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下藥性侵印尼女移工 鄉代喊冤:一塊白白布硬要把我染到黑

▲遭女印尼移工指控下藥性侵的鄉代,拿出對話證明與宿舍等圖片。(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遭女印尼移工指控下藥性侵的鄉代,拿出對話證明,證實自己的清白。(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記者唐詠絮/彰化報導

彰化線西鄉某鄉民代表被控利用經營仲介外勞,對台灣的印尼籍女看護工阿娜(化名)伸魔爪下藥性侵得逞遭到爆料一案,鄉代18日表示,「我就真的沒有,一塊白白布硬要把我染到黑」,連他老婆都說「這一定要說清楚,要不然鄉代6連霸的清譽都毀掉了」,對此案一定會追究到底,不排除提出告訴。

據了解,剛到台灣不到2星期的印尼籍外勞阿娜,分配到雇主家後出現暗自哭泣以及精神恍惚等狀況,隔壁的同鄉女看護發現她怪怪的,關心詢問,阿娜才說出遭仲介性侵,阿娜說,她在被該名鄉代被帶到汽車旅館,喝了他給的飲料後就昏迷,醒來已經「全身被脫光光」。她被下藥2次,喝過飲料後,人就昏迷,發生什麼事完全不記得。

▲遭女印尼移工指控下藥性侵的鄉代,拿出對話證明與宿舍等圖片。(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遭女印尼移工指控下藥性侵的鄉代,拿出圖片證實不是汽車旅館。(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同鄉透過自己的仲介公司16日下午通報彰化縣政府勞工處。勞工處獲報後,將阿娜帶往和美警分局報案。彰化縣勞工處表示,據了解,涉嫌性侵的鄉民民代本身兼營仲介外勞公司,阿娜是他仲介外勞之一,勞工處尚未到府訪視。他們帶阿娜去分局時害怕到全身發抖,由於他還不熟悉中文,另外也請翻譯安撫她的情緒。

鄉代說,整件事根本是「子虛烏有」,他說,阿娜確實是他仲介的外勞,但因為阿娜人生地不熟,要分配到雇主家前,先將她安置在自己和美出租的公寓內居住,他今天也提供阿娜住的宿舍內部圖,並不是爆料所提的「汽車旅館」,況且阿娜語言又不通,他又不會印尼話,所以要說話都使用手機翻譯溝通。

▲遭女印尼移工指控下藥性侵的鄉代,拿出對話證明與宿舍等圖片。(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鄉代安置阿娜在自己和美的出租宿舍內。(圖/記者唐詠絮翻攝)

鄉代說,他的為人在地人都曉得,也仲介過不少外籍移工到彰化,在業界是做「口碑」,他甚至質疑「同行相忌」,阿娜應該是被有心人操弄了,要不然阿娜不懂台灣語言,怎麼知道「汽車旅館」,他也希望阿娜應該要勇敢站出來為他澄清。

全案已經進入檢察官偵查階段,鄉代說,17日他也跟檢察官說,「我真的是冤枉的」,發生事情的當晚也是跟友人在一起,他也沒有到宿舍內,所以阿娜的說法他也一頭霧水,到底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到底當晚阿娜是發生了甚麼事,他也想盡快知道,希望檢方能還給他一個清白。

【其他新聞】

2歲童遭托嬰中心保母捏打撞地 母見影片心痛!園長3人送辦

台中太平男凌晨走路上國道 穿越車道遭2輛車撞擊亡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女騎士等紅燈1分鐘極速更衣 「脫剩黑色小可愛」眾人看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