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法律 > 法律 2017年09月13日 08:30

楊智綸/司法機關便宜行事 於法無據的限制出境

▲出國,飛機,機場,出入境,旅行。(圖/視覺中國CFP)

▲司法機關在無法律明文規範下,將限制住居方法持續擴充成限制出境,違反程序法定原則。(圖/視覺中國CFP)

限制出境(也涵蓋限制出海)在《刑事訴訟法》並無明文規定,這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

但是《刑事訴訟法》並未規定限制出境,何以法院、檢察官卻常常為限制出境處分呢?

這是因為最高法院以《刑事訴訟法》上「限制住居」之規定(《刑事訴訟法》第116條),去推論衍生出「限制出境」屬於「限制住居」之強制處分。最高法院認為《刑事訴訟法》保全被告遂行訴訟進行的方法,依其情節輕重而分別有羈押、具保、責付、限制住居等方式,限制住居屬於較輕微的手段,限制出境與限制住居名稱雖有不同,但實為執行限制住居方法之一。

而因為《刑事訴訟法》上有關限制住居之強制處分,明文規定可以適用在檢察官偵查,導致目前檢察官對於偵查中之案件,亦有權對犯罪嫌疑人為限制出境處分,本來最高法院在說明法院對於是否限制出境,本有裁量權限,自可為此一強制處分;然檢察官是否可以比照最高法院所賦予法院裁量權限,直接援用作為自身具有限制出境權限依據,頗值深思。

法院對於被告為限制出境處分,很明顯的就是在保全被告遂行刑事審判的順利進行,作為替代羈押的手段,如以足認有犯罪嫌疑或犯罪嫌疑重大程度而言,法院妥慎裁量為之,避免動輒以羈押之過當手段侵害人權,法院為此一處分有其正當性。

然而,檢察官對於犯罪嫌疑人為限制出境處分,目的就應該在刑事偵查的便利,就是能隨傳隨到,讓案件順利偵辦,但此時,僅僅作為犯罪嫌疑人,遭指控的犯罪事實是否存在、是否屬嚴重犯罪,猶待一段時間釐清,檢察官對此僅有一個批示,並無任何理由說明限制出境的必要性。

案件尚在偵查中,很多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僅僅只是形式上的被告,且依近年來的法務部統計數據,如扣除酒駕公共危險、施用毒品等二項大宗案件之外,其餘檢察官偵辦案件有近半數的比例是以罪嫌不足為不起訴處分,這意味著,人民無端遭受指控,經檢察官啟動偵查程序,而生不利益或損害者,人數頗眾。

刑事訴訟上之強制處分,無論是羈押、具保、責付、限制住居及搜索,都是令人民基本權遭受程度輕重不一的侵害,既然是人民須忍受基本權受侵害,國家權力行使就須受憲法第23條限制規範,檢察官援引最高法院對替代羈押手段的理論,卻將限制出境作為自身遂行偵查便利之手段,而非作為替代羈押手段,自身論理依據已與法院考量者不同,顯已有違憲法有關人權保障的規範。

同時也因為最高法院推論限制出境係為執行限制住居方法之一,由此衍生「向限制住居所在地派出所定時定期報到」、「限制住居於騎樓」等等執行限制住居方法,或許日後將有更令人驚豔的執行方法亦未可知,然而,司法機關在無法律明文規範下,將限制住居方法持續擴充,也違反程序法定原則。

其中,以偵查中限制出境限制人民移動自由,僅係為了滿足檢察官偵辦案件需要,而限制出境亦無羈押期限之規定,往昔甚有遭限制出境多年,案件早已終結,檢察官仍未解除限制出境情形,當時因人民甚少出國,遭限制出境不自知,但現今因工作、家庭等等因素,如跨國企業、異地婚姻等情形甚多,出入國境已屬日常生活一部分,檢察官不論案件需要與否,只圖辦案便利,動輒以限制出境限制人身出入境自由,人民所遭受工作、家庭的不利益損害,均遭漠視。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楊智綸,中理律師事務所所長,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法務部刑法分則研修小組研究員。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關鍵字:法律司改人權司改人權楊智綸楊智綸限制出境羈押檢察官限制住居刑事訴訟法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法律熱門新聞

郭怡青/通姦罪救不了婚姻幸福

董介白/司法也搭上民粹便車

連載40/最大的輸家仍是東森巨..

連載39/東會館損失誰埋單?

給說法/指紋不行,虹膜可以嗎?

蘇友辰/司法對行政恣意的棒喝

限制出境不能出國 彭愛佳恐失業

侵害遷徙自由工作權 國家發展受..

將退房指侵應召女 二審改判緩刑

首皇涉非法吸金 國璽澄清未與結..

給說法/判決書將載檢察官姓名!

勞工陣線督促最低工資立法

國宅移轉登記期限僅剩一個月

王以凡/毒品兒少淪《兒權法》修..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