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地方焦點

埔里溝渠投放自製酵素「改善水環境」 網質疑:扔廚餘發酵屠殺河川?

▲▼  廖志城成首位民進黨籍埔里鎮長           。(圖/翻攝自Facebook/作伙生活廖志城)

▲埔里鎮長廖志城。(圖/翻攝自Facebook/作伙生活廖志城)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南投縣埔里鎮杷城大排水質嚴重污染,鎮公所21日與酵素團體在鎮內慈恩橋及同聲橋傾倒環保酵素淨化水質,鎮長廖志城還邀請鎮民一同加入自製酵素的行列,希望能為家鄉環境付出心力。不過此舉卻受到部分網友的質疑,「把廚餘發酵扔下去?真的不是開玩笑?」、「終於明白為什麼水質會嚴重汙染」。

埔里以好山好水聞名,無奈人為汙染日益嚴重,鎮內便有地方人士主動發起環保酵素團的活動,進行「自淨山城微型實驗」,在第三市場周邊與育英橋附近排水溝放入環保酵素,追蹤並監測水質。

據《聯合報》報導,實驗前後對比發現汙染明顯降低,異味、蟑螂都變少,對水溝減臭及水質淨化具成效,不僅鎮長廖志城表示,「上任後積極推動市區環境清潔、營造優質水環境,調查環保酵素施行成效後,決定推動;杷城大排為南投燈會水上燈區,先行傾倒酵素試用了解效果。」

埔里公所也說「除了繼續投放環保酵素,也規劃宣導會深入社區向民眾說明環保酵素的優點,現場進行製程教學和應用,發動鎮民一起自行製作酵素,淨化環境,也減低化學清潔劑使用比例。」

▲▼臉書公開社團「生態大腸花論壇」。(圖/翻攝臉書)

▲臉書公開社團「生態大腸花論壇」。(圖/翻攝臉書

儘管出發點是一片美意,但臉書公開社團「生態大腸花論壇」卻有網友指出「把廚餘發酵扔下去?真的不是開玩笑?」,質疑這樣的行為如同屠殺河川一般,也有網友發表意見,「開放場域的各項變數呢?其實這種實驗方法很粗糙,廢水排放來源沒辦法掌握,數據的意義就不大了,畢竟實驗基礎隨時在改變,然後要如何佐證所謂“酵素”,與水質改變的關係?只要在天亮前一刻採樣檢測溶氧當作『使用前』,然後在日正當中時再測一次當作『使用後』,效果就明顯提高了,不過那不需要往水裡倒任何東西,水中有藻類就可以做出這個結果了,依此類推想要什麼結果就怎麼做檢測。」

難道酵素真的被濫用了嗎?一名網友則解釋,「叫酵素叫液肥名稱都不重要,重點是這東西不是隨意亂加的。這是培養菌種來降解水中COD的污水處理概念,問題是污水處理設備中唯一活著的只有微生物,這東西其他的不說,酸鹼值的問題很直接,在開放式水域添加量的多寡會影響衝擊水中的各種生物;另外污水處理廠是處理固定量的水,停留處理時間是透過計算得來,穩定,投加量也好控制,在開放式流動的水域,加時瞬間濃度高,隨後跟著水流帶走,根本作用不大,徒是傷害居多。」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便利商店辣妹「逆天露雪白半球」網全嗨翻:排隊再久也願意!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