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我們是「三聚氰胺」 建安國小學長的內心話有洋蔥

▲▼聽說母校建安國小是三聚氰胺。(圖/網友鄭智偉同意授權使用,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聽說母校建安國小是三聚氰胺】

圖、文/鄭智偉

二年前,畢業二十幾年的建安國小同學辦了同學會,大家很捧場的二十多人參加,很多同學還帶著小孩一起來,現場叔叔阿姨的叫,真的令人感到時光跑的好快,當年穿著制服的我們如今已成為當年念國小時我們爸媽的年紀了。

相聚的歡樂之外,還是有些人生悲苦的事,四十歲的我們已有三位國小同學離世,意外、自殺及疾病帶走了他們,在同學會時格外對他們有著想念(其中一位小學六年我幾乎有四年是跟他一起坐,當年還是二個學生坐一個長桌;另一位是放學時的同隊,我們都住信維市場附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同學聚在一起,總時聊起當年在建安的點點滴滴,我們大多是民國六十四、六十五年出生的,是創下台灣出生人口高峰的龍子龍女,我們班的學生多達五十六位,跟現在國小最多一班二十九位比起來,幾乎足足多了一倍。同學多了,當然也有親近有人較疏遠,同學會那天就聽到幾種分類,一是你是坐前面還是後面為區分,那時就是依身高排座位,所以最迷你的同學就全都坐第一排,而我從小幾乎都坐最後一排;二是大家會分我們女同學如何,我們男同學如何,也開始會傳誰誰誰有誰喜歡(當然一定是男生女生配的異性戀版本)也聊到誰是班上最多女生喜歡的男生或被最多男生告白的女同學;三則是成績,在那個每次考試完都會排名的年代,我記得當年學校圖書館的借書證每班只有少數幾張,想當然只有給前幾名的同學才有資格/特權才能去圖書館借書;另一個則是以放學回家的隊伍作區分,以建安國小來說,走前門的同學大概家住成功國宅、信維市場、瑞安街、復興南路,後門的同學則有敦化南路左右與四維路等(國小時敦化南路正一棟棟大樓蓋起來,整個感覺就是不同)。

大概同學幾年,就因著你的身高、男女、成績好壞與家裡住哪裡交織成我們的國小生活。

但,當有位同學說『智偉,你們成績好的同學如何如何...........』我第一個直覺反應是『哪有,我是成績不好的那個吧~』真的,我對國小的記憶真的是我不是一個『好學生』那為何同學們對我的印象與我自己有這樣的落差?

#我想應該是兩巴掌吧

小三時的導師叫范姓老師,如果說二十年的求學生涯最恨誰,就是她,如果要用一萬字來描寫我對她的恨,那真的還不夠。

這事我之前其實也寫過了但其實上次沒寫的是我更想問她『老師,你為什麼那麼討厭我?』

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那天的事就是霸凌,國語課她叫我起來背課文,我會背因為我媽從小就要我們背每一篇課文,但當我開口念不到幾句話時,一個巴掌重重的打在我臉頰上,『男生聲音怎麼這麼小,大聲點!』我流淚了但我依然繼續背課文,但接著又是另一個巴掌落在我臉上『男生哭什麼哭!像女生一樣!』我忘了後來怎麼了,我只記得那時全班一片肅靜,下課十分鐘時沒有任何一個同學跟我說任何一句話。

那天起,我的功課一落千丈,因為,無論我再怎麼努力,我永遠改變不了我的聲音。就算升上小五小六功課有變好,但那種自我否定的狀況一直都在,覺得自己不夠好、不是好學生、不會被人喜歡的感覺一直都在。當然,范姓老師在某次我考了全班第九名時,當著全班的面問有沒有人看到我作弊時,更驗證了我的假設~

#龍安大安建安俗稱三聚氰胺

昨天看到龍安國小下架《穿裙子的男孩》的新聞後,看到網路上這篇 https://www.facebook.com/twhfsm/posts/1405265156274986?comment_tracking=%7B%22tn%22%3A%22O%22%7D 裡面寫到「教育界有稱:天龍國小學-龍安、大安、建安 俗稱 三聚氰胺」大意是指這三間學校都已被盟盟家長控制,喪失了教育專業自主,勸想當老師的人千萬不要來這三間學校。看了其實非常難過,如果現在的建安國小還是跟當年一樣,依然無視於多元性別孩子的特殊處境,只因為這學區比例比較多一些的保守家長(好吧,建安附近就是一堆教會),而不去談性別氣質、談同志、談各種多元的樣貌需要被看見被理解,那這間學校裡會不會還有學生像當年的我一樣,雖然看起來沒大問題,但心其實已想死了好幾遍?

