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效果是「心理上的威懾」 美前財長談貿易戰:實際影響很小

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中美貿易戰升溫,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24日在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貿易戰最大的效果是「心理上的威懾」,很難預測它具體的影響,但對供求和GDP的影響可能很小。

薩默斯在論壇上說,中國可能犯的最大錯誤,就是從川普的角度來看美國發生的一切,「中國現在對川普處理事情的內容和方式感到擔心,不過在美國人的眼裡,中國一方面希望獲得作為發展中國家的好處,同時又依靠大國崛起的力量重新定義地緣政治,『魚和熊掌兼得』,這對美國來說難以理解。」

薩默斯指出,他不相信中美關係短期內局面會好轉,但長期來看局面會好很多,「從現在的情況來說,美國馬上要進入選舉季,要解決這個問題比較難。」他表示,從美國角度看,即使雙方透過談判達成協議,也要在未來管理好兩國的關係,和平談判不可能很快解決問題,還是要經歷一段過程。

薩默斯表示,不管是中美哪一方成為輸家,都是很難想像的,「美國經濟的命運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外部因素,而不是自身。美國不可能做到一枝獨秀,中美之間要互相尊重,進行合作。不管是貿易摩擦、以牙還牙,都難以做到共贏,中美合作不是選擇,而是命運。」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簽署備忘錄,準備向中國課徵關稅。(圖/路透社)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備忘錄。(圖/路透社)

薩默斯提到,雷根曾經說過「核戰沒有贏家,所以不能打核戰」,同樣的話放在貿易戰上也適用,「貿易戰最大的效果是『心理上的威懾』,比如說大豆、豬肉出口減少,或者是從越南進口代替從中國進口,對GDP的影響其實很小。就它(貿易戰)本身來說,很難預測具體影響,主要是因為帶來的心理衝擊很大,對供求的影響可能就很小。

在薩默斯看來,如果只讓負責貿易的官員來談貿易過於狹隘,不如讓擁有更加豐富背景的官員,以更加寬泛的框架來處理貿易問題。他建議雙方應把談判框架放寬,不侷限於貿易問題,更多地去探討兩國的長期關係,未來10年在潛在的核擴散、伊斯蘭恐怖主義、大規模疾病、徹底地擺脫貧困等領域,中美兩國的合作具有重要意義。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路透社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路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基隆婦傳確診「女兒北市上班」 大樓某樓層12日起禁止出入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