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想再當您的兒子…警中彈成植物人23年後離世 老父淚:以你為榮

記者翁伊森、陳雕文/嘉義報導

警員呂進全在板橋後埔所服務時遭歹徒近距離開槍,從此成了植物人,呂爸爸協助請領殘障手冊時受阻,各單位對呂員的照顧也互踢皮球,嘗盡人情冷暖的呂爸爸悉心呵護兒子23年,但呂員18日早上仍不幸逝世,呂爸爸說,「我是警眷,我以警察、兒子為榮。」但希望未來司法對於警察的保障制度可以更完整。

▲▼呂爸爸不放棄希望,每天都期盼兒子會醒來。(圖/翻攝自臉書嘉義縣警察局)

▲呂爸爸不放棄希望,每天都期盼兒子會醒來。(圖/翻攝自臉書嘉義縣警察局)

1997年1月的晚上,25歲的警員呂進全及劉能源雙載執行巡邏勤務,在四川路遭一輛計程車追撞倒地(計程車上的2名歹徒是逃兵,帶著改造手槍偷車襲警,還想奪走警槍)劉能源昏倒在地,呂進全重傷仍奮力起身,準備拔槍對抗,卻遭歹徒持槍近距離射擊頭部。案件一出,在當年震驚全台!

2天後2惡煞陸續落網(後來主嫌潘世昌遭槍決伏法,同黨吳明慶則被判處無期徒刑),警政署也修改規定,員警巡邏改成分騎2部機車。儘管破案,但呂進全腦中卡著子彈,還一度被宣告死亡,後來轉院持續搶救,4個月開了16次刀將子彈順利取出,但呂員已成植物人…

▲▼呂進全。(圖/記者翁伊森攝)

▲想到兒子的不幸,年邁父親悲從中來。(圖/記者翁伊森攝)

當時50歲的呂爸爸放下農務,從嘉義北上租屋,每天幫兒子拍背、擦拭,直到2年後生命狀況較穩定,才一起回到嘉義縣竹崎鄉灣橋榮民醫院長期休養。

事發至今過了23年又8個月,呂爸爸仍每天細心照料呂員,他說,「他是我的兒子,是個乖孩子,如果沒有遇到意外,原本也是會盡孝,只是他出事了沒辦法,而他讓我顧,我當然要給他機會,這是我自願的,也是對孩子的心意」。

呂爸爸還提到,「他是我的責任,我能做多少是多少,誰說他一定不會醒來!」並拿出隨身攜帶的警察服務證,期待呂員甦醒那天,能看看自己服務證上的年輕模樣,可惜這個願望永遠不會實現了。

▲▼呂進全。(圖/記者翁伊森攝)

▲呂爸爸23年來隨身攜帶警察服務證,希望呂員醒來後能看到自己當時的模樣,可惜願望永遠不會實現了。(圖/記者翁伊森攝)

48歲的呂進全多重器官開始衰竭,只能靠醫療設備維持生命,但若繼續下去,全身皮膚都會破裂,高齡73歲的呂爸爸心很疼,最後決定讓兒子自然離開…18日早上8點37分,呂爸爸坐在病床旁,牽著兒子的手靜靜等待,直到心電圖不再跳動,他開始啜泣,一旁的醫護人員也濕了眼眶。

呂員姊姊受訪時哽咽提到,「爸爸很少掉眼淚,盡力照顧著弟弟,很多醫護人員都說,阿全很幸福,遇到了很偉大的爸爸,因為,雖然每一個父母都是愛小孩的,但是,要付出這麼多,是不容易的」。

▲▼呂爸爸不放棄希望,每天都期盼兒子會醒來。(圖/翻攝自臉書嘉義縣警察局)

▲呂爸爸在醫院抓著兒子的手,期盼奇蹟的出現。(圖/翻攝自臉書嘉義縣警察局)

呂員姊姊還說,「弟弟曾說,未來還想在當爸爸媽媽的兒子,感動了全家人,沒想到在20多歲遭遇不幸。謝謝台北榮總的積極搶救,後來弟弟的腦傷,我知道,未來會是幾十年艱苦照顧的日子,很多醫護人員也希望我問問爸爸,是否放棄?但我根本開不了口,這些年下來,爸爸媽媽真的很偉大…」

據了解,呂爸爸當年為兒子請領殘障手冊,相關單位竟冷漠回他「依法不符」就不再受理,甚至有長官要呂進全「命令退休」,呂爸爸四處奔走尋求協助,好險仍有許多地方官員、警界長官與醫護人員的關心,總算減輕照顧的負擔;兒子走了,呂爸爸對鏡頭說,「我是警眷,我以警察為榮、以兒子為榮!」也希望未來司法對於警察的公傷協助機制可以更完整。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義大利整脊火辣的「療癒片」 就算聽不懂還是會靜靜地看完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