聯合報,寫2位少女對友情與愛情的想望和探索,從16歲到30歲如生死知己的離離散散,發表距今已30年。1999年集結其他篇小說成書《童女之舞》,距今已經20多年。2012年小說復刻時,她曾經抗拒《童女之舞》重新出版,因為不知道有什麼理由要重新出版,但教書的朋友說,學生買不到;書店的朋友說,沒書可賣;出版社說,倉庫真的一本都沒有了,於是她被說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曹麗娟在2020版自序提到,「2001年後開始在網路社群結識各行各業女同志,從匿名的文字交流到相認。我被展示發黃的〈童女之舞〉剪報,被鄭重致意並傾訴更多關於初戀的心碎往事。於是我才知道,有人在十餘歲結識童女,或二十餘歲,或三十餘歲。大學女孩在她母親桌上發現這本書。高中女孩下課繞至書店,把架上不能帶回家的《童女之舞》取出拂拭再擺好彷彿寄存了自己。也有男孩因著故事憶起青澀純戀的那女孩而忽忽盈淚⋯⋯」

她也說,「我不知道這本書將觸及幾乎三個世代讀者,不知道自己將被帶到他們面前,故事疊上他們眉眼,疊上17歲皎亮額頰,疊上60歲的霧濛瞳仁,疊上女性男性,同性戀或異性戀。這漫長的20年旅途,《童女之舞》已經去到比我能去的更遠處,虛構所攜回的深刻真實已經像點滴輸液那樣在我靜脈裡,悄悄重建了虛構。」

▲▼女同志,女同性戀,同志,同性戀,女女,友誼,姊妹淘,姐妹淘,手帕交。(圖/免費圖庫stocksnap)

▲〈童女之舞〉寫2位少女對友情與愛情的想望和探索,從16歲到30歲如生死知己的離離散散。(示意圖/免費圖庫stocksnap)

要提筆寫2020祝福版新序,她承認起始句無比艱難,不過她在最後寫下,「30年後展開這張地圖往回走,我慶幸自己仍能摸到蹦蹦跳動的初心而非殘骨。初心透過虛構所喋喋不止的,意外預留給往後世代也給我自己的,竟是極直簡的兩字:祝福,是幸好我未與之裂解否則不會寫下的,天真的禱詞。」

性別始終是愛情的難題之一,如今台灣雖通過同婚,但社會對於不同性別氣質和性傾向的接受程度,仍有進步空間。有讀者回看該書表示,4篇故事的角色們都面臨各自的難題與遺憾,「慶幸的是隨著不同篇章的漸進歷程,我們看到了更多可能性的選擇與改變⋯⋯然而20年都過去了,再次回看所謂的文學夢幻逸品,心中仍有無限的感觸。」

七年級作家顏訥讀後也在推薦文提到,「婚姻平權公投之後,世界真的變得更好了嗎?我們還是需要文學,緩一下,再停一下,還有掉隊的靈魂在掙扎,他們還在問,怎麼做,又如何愛?幸好新長起來的一代還能讀到《童女之舞》,多好啊,有這樣的小說,溫柔又暴烈地並行。」李屏瑤也說,「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心裡一直有個純然黑暗的房間,《童女之舞》為我打開第一盞燈。距離第一次閱讀已經過去多年,鍾沅與童素心始終那麼鮮明,溫柔如初。」

►我們的美麗就用白紙黑字寫下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