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活了」女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

「不想活了」女稱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圖/翻攝《在柳州》)

▲抖音網友「柳州濕」指自己長期遭受家暴,逃都逃不掉,多次報警也無濟於事。(圖/翻攝《在柳州》)

記者陳俊宏/綜合報導

大陸廣西柳州一名抖音女網友上傳多張一名女子全身是傷的照片,她控訴遭丈夫家暴,還向媒體求救「救我,我不想活了!」不過,男方反指女方有婚外情,「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她有5、6個晚上不回來,我才在她的手機裝了個定位,才曉得她出軌。」但她否認這項指控,是丈夫疑心病重,經常毆打她,沒提離婚主要是考慮到三個孩子和離婚後的分產問題。

《在柳州》報導,5月17日,抖音網友「柳州濕」tag《在柳州》APP同名抖音號,提醒小編看一條她發的抖音,內容是一名女子躺在路邊,胳膊、腿部有瘀青,耳朵、頭部有明顯外傷的多張圖片;另外,作者還在圖上附了一段文字,大意是她長期被丈夫家暴,還被丈夫裝定位等手段限制人身自由,無法逃離,丈夫還有外遇等。

5月28日凌晨1時多,「柳州濕」私訊《在柳州》抖音後台,說她再次遭遇了丈夫的家暴,「救我,我不想活了!」這次發來的圖片中,能看到一名女子的腿部有大片的瘀青。

「柳州濕」指被丈夫關在陽和村的一間出租屋裡,手機、微信、銀行卡等均被控制;言談中,她顯得很倉促,告知其鄰居和女兒的聯繫方式後就匆匆下線,「我下線了,他回來了,拜拜」、「我現在偷偷用我鄰居的,我要關機藏起來了。」

「不想活了」女稱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圖/翻攝《在柳州》)

▲▼「柳州濕」私訊媒體,指自己不想活了。(圖/翻攝《在柳州》)

「不想活了」女稱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圖/翻攝《在柳州》)

隨後,記者撥打了「柳州濕」鄰居的電話。電話中,這名鄰居說,被家暴的女子姓黃,住在自己家樓上,平時不熟,偶爾會聽到他們家吵架和打架摔東西的聲音;5月28日晚,他們家大概10歲大的女兒下樓來找鄰居求助,說媽媽被爸爸打了。

5月29日上午,記者透過黃某抖音上提供的線索,到了她位於陽和村的住處,上到四樓敲了半天門,房子裡並沒人回應。聯繫了房東後,記者進入了黃某的家,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屋裡沒人。

陽和村委的工作人員說,據他們了解,28日凌晨,確實有民警到場處理;但當晚黃某拒絕了民警等人的救助,「她不願跟120(救護車)回去驗傷,也不願去派出所做筆錄,所以民警就按照糾紛進行了調解。」

按照黃某在抖音私訊裡的說法,自己被一定程度限制人身自由,那她現在怎麼不在家呢?在屋內的餐桌上,記者找到了男主人吳某的名片,致電過去,對方坦承確實動手打了老婆。

▼當事人家中十分凌亂。(圖/翻攝《在柳州》)

「不想活了」女稱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圖/翻攝《在柳州》)

「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不講打這點了。作為一個男人,你站在我的角度就曉得了。」吳某說,之所以大動干戈,是因為妻子出軌在先,打過她兩次,「當時我原諒她了第一次,哪個曉得她前幾天又跑去找那個男的,我就打了她。」

記者問「你老婆講你跟蹤她,關她起來,有這回事嗎?」吳某表示,「因為她有5、6個晚上不回來,我才在她的手機裝了個定位,才曉得她出軌。我有一段她的錄音。」

說起夫妻之間這事,吳某顯得有些無奈,他說,發現妻子第一次出軌後,自己就提出離婚,但由於財產分割等原因,妻子不同意;5月28日那天再次發現妻子出軌後,他再次提出離婚,可妻子還是不同意。

5月30日下午,黃某出面稱在抖音上求助的並不是她本人,而是她的一位老鄉見她被打得太慘,想幫助她。但她表示,並不知道老鄉發了影片向記者求助的事,是她回家看望女兒的時候,才知道記者和村委去家裡找了她。

▼黃女否認出軌,強調是丈夫疑心病太重。(圖/翻攝《在柳州》)

「不想活了」女稱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圖/翻攝《在柳州》)

黃某告訴記者,她沒有出軌,但是丈夫疑心重,經常打她,「我就是在菜市跟別人說個話,笑一笑,他都會誤會。我長得也不是很漂亮,也沒有氣質,他說我穿衣服像個妖精一樣。我平時就穿得有氣質、整齊一點,塗點口紅、打點BB霜,他就是看不順眼。」

黃某說,丈夫的脾氣非常暴躁,經常因一些小事毆打她,「先收手機不給我報警,然後把娃仔趕出房間,關我在房間裡面打。為了小孩,我已經忍了10多年了,我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

黃某表示,今年4月,她的一位老鄉向她諮詢金融方面的業務,遭到丈夫的誤會,「我老鄉的女朋友都在,我怎麼跟老鄉去睡覺?結果他(丈夫)就是誤會我,在路邊就開始打我,頭頂都是傷。」

這次被打之後,黃某指出,丈夫仍然沒有消除對她的懷疑,有一次還開視訊通話罵她老鄉,當著鏡頭打她、抓住她的頭晃來晃去,這些都被老鄉錄下,「還有一次我從外面拿了一瓶桑葚酒回來,他就在酒裡面加了東西叫我喝,想要毒死我。」

▼黃女身上有多處大片瘀青。(圖/翻攝《在柳州》)

「不想活了」女稱被家暴拍抖音求救 夫:她做這種事,我不殺人就算好的了。(圖/翻攝《在柳州》)

出於對自身安全的考慮,黃某經常不敢回家,「我怕哪天半夜被他灌藥死了。除非我女兒找我,不然我都不敢回家住,所以家裡面亂七八糟,我也沒有辦法管。」

黃某說,5月28日晚上是她被打得最厲害的一次;當時吳某又懷疑她出軌老鄉,打得她手腳多處瘀青,鼻子、嘴巴出血,還驚動員警,「他就說我去那個男的宿舍怎麼怎麼樣,根本沒有這回事。他就說他有錄音,錄的是我和老鄉的對話,都是開玩笑的話。」

黃某指,長期被打也沒提出離婚,主要是考慮到三個孩子和離婚後的財產分割問題,「我離開了,我的小孩,他會立刻送回老家去,不給小孩讀書。而且我跟他辛辛苦苦,到現在他買到房子,孩子也給他生了有男有女,他叫我一個人走,房子也不分給我。」她擔心離婚後自己什麼都沒有,小孩讀書也得不到保障,所以一直忍讓至今。

對此,陽和村村委會婦聯已介入,婦聯主席覃小嫦說,吳某如此對待黃某是不對的,婦聯會持續關注此事,幫助保護黃某,避免她再次遭受家暴的傷害,並為她解決家庭問題提供法律支持援助。

.ETtoday新聞雲提醒,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比「真理褲」更兇!越南妹穿上謎樣牛仔熱褲...「三角洲」搶見客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