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記者潛伏6個月揭露「N號房地獄實錄」!一閉眼就作噩夢: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圖/翻攝自臉書/시벌탱)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少女的照片和詳細個資都在聊天室裡瘋傳。(圖/翻攝自臉書/시벌탱)

記者張嘉晏/綜合報導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由於內容涉及對未成年女性進行性剝削,引發譁然。據了解,付費參與的會員一度多達26萬人,目前警方已介入調查,韓媒更是搶先將營運「博士房」的主嫌「趙主賓(音譯,조주빈)」的正面照公開。而大陸微博帳號「鳳凰天使TSKS」也將南韓記者揭露一切的實錄翻譯成中文,盼更多人能關注此事件。

翻譯全文已獲「鳳凰天使TSKS」授權,如下:

韓國存在著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N號房,裡面有身上用刀刻著「奴隸」字樣的女性和姿勢怪異的裸體女孩,她們的個人情報是免費提供的,「一起強姦吧」一詞對裡面的男性來說就像問候一樣。親眼所見也都難以相信的充滿肉色的地獄就在手掌中的手機裡實時展開,這就是N號房。

去年韓國政府為了根除傳播非法影像的網路硬碟而加大了力度。但是他們便宜、方便、刺激的「遊戲」並沒有停下來,只是暫時散開了。犯罪分子很快找到了新的藏身之處,離開網路硬碟的人們聚集的地方就是這裡,沒有暴露身份的危險的最佳保安系統——Telegram。

幾經周折記者終於成功潛入N號房。打開N號房之後短短幾分鐘就明白了,取材已不再重要,這是生死攸關的問題。由於Telegram的特性,證據正在隨時地消失。記者找到了警察,提供大量證據並敦促進行調查,也協助檢舉了犯人。 「Tellagram N號房」就這樣暴露在眾人的面前。兩名20多歲的大學生進行了深入挖掘,韓國《國民日報》一起見證了這一過程,以下就是像噩夢一樣可怕的Telegram N號房潛伏6個月裡的故事:

※N號房事件:從去年年初開始在Telegram發生的性剝削事件,受害者主要是未成年人。他們將受害人稱為「奴隸」並威脅拍攝淫穢物品。「godgod」就是一切的起源,他從1號房間到8號房間共開設了8個聊天室(又名N號房)。去年2月godgod把自己的房間留給了「Watch man」突然不見了蹤影,Watch man也在9月不見了蹤影,在他們離開後類似形態的房間像潮水一樣湧來,現在「博士」的房間最為惡劣。

1、遇到N號房

去年年初,記者開始對性剝削文化進行採訪。在收發淫穢物品的網站「AVSnoop」上發現了可疑的連結。這是通往Telegram的途徑。只要輸入電話號碼和姓名就可以加入(加入後號碼不公開,姓名可以隨心所欲地改變)。去年6月,他們正式進入潛伏狀態。在眾多反復出現和消失的房間中,Watch man管理的「高牆房」是重點,這是進入總共由8個房間組成的N號房間的第一道關口,潛入當時「高牆房」裡的大約有2000人,在這裡並不是可以直接進入N號房的,高牆房衍生出的房間共有4個,共有7000多人,隨著想要加入N號房的人越來越多 ,Watch man一個人管理起來顯得力不從心,他似乎僱傭了管理人,委任了部分權力。記者潛伏在一間衍生房裡,親眼看到的淫穢色情信息就超過3000條。雖然也有商業性質拍攝的色情片,但大多數是強姦兒童的影像製品等非法拍攝品。淫穢信息在一天內一般超過1.5萬條,如果不上傳自己所有的淫穢物品或參與性騷擾對話的話,就會被強制退出。直接拍攝的非法攝影作品很受吹捧,是直通N號房的門票。

N號房和之前的那些房間完全不是一個等級。那裡有「godgod」的「奴隸」們,受害者大部分看上去都是中學生。記者親眼看到了像狗一樣叫著的孩子們,還有在男廁所裡裸體躺在地上的孩子們,盯著攝像機拍攝自慰的影片是最基本的,每段影片都會露出性器官。她們似乎是按照指示親自拍攝並發送影片,看了幾個之後無法相信這是事實,那天晚上做了一個地獄般的噩夢。

