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新堀江熱褲哥!浪跡10年堆出「移動城堡」傳說 一年吞10罰單怒了

記者吳世龍、莊智勝/高雄報導

高雄市新堀江商圈時常出現一名「熱褲哥」,皮膚黝黑、身材精壯的男子頂著一頭白髮,一年四季都打著赤膊、穿著一條熱褲,推著疊得比人高的回收物穿梭熙來攘往的街頭,成了新堀江的奇景,還被網友戲稱為「移動城堡」;但近來熱褲哥卻屢屢遭告發,光是今年就被警方開出10張罰單,還遭環保局強制清除回收物3次,令熱褲哥十分氣憤。

▲▼高雄新堀江熱褲哥的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熱褲哥穿梭新堀江商圈撿拾回收物品,小小的推車堆的比人還高,被網友戲稱為「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不論春夏秋冬,都只穿著一條熱褲上工,《ETtoday新聞雲》記者走訪新堀江,找到這位「熱褲哥」陳明德、以及他的「移動城堡」。熱褲哥表示,他佇立新堀江撿拾資收物已有將近10年了,在他年幼時,母親就已離世,從小在單親家庭中長大,家裡他排行老三,上有2位姊姊。

回憶過往,熱褲哥說,當兵退伍後自己也曾到外縣市工作多年,但最後因年邁的老父重病,只好返回故土高雄,一間扛起照顧病父的重任,在父親走後,他就此無牽無掛,開啟了流浪人生,推著一台手推車穿梭大街小巷撿拾資收物。

談起工作,熱褲哥說,在新堀江浪跡近10年,商圈裡的店家幾乎都認識他,有的商家還會主動將紙箱留給他,有時候也會請他吃便當,令他感覺相當溫暖;平時除了撿拾資收物外,熱褲哥也會做義工,幫忙打掃街道,自認與商家相處圓融。熱褲哥還興奮地從紙箱裡拿出數個全新的耳環首飾,向《ETtoday新聞雲》表示,「我是做粗工,但我沒有偷,我是憑我的勞力、苦力,人家店家欣賞我,才拿給我去賣!」

▲▼高雄新堀江熱褲哥的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熱褲哥一邊整理回收物,一邊向記者介紹自己一天的行程。(圖/記者吳世龍攝)

熱褲哥說,每天大約晚間9點多、最後一班垃圾車走後,他就開始推著推車上工,先從店家那收集紙箱等回收物品,在無人的騎樓或是路旁整理後再拿去賣,「一個月收入的話,要是勤勞一點,頂多也才3000元多一些,平均算下來大概一天100元,現在紙箱沒什麼利潤,要破4000很難!」除了回收外,熱褲哥也以每月500元至700元的價格幫附近的店家收垃圾,靠著微薄的收入過活。

談起警方取締,熱褲哥語氣略顯憤怒,表示近年來時常遇到警察找麻煩,不只在他的推車上貼通知單告發,還拖走他的推車將近10台,「我都是幫店家收紙箱,也沒有影響別人,而且我的紙箱是回收品,不是垃圾,但警察說這是垃圾,要我負責清掉,有一次我把車暫時放在路旁,只是去上個廁所,回來車子就被拖走了!」

▲▼高雄新堀江熱褲哥的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高雄新堀江熱褲哥的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熱褲哥說,他賴以為生的推車,被警方認定妨礙交通,已經被拖走將近10台。(圖/記者吳世龍攝)

熱褲哥表示,自己現在處處遭到刁難,不是推車被拖、不然就是被開單告發,警察甚至還勸說要他離開新堀江,改到苓雅區撿回收,「我是在這做久了,大家認識我,才會把回收物給我,我不可能離開新堀江,去到別的地方我不熟,要是一天撿不到100元,那我要怎麼活?」

「我做這麼久了,腰酸背痛還長骨刺,也是忍痛慢慢做!」熱褲哥說,有時凌晨時分整理資收物品累了,就會找塊乾淨的騎樓或是人行道,紙箱鋪了倒頭就睡,日子雖然辛苦但也還算自在,但近年卻開始遇到困難,光是今年,推車就被拖了好幾台,生活空間大幅被壓縮,談到委屈處,還喊話要「小英總統幫幫忙」。

▲▼高雄新堀江熱褲哥的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高雄新堀江熱褲哥的移動城堡。(圖/記者吳世龍攝)

▲談到委屈處,熱褲哥氣憤難耐,還喊話要「小英總統幫幫忙」。(圖/記者吳世龍攝)

對此,新興分局警方表示,今年度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76條「慢車裝載貨物超過規定重量或車身限制」、第82條「在道路堆積、置放妨礙交通之物」共計告發陳男10件在案;另109年亦曾通報環保局清潔隊,會同強制清除渠回收物計3次。此外,為協助陳男,警方亦曾通報區公所、社會局針對陳男予以轉介、安置,惟都遭到拒絕。

新興分局強調依法行政,如發現違規行為,即予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之規定取締告發,維護用路人行的安全,防止交通事故發生。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特斯拉插進車頂畫面曝!貨車運將站國道狂揮手 他「急剎30m」噴白煙直撞(更新1)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