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T、莫德納、AZ、高端混打 醫揭這組合「好棒棒」

▲▼國產高端疫苗今天開放接種,一大早蔡英文總統率先接種第一劑,隨後在全國各地方疫苗接種站進行施打作業。高端疫苗爭議不斷,直接影響國人接種信心,諾大的接種站前來接種的民眾只有小貓兩三隻。圖為新北市新店區三民活動中心接種站現況。(圖/記者湯興漢攝)

▲高端疫苗。(圖/記者湯興漢攝)

記者陳俊宏/綜合報導

萬芳醫院精神科醫師潘建志表示,AZ、莫德納、輝端-BNT、高端四種疫苗如果要混打,要怎麼混,「莫德納混高端,不建議;莫德納混BNT,很可以;AZ混mRNA,好棒棒。」他建議,高端疫苗現在專心放在「自已混自已」的第一劑和第二劑之上,等保護力和安全性的數據更清楚後,再來考慮混打的問題。

潘建志17日在「BillyPan 潘建志醫師」臉書指出,這四支疫苗都被設計成要打兩劑,因為第二劑疫苗會激發更全面更強烈的免疫反應,而有更好的保護力;理論上,第二劑的蛋白質抗原性質越接近第一劑,容易被第一劑寫入記憶體的記憶性B細胞、T細胞辨認出來,對混打而言效果越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潘建志說,如果單純只看疫苗本身的蛋白質胺基酸序列,莫德納=輝端-BNT=高端,三種疫苗的抗原都是S-2P蛋白,而AZ是使用原始的S蛋白序例,但是S蛋白和S-2P蛋白差異很小,1200+個序列只有6個不同,即兩個脯氨酸(Proline)和弗林蛋白酶點位的RRAR;只看胺基酸序列,四種疫苗在抗原表達上幾無差異,好像都能混打。

潘建志寫道,不過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S蛋白或S-2P蛋白折疊起來後,表面上還會黏上一層聚醣盾,總共有22個胺基酸點位可以附著上長長的聚醣,而這些聚醣,對S蛋白/S-2P蛋白的抗原表達有著很大的影響。

▲▼為提升運輸業從業人員執業安全,北北基桃計程車司機、貨運司機、平台外送員等自2日起可接種疫苗,莫德納疫苗,COVID-19疫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打疫苗,副作用,不良反應,群體免疫,法定傳染病,醫護人員,防護衣,小黃司機,接種率,防疫,疫情,交通運輸產業人員,快遞員,宅配員。(圖/記者李毓康攝)

▲▼莫德納疫苗。(圖/記者李毓康、湯興漢攝)

▲▼新北市72歲以上長者開放莫德納疫苗首日,新店區靜思堂及大豐國小兩個接種站湧入大批人潮。先前受AZ疫苗不良副作用影響而不敢接種疫苗的長者,今天傾巢而出,就算頂著大太陽也要搶打莫德納疫苗。(圖/記者湯興漢攝)

潘建志舉例,比方人類基本血型有四種,A、B、AB、O輸血不能亂混,不然會出現免疫排斥反應,這是常識;血型的抗原來源是紅血球細胞膜上,以唾液酸結尾的醣蛋白;聚醣不同,表現出來的抗原免疫性就不同,甚至會被當作是身體外來的異物而被排斥。

潘建志表示,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院士最近發表了Smg蛋白疫苗,原理就是把這些聚醣以領先全球的技術單醣化,讓免疫反應的干擾降到最低,希望可以成為廣效性的疫苗。

潘建志指出,有這個基本了解,再回過頭來看這四種疫苗,AZ是由腺病毒攜帶DNA注入人體細胞的細胞核,再產生mRNA,再產生S蛋白;而莫德納和輝端-BNT,是由奈米脂質攜帶mRNA注入人體細胞的細胞膜,再開始產生S-2P蛋白,這三種疫苗,S/S-2P蛋白的生產基地,都在你身上的細胞裡。

潘建志說,唯一不同的是高端次蛋白疫苗,它是由生物反應槽裡大量培養的中國倉鼠卵巢的上皮細胞(CHO),經過基因改造的技術,生產出來S-2P蛋白當作抗原,加上佐劑,包裝成針劑,再打到人體裡。