據悉N號房創始人「godgod」去年2月將N號房的全部權限移交給「Watch man」離開了Telegram世界。由godgod製造和Watch man運營的N號房共有8個,每個房間有3~4名奴隸,加起來有20~30名左右。

2、「可能得死一個(才能解脫)」成為奴隸的孩子們

奴隸們為什麼束手無策呢?孩子們淪落為奴隸的過程通過godgod傳出,而Watch man將此廣為流傳。綜合說明來看犯罪主要發生在推特上,在找到上傳水位比較高的帖子的未成年人後給他們發送了訊息,冒充警察進行恐嚇。 godgod會對她們表示「已經接到對你們貼文的舉報,請在發送的連結中輸入個人訊息並接受調查」,還會威脅「要不就聯繫父母」。

如果孩子們公開個人訊息,從那時起就踏進了地獄。他會要求「必須確認身份,所以把能看到臉的照片發過來」,要求孩子發送全身照片,露出胸部的照片,脫掉上衣的照片等。只要這些孩子不照辦,他就會把在此期間通過個人訊息獲知的SNS朋友目錄截圖發送出去,表示「要告訴周圍人」,就這樣孩子們一步步成了奴隸。

N號房的遊戲不僅限於網路性虐待,他們還會把奴隸帶到線下。那天是採訪過程中最艱難的一天,在潛伏不久的去年夏天,一個看起來像是中學生的女孩被關在疑似是旅館的房間裡,一名成年男子進入該房間強暴了這個女孩子,影片被實時共享。聊天室一片歡呼表示「這就是收拾寵物」,每次出現影片時記者都會進行截圖並交給警察。但是這對於正在某處遭受打擊的孩子來說這一切又有什麼用呢?罪惡感和噁心並沒有消失。記者在幾天裡也陷入了對孩子沒有任何幫助的無力感中。

▲▼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圖/翻攝自臉書/시벌탱)

▲主嫌利用推特引誘少女。(圖/翻攝自臉書/시벌탱)

3、愛上獵奇的博士...看到了真的惡魔

真正的惡魔出現了。去年7月亮相的「博士」從godgod和Watch man消失後開始正式擴大勢力。他總共開了三個房間,其中之一是需要支付150萬韓元才能入場(也有優惠20萬韓元的房間),所有交易都是通過比特幣完成的。

雖然沒能進入博士運營的房間,但是進入了可以確認到他的罪行的房間。就像過季了之後過時了,就再也不是「新商品」一樣,還存在著稍晚些分享不再稀有的「博士的作品」的付費奴隸房。記者反覆幾次被以「不上傳淫穢物」為由被強制退場之後才得以入場。

博士公然說他一天可以找到兩個奴隸,主要是以高額打工為誘餌引誘未成年人。在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網上約會兼職」為誘餌後,開始要求拍攝不太露骨的照片,以要簽約為名義輕易地掌握了個人訊息。孩子們對能用普通的照片賺取高額收入感到驚訝,但此後尺度變大,如果拒絕就會從那時開始被威脅。

有一張博士向所有奴隸要求拍攝的照片,就是一張在身體上用刀刻著「奴隸」、「博士」等照片,它被用來向自己的看房者證明「確實是我製造的奴隸」。一旦上傳認證照片,孩子們就會被當作物品使用,他們激動地喊著「讓我們來收拾你」。博士特別喜歡那些獵奇的影像製品,他要求女孩子們在裸體狀態下把內褲蒙在頭上,或者像疾病發作一樣翻轉眼睛,身體哆嗦著拍攝影片,她們也全都伸著小指,這是「博士創作的作品」的犯罪標誌。記者已經將照片和觀眾的發言都作為證據提交警方確認。

記者在大量殘忍的影像中已經得到鍛煉的時候,一則影片讓人久久不能說話。影片裡幼蟲在女性的體內爬來爬去,這不是商業色情片,也不是演戲。看了之後被噩夢折磨了好幾天, 一閉上眼睛就想起那個場面。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無法忘記受害者掙扎的樣子。

