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父母遠航空難賠償金遭賭光!年薪千萬「竹科狂男」成哈佛學霸 一場悲劇覺悟了

圖文/鏡週刊

頂著清大、哈佛雙碩士與交大博士高學歷,禾園茶館負責人何新松曾是竹科半導體零組件廠慶康科技執行副總,替公司研發多項專利,享有千萬年薪、累積數億元身家,但凡事力求完美、近乎吹毛求疵的態度,讓他的生活窮得只剩下錢與工作,下屬對他敬而遠之,還被一手栽培自己的董事長提點:「適度地饒過自己,有時也是放過他人。」

學生時期天資聰穎的他考上建中,終於能逃離父親的高壓管理,「我像隻被關太久的鳥,突然可以飛出去,自然再也不會想回到鳥籠裡。」升高二的暑假,父母北上探視,卻不幸搭上遠航失事班機,墜毀在苗栗火炎山,機上百人全數罹難。然而對何新松來說,父母雙亡的打擊,遠不及眼前的生計問題來得迫切。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年他未滿18歲,死亡賠償金得由法定監護人親戚代管,怎料親人沉迷大家樂,一夕間把錢輸光,何新松只能自立自強,下課後來不及換掉建中制服,就衝到海霸王打工洗碗,冬天即使雙手龜裂也不願改當外場服務生,只因洗碗工時薪較高。時間、精力都花在打工上,學業卻絲毫不受影響,何新松考上台大電機系,大二因未抽到宿舍,轉學就讀清大核工系。

一連串打擊,讓本就抑鬱敏感的青年,對人性產生更大懷疑,他聽從長輩建議參加佛光山禪七課程,何新松羞赧地說:「我會想去,其實是發現那7天吃飯可以不用花錢,好幸福。」其中又以茶禪一味課程最受他喜愛,「吃吃喝喝上完一堂課,我學茶道純粹為了滿足口腹之欲。」

頂著清大材料所的高學歷,何新松25歲進入竹科半導體零組件廠慶康科技,替公司研發多項專利,「早期我的綽號是7-ELEVEN,早上7點進公司,晚上11點後才離開,連警衛都開玩笑說老闆應該支付保全費給我。」

2001年全球最大半導體設備供應商台灣應用材料入股慶康科技,擔任執行副總的何新松每年得扛百億元業績,「我1年有8個月都在海外出差,可以1個月往返美東、美西各1趟。」

30歲出頭就成為年薪千萬元的科技新貴,何新松還抽空到交大進修取得博士學位,凡事力求完美、近乎吹毛求疵的工作態度,讓他曾被一手栽培自己的董事長提點:「適度地饒過自己,有時也是放過他人。」

從財務和工作成就來看,何新松是旁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但捫心自問,他過得並不快樂。「我每個月的快樂只有10分鐘,就是拿到薪水條、看到數字進帳,其餘時間都在工作。」高壓生活不知不覺讓他的健康亮起紅燈,39歲那年,一趟赴美出差途中,他因心肌梗塞暈倒在飛機上,再次醒來,已在底特律的醫院動完心導管手術。

「清醒後我跟醫生說的第一句話是我還不想死,因為我賺的錢都還沒用到。」出院後,何新松拿信用卡,在精品店刷了支百萬元的手錶,「我當了10分鐘貴賓,原來花錢的樂趣不過如此。」董事長交代祕書緊盯何新松的作息,規定他早上9點後才能上班,晚上6點前就得下班,驚人的是,儘管工時縮短,工作績效竟絲毫不減,業績持續成長。

「我很幸運,在新竹科學園區剛創區2、3年,就進入園區科技產業,在那個年代,只要你付出1分的體力,做出10分的成果,就會有100分的收入。」今年55歲的何新松,人生最精華16年都在慶康科技打拚,每年扛起百億元營收業績。

曾經,何新松是慶康科技創辦人杜家慶最器重的左右手,公司原以生產人工髖關節起家,何新松清大材料所畢業後加入,協助慶康科技申請國科會專案,從精密材料加工跨入半導體產業。1996年華邦第一座8吋廠在裝機試車階段發生大火,杜家慶腦筋一動,低價收購火損的半導體設備,一面從中學習半導體設備構造,一面維修半毀損設備,並售至國外二手設備市場。

在杜家慶的支持下,何新松赴美取得哈佛財務金融管理碩士,同時幫公司開拓美國市場,「老闆幫我付學費,3年期間還有薪水可領,我當時其實很訝異,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機會。」

