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要角/宋運川:我們介入政治 讓上面的先角力

▲天亮了,占領教育部前廣場的人潮並未散去。(圖/記者張一中攝)

記者張語羚/台北報導

一個生命的殞落,引發反課綱微調學生群情激憤,先是闖入立法院前廣場,接著推倒幾乎是兩人高的拒馬,攻占教育部前廣場,靜坐、醫護站、公民講堂揭開長期抗戰的序幕。

7月31日凌晨1點30分,群眾合力推倒教育部前幾乎是兩人高的拒馬,不到15分鐘,拒馬或傾斜或倒下4處,人群紛紛湧入;時間往前推1.5小時,7月31日凌晨0點,北區反課綱高教聯盟總召朱震站在中山南路大聲疾呼,限時1個小時,如果教育部未出面,不排除進一步升高行動。

當朱震站在10幾台攝影機前高分貝吶喊時,宋運川穿梭在人群中,居中聯絡和協調各路人馬,與王品蓁同樣身為北區反課綱高教聯盟發言人,他確實低調許多。

20歲的宋運川徐匯中學應屆畢業生,再過1個半月將進入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音樂系就讀,他從12歲起就隨父母參與各式社會運動,包括:反六輕護白海豚、反核到反大城產業園區等,但大多屬於示威的遊行,直到去年318學運,才算是真正親臨社運現場。

宋運川當時在立法院議場出入口整整守了2個星期,最大的收穫是:「不要急著在這時候搶功,搶功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在此次反課綱活動中擔任發言人的工作,宋運川謹記去年的啟發,他表示,不搶功勞、不爭曝光,要的是撐住教育部前的占領行動,對國民黨、民進黨等政黨施加壓力,作為撤回課綱的籌碼,「因為我們沒有權力」、「我們的目的並非闖進立法院,而是藉由闖進立法院或教育部表達我們的訴求」。

▼宋運川不否認反課綱微調行動中的政治勢力,但他認為,「是我們介入政治,而不是政治介入我們」。(圖/記者張語羚攝)

宋運川受訪時,距離8月1日新課綱上路僅剩4、5個小時,他說,學運不可避免會有政治介入,但應該是我們介入政治,而不是政治介入我們,「現在能仰賴的東西,只能讓上面的政治先角力,我們在這裡撐著當籌碼」,我們有的只是我們的訴求和爭取社會的認同。

對於外界不斷懷疑這場學生運動其中的政治勢力,他認為,政治介入無可厚非,全世界不管哪一個國家,所有的議題到最後都將成政治議題,但如何保持正當性和行動的訴求則是目前面臨最大的挑戰。

▼一夜激情後,中山南路上冥紙四散,人們或坐著或躺著休息。(圖/記者張一中攝)

▼原本整齊乾淨的教育部前廣場失守後,拒馬沒了功用,睡袋、睡墊與紙箱等散落一地。(圖/記者張一中攝)

▼反課綱高校聯盟總召朱震(上)、發言人王品蓁(左下)與宋運川(右下)。(圖/記者陳明仁、張一中攝)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