▲▼新光醫院於國立台灣科教館設立疫苗接種站替台北市85歲以上長者施打AZ疫苗,COVID-19疫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接種疫苗,副作用,不良反應,群體免疫,法定傳染病,醫護人員,防護衣,老年人,老人家,腺病毒載體疫苗。(圖/記者李毓康攝)

▲▼AZ疫苗。(圖/記者李毓康攝)

▲▼新光醫院於國立台灣科教館設立疫苗接種站替台北市85歲以上長者施打AZ疫苗,COVID-19疫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接種疫苗,副作用,不良反應,群體免疫,法定傳染病,腺病毒載體疫苗。(圖/記者李毓康攝)

潘建志認為,關鍵差異就在這兒,人體細胞和倉鼠細胞生產出來的蛋白質,雖然胺基酸序列相同,但附著在外面的長聚醣鏈卻有種類和點位上的差異,表現出來的抗原性和其它疫苗有相當的落差;S蛋白要先接觸抗原呈現細胞(APC),才能再引起B細胞、T細胞反應,而接觸的點就是聚醣。

潘建志表示,實驗證明,雖然要合成的胺基酸系列一樣,但生產的細胞(表達系統)不同,蛋白質翻譯後修飾(PTM)系統就不相同,醣基化特徵就有差異,導致免疫反應也隨之不同;這很好理解,人的母奶和倉鼠的母奶中都含有蛋白質,可是嚐起來味道一定不一樣。

潘建志指出,所以答案很簡單,AZ、莫德納、輝端-BNT這三種疫苗的都在人體中(而且是同一個人)合成S蛋白,醣基化相同,免疫反應接近,理論上可互為第一劑、第二劑;高端哈姆太郎倉鼠疫苗,和其它三種疫苗免疫反應差別較大,比較不適合混打。

潘建志說,細分來看,莫德納、輝端-BNT這兩個mRNA疫苗非常的像,抗原S - 2P蛋白的序列是完全一樣的,相容性沒問題,國外也有研究證實可以混打,當有同樣的第二劑可以打的時候,mRNA疫苗沒必要混打。

▼BNT疫苗。(圖/食藥署提供)

▲▼首批BNT最快9/16出關。(圖/食藥署提供)

潘建志提到,可是在台灣情況很特別,有300萬莫德納孤兒,而BNT又會大量到貨的情況下,莫德納混BNT在學理上和現實中是非常可行的,總比第一劑打完太久補不上第二劑,造成抗體逐漸降低,保護力消失抵擋不住病毒來的好。

潘建志表示,AZ和mRNA混打,是因為國際間AZ大缺貨和後來出現的血栓疑慮,所以才逼出來的策略,過去不同疫苗之間,哪有人在混打的;國外有不少混打臨床實驗證明可行的的論文,還因禍得福,發現混打反應更強。

潘建志指出,只是國外研究,還是建議AZ當做第一劑,mRNA當第二劑,效果比較好,反過來就不行;因為AZ的腺病毒載體,也會引起身體免疫反應,特別是第二劑的載體,會被第一劑激發的後天免疫大量中和抗體中和掉,也因此AZ第二劑幾乎感受不到副作用,結果AZ-mRNA的混打法,效果比AZ-AZ官方打法保護力好很多。

潘建志說,至於高端哈姆太郎疫苗,醣蛋白抗原表現和其它疫苗有差異,當別種疫苗的混打第二劑時,要激發第一劑生成的記憶性後天免疫反應可能效果不好;而且,全世界都還沒有其它的次蛋白疫苗上市,自然不會有混打的先例,台灣要從頭開始做臨床實驗。

潘建志認為,加上高端的產能有限,還有民眾針對高端已有Vaccine Hesitancy疫苗猶豫的心理因素(預約數字上很明顯較少),他的建議是讓高端疫苗現在專心放在「自已混自已」的第一劑和第二劑之上,等保護力和安全性的數據更清楚後,再來考慮混打的問題。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魷魚遊戲》「剛布爺爺」人生金句連發! 「放下擁有的不簡單」…逼哭美珠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