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打綠休團他逼的!青峰出庭爆內幕與母相擁痛哭 林暐哲稱被羞辱

記者羅志華/台北報導

青峰與恩師林暐哲翻臉興訟後,雙方首度於11日在法庭攻防,林暐哲表示,雙方從未合意終止詞曲授權合約,更爆料青峰於調解時,飆罵他與律師「設局」害自己被告;青峰反擊稱林暐哲不擇手段,只為搶奪他詞曲創作的版權,痛心表示「他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青峰母親痛訴林暐哲可惡,更當庭崩潰落淚自捶胸口,讓一旁的青峰趕忙安撫,母子倆在庭外相擁而泣。

林暐哲表示,他2018年10月收到青峰分家的存證信函、表明將於2018年底歌手、經紀、詞曲授權合約到期不再續約,難過之餘,也無法接受青峰一封信就要終止2人10多年的合作,當時他找來黃秀蘭律師協調,雙方於12月4日討論分家細節,過程中僅討論歌手、經紀合約,至於詞曲授權合約,不僅從頭到尾沒談,也因合約中載明「須於到期前3個月以書面終止」,青峰10月的存證信函,對詞曲授權合約不生效力、即自動續約。

▲青峰5/11離開北院  。(圖/記者羅志華攝)

▲青峰5/11與林暐哲在法庭攻防,庭外與母親抱頭痛哭,情緒平復後不發一語低頭離開,本案將於6/15宣判 。(圖/記者羅志華攝)

林暐哲回憶,2018年底的公開分家聲明,只是想給外界營造圓滿的結局,但合約仍應照規矩來,2019年他看到青峰公開演唱蘇打綠歌曲,傳訊表示對方有違約疑慮,青峰翻了翻合約,也看到「3個月前書面終止」的規定,還問他是不是2019年仍給他代理,當時他因將音樂另授權給環球,一時還有須釐清的事項,不料青峰在環球版權公司回覆前,又公開演出相關歌曲,且原本合作的黃秀蘭律師,竟到青峰新公司當顧問,才逼得他於2019年4月找新律師提告。

林暐哲痛訴,他先前與青峰簽約,約定5年50首歌,青峰只寫了5首,而他為創作音樂的資金需求,向大陸騰訊簽了3年35首的合約,以獲取大量的預付金,他在青峰決定自立後,不僅一毛錢不拿,更協助合約轉移,讓青峰可在3年內取得1億資金,不明白為何將最大利益都給了青峰,還要被嫌成這樣;提告後唯一一次調解,更讓他有種被羞辱的感覺,青峰不僅言談充滿情緒,更怒罵他與律師「設局」,本說好3項合約都終止、卻只終止2項。

青峰律師表示,青峰於2018年10月的存證信函中,早就提到要終止3項合約,當時林暐哲不僅沒反對,甚至在12月簽的合約裡,還對青峰分家的請求載明「遂其所願」,顯見雙方早已合意終止合約,且若林暐哲真認為詞曲創作續約,為何於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都沒表示意見,卻於之後突然提告,這並不是一個「授權人」的合理行徑。

青峰律師再爆料,指林暐哲於偵查中曾提及,他要青峰過去、未來所有寫給蘇打綠的歌,如此過分的請求,就連檢察官也不敢認同,認為林暐哲提告,就是為搶奪青峰的版權,另外,林暐哲聲稱轉移騰訊合約,讓青峰有錢拿,其實是他怕瞞著青峰跟騰訊簽的約,會在失去青峰信任後違約,才拜託青峰承接合約,根本不是甚麼「給出最大利益」。

青峰表示,他自與林暐哲合作以來,一直都領著新人的待遇,他500多首懷著熱情、承擔痛苦獨立完成的作品,也願意與林暐哲分享,不明白為何他要不顧真相、情誼提告,甚至連外在的謠言都要他負責,而林暐哲稱「給出最大利益」,卻連對歌手最重要的「詞曲授權」都緊抓不放,他不僅無法與其他廠商談合作,也對林暐哲相當失望,「訴訟2年多來承擔林暐哲的惡意中傷,我可能永遠無法理解,他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不希望再有任何創作者,碰到跟我一樣的事」。

青峰再爆料,稱蘇打綠2017年休團,是被林暐哲逼迫的,根本不是他要休假,而林暐哲一度要他脫團單飛,被他斷然拒絕,且林暐哲與他簽5年50首合約時,哄他只是合約形式、不會強迫,提告時卻又拿出來講。

青峰的母親由於被登記為新公司負責人,11日也以被告身分出庭,她痛訴林暐哲搶奪青峰心血,被告2年多來十分痛苦,「騙我們10幾年,太可惡了!」,講到激動處甚至落淚自捶胸口,讓一旁的青峰趕緊安撫,庭外母子倆更相擁而泣,經旁人安慰才稍微緩和;本案將於6月15日宣判。

我沒有遲到,是時間遲到了!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億萬富豪在私人農場建「受孕樂園」 2條件才能參加...讓20女同時懷孕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