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西遊記/「不要臉哲學」闖上海 《小時代》歌手高愷蔚的音樂夢

記者陳政錄/上海報導

成功三件套「堅持、不要臉、堅持不要臉」,在很多人心中只是玩笑話,但對「猿系歌手」高愷蔚來說,從台灣唱到馬來西亞,又或者現在的「魔都」上海,音樂路總在夢想與現實中拉扯,但他相信,有時候只要硬著頭皮再多堅持一下、厚著臉皮再多問一句,「不要臉」的結果或許大有不同,離成功更近一步。

▲▼台青西遊記-高愷蔚。(圖/記者陳政錄攝)

▲台青西遊記-高愷蔚。(圖/記者陳政錄攝,下同)

「Hello,我是Ape高愷蔚,來自新北,現在在上海啟動音樂擔任音樂製作人」,儘管出道甚早,但去掉樂隊伴奏、放下麥克風,高愷蔚仍是那個靦腆愛笑的26歲大男孩;就好像談到怎麼踏上音樂路時,他坦言,雖然從小愛唱歌,也覺得自己會唱,但一直不敢表現出來,直到國三第一次在朋友前唱歌,大受肯定,他才在心裡默默吶喊「我就知道!」

因為那次的「我就知道」,高愷蔚考上藝人搖籃華岡藝校,到大學時期被知名音樂公司發掘、跟同門Kimberley陳芳語合唱《愛你》闖出知名度、成為許多天王天后御用和聲等,還替當時兩岸正「火」的電影《小時代》系列1、2創作、演唱好幾首開場曲、片尾曲和插曲。「小時代是在上海拍嘛,開頭用空拍機飛越黃浦江,讓我開始對這座城市有了想像。」

▲▼台青西遊記-高愷蔚。(圖/記者陳政錄攝)

小有名氣後,高愷蔚出過單曲、幫人寫歌,參與吳建豪、南拳媽媽、袁婭維等藝人的音樂製作,離開原公司勇闖新馬版《好聲音》等;但回到台灣音樂圈繼續打拼時,面對市場萎縮和無良合作者違約,在好友的「激將法」下,他下定決心,脫離原本有些停滯的生活,買了單程機票,一卡皮箱來到印象中繁華,充滿活力和機會的城市—上海。

「台灣音樂人在大陸,主要去兩個城市,一個是北京、一個是上海」,他坦言現在已不是音樂人來大陸掏金的美好時代,加上唱片市場比較複雜,看好上海商業氣息蓬勃,主攻廣告配樂製作,「有實力的話,旺季時只會恨自己沒有三頭六臂。」

▲▼台青西遊記-高愷蔚。(圖/記者陳政錄攝)

不只如此,隨大陸音樂市場演進、知識產權概念逐漸完善,高愷蔚也花了更多心力,投入公司今年力推的配樂授權平台—「MUSINESS」;本就善於R&B的他,還利用混音專業,跟朋友共同成立小型嘻哈音樂工作室,「做一些比較興趣、比較藝術性的東西。」紮實貫徹給自己開玩笑話,「有些人呢,音樂是他的生活,但是我的生活裡面,全都是音樂。」

被問到心裡是否還有「歌手夢」,高愷蔚回答,製作人和創作歌手一樣,都是自己當年理想中的職業。在夢想與現實拉扯中,會傾向先以七三、六四的比例來分配自己的時間,「畢竟時間也是一種成本。」但他也期許,在確保生活品質同時,不斷精進自己、累積高度「形成正向循環」,才能在未來有好的機會時,不管是以商業音樂為主的上海,或是以影視音樂、發唱片為主的北京,都成為自己可以揮灑的舞台。

▲▼台青西遊記-高愷蔚。(圖/記者陳政錄攝)

談到給西進青年的建議,高愷蔚說,若想安穩生活,當然是台灣舒服,但「世界那麼大,應該要去看一看」,不只大陸,全世界都可以,「人生,可以把他當作是一個遊樂場,你可以盡情的去玩,用力的去闖。」同時,若行業別需累積人脈,上班地點盡量靠近市中心,幫助自己快速打開生活圈。

曾經唱到新馬,現在西進上海,為了抓住機會,高愷蔚也有自己的一套哲學。他回想,在台灣剛出社會時,聽朋友說,做人成功有三件套,「第一,堅持;第二,不要臉;第三,堅持不要臉」一開始當然覺得很好笑,但到了大陸衝刺事業,「才覺得這句話真的很對。」高愷蔚認為,不管在大陸或台灣,有時候可能多問一句、多堅持一下,最後結局和別人的觀感,會是截然不同的,所以適度又不白目的「堅持不要臉」,有時候也很重要。

▲▼台青西遊記-高愷蔚。(圖/記者陳政錄攝)

►我該答應女友嗎?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17歲妹跨坐男下體「脫衣猛搖」女友氣炸!安全帽K到她哭哭求饒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