工作上的自我要求,不知不覺使何新松變得更加目標導向,成為下屬眼中的冷血主管。何新松25歲進入科技廠,年扛百億元業績,名利雙收卻不快樂,最後一趟出差途中心臟病發。41歲因健康亮紅燈選擇退休,「職位沒了、每個月該有的薪水沒了,雖然那時不缺存款,但心理價值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廢人。」

2005年何新松離開打拚16年的工作崗位,或許是為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的價值,「退休後我還是每天早上7點到公司,跟同事們道早安,接著去喝咖啡,刻意坐在面落地窗的位置,想說昔日合作廠商、客戶經過看到,會跟我打招呼。」自以為做好退休心理建設,殊不知失去昔日頭銜光環的失落感,最終泛濫成憂鬱症。

「會有憂鬱症的原因是因為我離開了原來科技產業,一下子變成歸零,雖然離開是我自願的,但當身邊所有的人都覺得『你腦袋是不是壞了?這麼高薪的工作你竟然要離開?』『又不是表現不好,更何況老闆都叫你留下』。」何新松一臉苦笑地說:「當1個人說這些話時,我可能還不覺得有什麼,但當聽100個人重複這些話,就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太過在意世俗眼光與價值,讓何新松活得非常痛苦,「我現在都跟很多同齡朋友說,退休前一定要想清楚,退下來要做些什麼?」最早發現何新松生病的,還是熟識的咖啡店員工,「對方發現我的脾氣變得很壞,勸我去看醫生,我還反罵他『胡說八道,你才有病』,最後是他通知我的家人,押著我去看醫生。」

一時找不到人生價值,何新松罹患憂鬱症,嚴重時拿頭撞牆自殘,靠藥物與旅行治療,加上愛情滋潤才漸漸走出陰霾。2008年得知愛店禾園茶館,不堪8年慘賠將熄燈,不忍媽媽級員工生計斷炊,他出資逾500萬元接手,複製記憶中慈母料理的溫度,3個月轉盈,不僅溫暖食客,更療癒自我。

褪去昔日科技人的快狠準犀利氣場,何新松背著麻布袋從容逛市場,選購小農蔬菜、放山雞等食材,就像個鄰家大叔,「我小學常陪母親走6、7公里到市場,賣她醃的醬菜。」他回憶:「父親生前常在家宴客,母親廚藝雖好,但動作稍慢,若沒準時開飯,父親一怒之下會把整張桌的飯菜掀掉,我從小就很害怕,所以放學回家第一件事不是寫功課,而是先到廚房幫母親。」

「很多人說禾園茶館不是五星級飯店料理,卻總能吃到家的味道。」但家對何新松來說,卻是生命中最沉重的課題。身為獨子,他從小被嚴格管教,「考試第一名還不行,分數退步一分打一下,還是打手背,我怕被人看到傷疤,習慣手插口袋,老師了解狀況後,會反過來幫我竄改分數、隱瞞父親。」

雙親空難驟逝,賠償金又遭親人賭光,一度讓何新松對人性產生懷疑與怨懟。

 
茶道不僅滋潤了何新松苦悶的心靈,也幫助他改善同儕間的人際關係。

為了熟練茶藝,他拿著師父送的茶壺、茶葉,逢老師、同學就沏上一壺茶,雖被吐槽「為什麼老是玩老人的玩意兒?」但他以茶會友,不再是眾人眼中的孤僻怪胎。何新松學茶道36年、鑽研咖啡27年,個人工作室1小時手沖咖啡教學課程收費1,200元,平均每月光「束脩」收入就達30萬元。

今年55歲的他,14年前從園區科技廠執行副總退休,2008年接手已賠了8年的禾園茶館,複製記憶中母親料理的溫度,在不資遣員工與漲價的前提下,3個月即轉虧為盈,僅營業週一至週五的午餐時段,每月淨利約30萬元。

如今經營茶館,他不吝以自己的故事,透過一次次分享,幫助同樣飽受憂鬱之苦的人,也間接療癒自我。


更多鏡週刊報導
【哈佛學霸只賺不賠3】扛百億業績心臟病發 賺的錢都還沒用到
【哈佛學霸只賺不賠4】常客變老闆遭譏「腦袋壞了」 複製慈母料理營收翻紅
【哈佛學霸只賺不賠5】一天上班6小時 仿竹科分紅激勵士氣

►韓妞激推「IG爆款」~超殺發光價來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水桶腰阿柴咬飯碗怒摔 眼神死瞪奴才:啊晚餐勒!?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