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人為他上凱道!少賺3億不後悔 館長陳之漢爆紅秘辛曝

▲▼館長專訪用照。(圖/翻攝館長成吉思汗Youtube)

▲館長「親切」、浮誇的直播風格,引起許多爭議,卻也吸引不少館粉,但私下話卻不太多。(圖/翻攝館長成吉思汗Youtube)

記者羅志華/綜合報導

館長陳之漢直播以評論時事聞名,髒話不斷「臭幹六譙」的風格,雖引起諸多爭議挨告,卻也吸引不少死忠「館粉」,更有不少政治人物於選舉時,排隊等著與他同台,但人紅是非多,館長歷經多人嗆格鬥單挑、因韓國瑜遭輿論圍剿、623十萬人上凱道,到遭伏襲中槍震驚社會,其實館長會做直播,「原本只是想省廣告費」。

▲▼館長專訪用照。(圖/翻攝臉書)

▲館長直播幾年來,屢屢登上新聞版面,一場無厘頭的對話互嗆,更創下8萬人臉書直播觀看的紀錄。(圖/翻攝Youtube)

館長接受《ETtoday新聞雲》採訪時,不像直播時那樣「洪聲」,反倒有些話少,第一家健身房在蘆洲開幕時,他為宣傳業務,便架起手機在臉書上直播,「以前的公眾人物都很假掰嘛,我就當在跟朋友聊天,同時教健身宣傳」,髒話不斷的風格,在當時的「網紅」中,可說是相當異類,「喜歡的觀眾,覺得我很親切、沒距離感,這就是我的優勢」。

「我後來也比較收斂了」

館長爆紅後,不少網友拿「公眾人物的責任」約束他,叫他少講些髒話,更有家長反應「讓他們怎麼教小孩」,館長對這些道德綁架相當不屑,反嗆評論者「不爽不要看」,並認為就算他不說,網路、社會上一樣充斥髒話,但也因為這樣的率性,讓館長多次登上新聞版面。

▲▼館長回嗆吳宗憲挨告結果曝。(圖/記者羅志華攝)

▲但館長也因髒話連飆的直播風格頻頻挨告,近年也比較收斂了。(圖/記者羅志華攝)

「這幾年被告好幾件,一直出庭好煩」,最終,總說要「做自己」的館長,也像所有公眾人物一樣,在眾人的目光下,不得不約束自己,名氣與自由,似乎總得有個取捨。

各路人馬嗆單挑,臉書直播對罵「8萬人觀看」

館長曾大力推行格鬥,但江湖人馬比起生意,似乎更在意誰是「天下第一」,有段時期,更冒出不少人要跟館長打一場,其中自稱截拳道傳人的郭李奧,打電話嗆聲「我師父是李小龍」、「第一回合要打斷館長鼻樑」、「出拳速度天下第一」、「要拿1千萬找館長打」,2人無厘頭的互嗆,臉書直播竟吸引8萬人在線觀看,即使放到現在,依舊是相當亮眼的流量。

▲▼館長專訪用照。(圖/翻攝臉書)

▲館長的眾多挑戰者中,修習截拳道郭李奧,自稱「出拳速度天下第一」,2人最終沒打成,電話互嗆卻在網上爆紅。(圖/翻攝臉書)

一場秀,各大新聞台搶報,Youtube觀看破400萬

提起郭李奧,館長笑著說,本只想公開他有多煩,不料反應這麼大,「可能大家都看愛這種瘋癲的人吧,跟那個吃屎的有點像」,2019年7月間,網紅「吃屎哥」在健身房前多次拍片「宣戰」,館長明白這是網紅操作,索性接下挑戰,當天讓他穿上全套防護、簽下同意書,一場「虐殺秀」正式上演。

▲▼館長專訪用照。(圖/翻攝臉書)

▲吃屎哥一招「九陰白骨爪」還沒使出來,便被館長一腳直接踹上,接下來的「虐殺秀」成為新聞熱點。(圖/翻攝臉書)

只見吃屎哥大喊「九陰白骨爪」,一陣比劃上前攻擊,卻被館長直接一腳踹上,之後館長連續出腳,吃屎哥被踹得連滾帶爬、哀號不斷,一時間不僅網友熱議,各新聞台也爭相搶報,「當時一堆徒弟想揍他,我們知道對方背後有人企劃,乾脆就互相拉抬一下」,至今相關影片、梗圖仍在網上流傳。

評論時事爆紅,政治人物同台搶聲量

館長起初直播教健身,但題材畢竟相對冷門,後來反因評論時事爆紅,「我平常都有在關心,想講甚麼就講甚麼」,或許因出身社會底層,「館長開講」在網友間引起廣大迴響,遇上選舉時,更是不分藍綠政治人物,都想透過與館長同台,爭取更多選票。

▲▼館長陳之漢專訪用照。(圖/翻攝館長Youtube、飆悍臉書)

▲館長直播討論時事竄紅,政治人物也希望跟他同台與民溝通,館長認為這是「互相拉抬」。(圖/翻攝館長「飆捍」臉書)