去年9月Watch man像godgod一樣突然銷聲匿跡, 在Telegram內部還傳出了被警察逮捕的消息。之前曾有傳言說godgod已經被捕,但最近又傳出他復出的消息,據悉godgod還是一名高中生。說到godgod的回歸,他們說godgod在去年高考後重返Telegram世界,重新經營N號房,這還是個未知數。 Telegram性虐待共同對策委員會表示「godgod很久沒有露面,以為是被拘捕了,現在還不知道重新登場的傳聞是否屬實。也有可能是想成為第二個godgod的某人冒充的。」

▲▼  n號房 博士 畢業照 。(圖/推特)

▲「博士」趙主賓 。(圖/推特)

4、被囚禁在奴隸房的孩子們...想進入那個房間的共犯們

除了博士的奴隸房外,性虐待的房間也比比皆是。非法散佈熟人照片侮辱他人的房間,散佈非法拍攝女中學生裸體照片的房間,散佈性虐待幼兒的色情製品的房間每天都有幾個出現,而且消失得無影無蹤。每個房間都有概念,所以加害者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或當天的心情選擇自己喜歡的房間, 如「女軍人房、女警察房、女護士房、女中學生房、女教師房」等。其中對女教師房間感到厭倦的人又聚集到一起建造女警察房間,想要更刺激的他們又建造了女童房。

潛伏期間記者平均每天走訪30個左右的房間,所有房間基本上都有數千名男性參與,確認到的最大人數是2.5萬多人,每天被上傳的受害者人數在每個房間有數百人左右。觀察了30個房間,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數千人,受害者的個人身份訊息是作為贈品提供的。記者還鼓起勇氣用聊天室共享的電話號碼試圖與受害者接觸,想對孩子們說:沒事,能逃出來,我可以救她們。我想告訴你們,你們沒有做錯什麼,不要害怕。但是大部分人沒有接電話,一天之後號碼就變成空號。她們可能覺得關掉手機這一切是一個夢了,不然就是希望這只是夢。被關進地獄的孩子們現在在哪裡呢?我們能不能盡快找到那些孩子呢?

※在採訪過程中對加害情況進行了無數次的確認,但考慮到第二次加害,只透露了極少的一部分。報導中提到的一些案例將N號房的殘忍程度盡量減少描述為讀者可以閱讀的水平。為繼續潛伏採訪,報導採用匿名報導。

因在Telegram N號房內傳播淫穢物品而獲利過億韓元的所謂「博士」趙某被拘留後,韓國群眾通過「青瓦台國民請願版」要求公開加入這個組織的人的個人資料,截至今天上午9時(當地時間),請願參與人數達到了102萬人。請願發起人表示,「只處罰管理者、供應商根本沒有作用。因為還有需求者。如果不對需求者的購買行為進行處罰,這一切一定會再次發生,請公開住在何處的何人參與了N號房,請公開26萬名犯罪者的名單。」

▲▼ 南韓Telegram N號房事件。(圖/翻攝自青瓦台請願網站)

▲要求公開嫌犯身分的請願突破193萬人連署。(圖/翻攝自青瓦台請願網站)

該請願是「博士」趙某被拘留後的20日首次提出的,此前的18日還出現了一篇題為《公開Tellagram N號房嫌犯身份並公開照片》的請願文章,也獲得了166萬人的支持。請願人要求將嫌疑人趙某的個人訊息公開,「請公開把年幼的學生逼入地獄的加害者的照片。」韓國警方在本月16日逮捕了博士趙某,20多歲的趙某涉嫌以打工等為誘餌引誘受害者獲取她們露出臉部的裸照,並以此為藉口脅迫其拍攝淫穢物,然後在博士房以收費會員為對象散佈,據推測博士房的收費會員數達1萬多人。

趙某還通過在區廳、街道事務所工作的社會服務要員竊取受害女性和博士房收費會員的個人訊息,以此作為脅迫和強迫的手段。

警方計劃召開由3名內部委員和4名外部委員組成的「個人訊息公開審議委員會」,決定是否公開趙某的個人資料。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小笨狗~你害我好丟臉! 賴皮不回家引全場大笑圍觀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