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當盤旋在孩子頭上的直昇機父母! 張鈞甯作家媽揭教育方式

▲▼知名作家兼世新大學副教授鄭如晴出版《鑿刻家貌》。(圖/記者時報出版提供)

▲知名作家兼世新大學副教授鄭如晴(圖左)是女星張鈞甯(圖右)的母親。(圖/時報出版提供,如下同)

文/鄭如晴

知名作家兼世新大學副教授鄭如晴出版《鑿刻家貌》提到,曾在一本書的序中談到,「根據近期某雜誌的報導,很多新世代家長在孩子的學習過程中,乾脆當起所謂的『直昇機父母』,盤旋在孩子頭上,隨時待命,一發現有所短缺,立刻空降補給,毫不猶豫,恨不能一肩幫孩子挑起所有學習的擔子。多元學習的壓力,讓父母過度操心,直接介入孩子的學習,越俎代庖的現象,反讓孩子失去了很多學習與選擇的機會。」其實不單是越俎代庖,很多父母活在現代,卻在扮演古代書僮的角色。孩子一通電話,就讓家裡雞飛狗跳,昨天忘了帶聯絡簿,今天忘了帶畫畫的材料,明天不知又要忘了帶什麼......,家長疲於奔命。

▲▼知名作家兼世新大學副教授鄭如晴出版《鑿刻家貌》。(圖/記者時報出版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鄭如晴將與兩名女兒張瀛和張鈞甯多年的家庭生活寫成故事。

有一次,看到一個年輕的同事,會開到一半,手機響起,一看是兒子的電話,立刻喊:「慘了!又忘記什麼了!」不久,只見她閃閃躲躲,一會兒人就不見了!原來,她又要為兒子到學校送東西去了。對於孩子的屢屢健忘,父母非但不加糾正,予以機會教育,反而深怕孩子受罰,搶著到學校限時專送。所謂愛之適足以害之,就是這個道理。一聲呼叫就報到的父母,並未幫孩子解決問題,反而助長其東忘西忘,不負責任的惡習,因為天塌下來都有爸媽頂著。有鑑於此,在兩個女兒入小學後,我就言明在先,絕不做書僮跑腿到校送東西。有任何東西忘記帶,就準備領罰,休想請得動老媽。而且我還會感激老師,替我約束孩子建立責任感。

有了這番訓誡,兩個女兒在學校,即使忘了帶什麼,也從不敢打電話求救。鈞甯在小三時,有一次悻悻然打電話回家,說她忘了帶運動褲,上體育課會被罰站在運動場。「那就站啊!誰叫妳忘記!」我慢條斯理回答。「會......會很丟臉......鳴......鳴......全校都在看!」說著說著,她急哭了。「這樣妳才會永遠記得啊!」她知道再求也沒用,只好掛了電話。那個早上,我耳邊一直響起她怕受罰而哭泣的求援聲。

不捨是所有家長的通病,孩子看準了這個弱點,善加利用,知道有難父母擔,因此跟著有恃無恐,漫不經心,老師交代的話,左耳進右耳出。在學校或家裡,今天忘明天忘,都還可以補救。最怕的是積弊成習,將來進了社會,這一忘,可能把自己的整個人生都給忘「掉」。嚴格說來,一再忘記的背後,其實就是少了一份責任心。許多父母應該有這樣的經驗,孩子壞習慣的養成,都是從小事開始,稍一放縱或心軟,小事就衍變成大事。

就拿「忘記」這件小事來說,為免孩子受罰,這件小事只好快快替他代勞。有一必有二就有三,接下來就變成常態,習慣就成自然。一天到晚替孩子跑腿的結果,不但理所當然變成書僮,很快就升格為祕書,整天服侍在側,東叮嚀西叮嚀。父母愈是乾著急,孩子愈是無所謂。最後怒急攻心,一發不可收拾。這樣的戲碼,在很多家庭中常常上演。

古人告誠:「慎德於小事」。就是說習慣的養成,始於細微末節之處,事不因小而忽略。過去堅持不做女兒書僮的結果,我有更多的時間做她們的朋友。因為從小學會自理,她們凡事為自己負責後,做媽媽的就有更多的時間,進入她們的心靈。我們談個人性向、交友、人際關係、學業和未來。

我很慶幸,時間是花在和她們聊天上,而不是在教訓責備的敵對關係中度過。其實,我曾忍下不捨、曾力阻自己當直昇機媽媽的衝動,讓出學習之路給她們,路上或摔跤、或頭破血流,都是珍貴的成長經驗,無人可以替代。做孩子的書僮或祕書,只能幫一時,不能幫一世。

▲▼知名作家兼世新大學副教授鄭如晴出版《鑿刻家貌》。(圖/記者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經時報出版授權,摘自《鑿刻家貌》。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