被問到是否覺得被利用,館長倒看得很實在,「不會啊,他們需要與民眾溝通的平台,我也需要聲量,我們是互相拉抬」、「但在我這,沒有劇本、沒有問答集,面對提問都要臨場反應,有些人反倒在這扣了分」,在政治狂熱的台灣,館長與政治人物的緊密互動,引起極高關注,卻也讓他經歷「人生最屈辱的一刻」。

2018稱讚韓國瑜,2020大選被罵爆

2018縣市長選舉時,韓國瑜憑著超強的個人魅力,以及高雄人渴望改變的想法,當選高雄市長,在宣傳期間,他也曾上過館長直播,除大談展望外,也承諾市長會「做好做滿」,館長在當時也相當讚許。

▲▼館長和韓國瑜直播。(圖/翻攝YouTube)

▲館長與韓國瑜直播人氣爆棚,但韓國瑜參選總統後,民意反彈也波及館長。(圖/翻攝YouTube)

但韓國瑜後來一句「Yes,I do」表態參選2020,不僅讓部分支持者失望,也成了民進黨支持者攻擊的把柄,館長也受此波及,甚至有網友怒批「當初就是看館長才支持韓」,讓館長在震驚外更是悔恨,數度在直播中道歉,痛訴「人生從來沒這麼屈辱」,不料,卻又因此迎來人生另一波高潮。

623「10萬人上凱道」,他損失2、3億不後悔

館長因韓國瑜事件後,對韓多有批評,也引來部分媒體攻擊,更讓館長對新聞報導極度不滿,時不時在臉書嗆反紅媒,不料一時的情緒宣洩,卻讓黃國昌相當重視,沒多久就來電「我要辦一場活動,凱道已經申請好了,如果館長不來,我就自己辦了」。

▲▼館長陳之漢專訪用照。(圖/翻攝館長Youtube、飆悍臉書)

▲館長因韓國瑜陷入低潮,卻又因罵他登上另一個高峰,似乎館長總是「越罵越旺」。(圖/翻攝館長「飆捍」臉書)

館長回憶,接到電話其實有點傻眼,「但人家都講了,不上真的很漏氣」,確定要辦活動後,又怕網路號召「萬人響應,無人到場」,天天在直播上拜託大家支持,「那時候估一估自己的粉絲,想說大概就幾千人到」,尤其活動前一天,看天氣預報說會下雨,更讓他擔心到做惡夢。

氣象預報說得準,623果真下了雨,但讓館長沒料到的是,粉絲相挺的熱情更是風雨無阻,當天凱道來了10萬人,只見粉絲在台下,與他有默契地喊著「3公分、3公分!(館長與粉絲間調侃的用語)」,讓館長相當感動,「那一刻,我覺得人生都值得了」。

▲▼「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623凱道集結,黃國昌,館長。(圖/記者李毓康攝)

▲館長回憶,黃國昌一通電話,就讓他決定參與623,舉辦前很怕沒人來,看到廣大支持者時「覺得一生都值了」。(圖/記者李毓康攝)

館長當時的直播事業相當火熱,只要打打電動、聊聊天,月收就有50萬元,再算上廠商業配,是筆相當可觀的收入,「合作平台對我的政治言論很感冒,提出只要我不再批評大陸,就先給2000萬合約金,每月底薪更升至150萬,未來還將有更多業配」,面對重利誘惑,這話還是讓館長吞不下去,當下便與對方劃清界線,此後直播收入銳減,也讓他更大力地推動電商業務,「算一算,少賺了2、3億,但我一點都不後悔」。

中槍震驚社會,現在努力賺錢「求生存」

2020年8月底,館長遭槍手埋伏身中3槍,直播交代遺言的畫面傳遍全國,經檢警調查,發現幕後疑有黑道組織謀劃,全案目前在新北地院審理,案發後民眾議論紛紛,有人說館長行事高調得罪人,又有人說是生意糾紛引殺機,中槍後的館長,不僅無法再像先前那樣熱情對待粉絲,行動也處處受限,現在經營事業、做直播,已不再像先前只為賺錢,更多的,是為了「生存」。

▲▼館長專訪用照。(圖/翻攝臉書)

▲館長中槍後,行事變得相對低調,也無法像以往熱情對待粉絲,但強調大聲說話的性格「不變」。(圖/翻攝臉書)

「請保鑣、打聽真兇、維持熱度,每一樣都需要錢」,館長認為,目前狀況下,必須維持自己的聲勢,只要他還有名、得民眾支持,政治人物就會來關心,矚目案件更讓警方不敢大意,這一切,已與他的安全緊密連結。

至於會不會因中槍轉為低調,館長秒回「當然不會」,「只是最近的時事很無聊,就整天萊豬萊豬的,到選舉時我想會熱一點」,對照館長才因槍擊案痛批司法,更立下「生前契約」,指他若被打死,要懸賞3000萬殺掉兇手,看來館長果真也是「沒在怕」。

爆紅後雖名利雙收,卻也頻頻挨罵、挨告,在眾人目光下,更無法率性而活,甚至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記者不禁問館長,「如果再選一次,你還會想紅嗎?」,館長猶疑了一下,「會吧,因為這樣對事業很有幫助,可以省下很多宣傳費」,相較自由、甚至是安全,館長依舊選擇了事業,選擇在舞台上,活出精采的人生。

生火了!連我媽都用到發光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氣質姐違規穿越馬路!駕駛「被正到」愣住狂拍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