教育應該是讓每一個學生有公平的受教機會及啟發,但「每一個學生」指的是他們都有自己獨特的樣子,當教室裡不去談每一種獨特時,有些孩子就少了機會被其他同學認識甚至也沒有機會來認識自己。

回到同學會。

那天大家聊了很多,我才知道原來我有同學家裡在成功市場賣豬肉、有同學原來爸爸是軍人、還有從小我覺得她最漂亮的女同學原來是混血兒、還有當年被老師打最兇的同學如今是成功的商人當天請了我們班這一頓,及好多好多同學的故事。

但我聽到了我好友黃同學說了一件事,從小他因為氣喘影響身體,所以造成他成績不好,當然,少不了被打被罵了好幾頓,但如果當年的老師能知道氣喘對小學生的影響是什麼,學校也能教我們這方面的知識,他會不會更快樂一些?而如果我們學校的校外教學不是去什麼故宮至善園,而是帶我們到學校旁邊的成功市場信維市場,告訴我們蔬菜水果的種類及市場在整個生活中的重要性,那我們對於市場的每一位老闆會不會有更多尊重與理解;如果我們在教社會課時不只片面的談鄭成功多偉大,而是談到當時荷蘭人在台期間作了什麼,影響了我們後來什麼?我們會不會知道原來台灣早早就有跨國族群的交流一直到現在。

很可惜,我們那時在教室裡從不教這些,關於疾病、職業及族裔,而我也失去了好好認識的每一位同學的機會~就如同我的國小同學們不會從我這陰柔些的男孩身上學習到性別氣質的議題,很多同學可能也是要到加了臉書後才知道我是一位同志,但我早早在國小一年級七歲時就知道我喜歡男生,他是李同學,畢業快三十年,我第一次在國小同學看得到的文章中書寫出這件事,因為在國小時,我一直以這件事為恥,每天用盡全力要壓抑這樣的情感。

那是件非常累人的事,有時,你真的會覺得死亡比較容易。

#期盼母校讓每個學生建立自信安全長大才是建安

所以,今天早上我穿上了跟小貓借的長花裙,回到了我待了六年的母校建安國小校門口,拍了下面這張照片,到校門口的時間正好是中午,門口一堆家長也在為小孩送便當,當然,現在的我才不管他們用什麼眼神看我,就和小貓在校門口開心的玩了起來~用這個行動,我只想講『我是建安國小的校友,我支持同志教育~』當年我在這個校園裡受到老師的霸凌,那傷影響了我非常久,我希望建安國小的每一個學弟妹都不應該在承受這樣的傷害及孤單,不只是性別,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再只用成績、男女、家庭出生、族裔來區分每一個孩子,因為,孩子的世界比上面這些標籤還更多元更需要被細緻看見~我們不要再因為少數的家長反對或其固著的偏見,而讓教室失去了又一次彼此學習尊重與理解的機會~我們可不可以提供教育工作者更多資源及支持還有尊重其專業,讓每一位老師能有能力教導更多學生~

#1124請大家支持同志教育向愛家反同三公投說不

跳回來,結果今天穿裙子拍完照後,旁邊一位看起來應該是幫孩子送餐的阿公跟我們說『你們這樣很棒耶,現在社會本來就很多元啊,像今天新聞就有報和平實小的校園也穿裙子,很好啊~』聽完,覺得大安區怎麼這麼美好啊~

希望有天教育圈內介紹建安國小可以不要說它是 #三聚氰胺 而是 H2O H2O的。

#歡迎支持同志教育的朋友也回母校拍照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聽說母校建安國小是三聚氰胺。(圖/網友鄭智偉同意授權使用,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註1:長後大聽我媽說她去開母姐會時范XX從頭到尾不理她,結束時有別的家長跟我媽說她怎麼沒送禮給老師。

註2:文章裡的同學從小三到小六都有,我混著一起寫。

註3:是沒有一定要我但我國中專科大學研究所母校都找我回去談過同志就唯獨建安沒有。

註4:老實說小五小六在謝燕卿導師的班級真的如同天堂,雖然她打人超兇但她從沒歧視過我的性別氣質。

註5:希望我妹的小孩以後也來念建安那我這個大舅就要來加入家長會。

▲▼聽說母校建安國小是三聚氰胺。(圖/網友鄭智偉同意授權使用,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 本文由鄭智偉授權轉載,未經同意請勿隨意轉載,以免侵權。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胖到127公斤遭同學霸凌 肉肉女1年甩63公斤變爆乳女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