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為什麼會畫畫又會算數學?斜槓青年是21世紀文藝復興人

▲▼ 達文西為什麼會畫畫又會算數學?斜槓青年是21世紀文藝復興人  。(圖/pixabay)

文/貓頭鷹出版

有人說:今日已無大師,在學科專業化的時代,鮮少有人可以掌握所有知識。
但也有人說:我們應該當文藝復興人,不受限於單一知識,而今日斜槓青年似乎為我們演出了此種跨領域能力。

究竟我們需要的是專業素養還是跨領域技能?

自科學革命以來,學科專業化的發展趨勢,使得人文與科學領域的知識分子分道揚鑣。進入二十世紀之後,知識分工越細,知識分子受限於所學領域,在各自學科範圍內鑽研漸深,難以分身乏術顧及其他知識。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論東西方,在知識領域的學習與發展上,早年並無明確的學科劃分,一個詩人同時也可能是天文學家,一個數學家也可能是畫家。但自科學革命以來,科學作為一個客觀可信的唯一知識漸漸確立,不同於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科學與人類社會進步的連結看起來明顯可見,在二十世紀終於超越人文學科,成為受大眾認可、在教育資源與生涯規劃中佔優勢的一方。

此外,人文與科學之間的角力,尚有另一面向,在於二者之間的鴻溝如何跨越。今日,一個接受正規教育的學生,可能在某個年級就得決定自己要走人文或是科學,並在此後人生中鮮少有機會可以跨越。在這個思考脈絡下,1959年史諾提出了「兩種文化」一詞,他觀察到當科學家提到文學難懂時,多半只會以狄更斯為例,而我們更無法問一位文學家關於質量或加速度等基本物理問題。這種壁壘分明的學科鴻溝需要重視。此外,他認為科學對於人類社會發展具有正向力量,因此為了成為好的領導者,人文領域者應當增加科學素養,科學人也當培養人文興趣。

史諾的思考脈絡當然有許多值得檢視和反思之處。科學與人文是否決然二分,學科專業化是否應當被質疑?但他確實提出了一些需要思索的面向,而且更重要的是,因為他的演講,使得這個思索得以散佈成為眾人關心的事。今日,我們依舊在很年少時得決定自己的專業方向,但大學教育也確實透過通識補足個人專業以外的知識的好奇。

此外,進入21 世紀後,學科的跨領域研究成為顯學。社會上,網絡資訊使得知識取得更容易,使得人人都成為可以信手拈來的文藝復興人,跨領域能力受到重視,斜槓青年的誕生也可是此一表徵。但也有人認為尊重專業有其重要性,素人專家的危險更甚於無知者。關於知識的學習與傳播,尚有許多值得思索之處。

因此,回首史諾的兩種文化,雖不精確,但他提出的問題與指出的方向,依舊能讓我們重新思索在高等教育與普及知識各層面,人類面對知識的學習與發展,應當往何種方向邁進。

▲▼ 達文西為什麼會畫畫又會算數學?斜槓青年是21世紀文藝復興人  。(圖/貓頭鷹出版社)

書名:《兩種文化:從科學人文的分道揚鑣到跨領域知識的倡議,史諾重新思索人類知識本質,60年經典再現》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2/11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靈異影片曝光!正妹誤住猛鬼病房 目擊驚悚畫面...179萬網友嚇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