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芒果乾」?大瘟疫是改朝換代的前奏

▲▼老鼠。(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小小的一隻老鼠,往往可以終結一個沒落的王朝。(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聖經․啓示錄》被認為是末日的預言。當中第6章記述了「啟示錄四騎士」的出現。他們各自騎著白色、紅色、黑色和灰色四匹馬趴趴走,分別象徵瘟疫、 戰爭、饑荒及死亡。因此,瘟疫跟末日向來都是「在一起」的 。

回顧人類歷史上,疾病不僅會影響個人或家庭的生死、命運,大規模的瘟疫甚至會改變歷史的走向,造成江山易主、改朝換代、從西方到東方,莫不如此。

東漢大瘟疫導改朝換代

東漢末年,宦官亂政,董卓篡權,加上各種災變,民不聊生。史書記載,東漢末年幾十年間,全國性大瘟疫共有十多次。當時人們統稱為「傷寒」。患者往往高燒喘息,氣短而絕。發病急、死亡率高,身上有血斑。漢靈帝建寧二年(169年),「疫氣流行,死者極眾。」政治腐敗、社會動亂加上大瘟疫橫行,導致黃巾黨等農民革命軍揭竿而起,群雄逐鹿,拉開了王朝更替的序幕。

張仲景在《傷寒論․自序》裡說,漢獻帝建安元年到九年間,他的家族本來有兩百多人,死了三分之二,其中十分之七死於傷寒。首都洛陽,半數以上死於瘟疫。

瘟疫來襲,文人貴族同樣遭殃,著名的「建安七子」裡的徐幹、陳琳、應瑒、劉楨四人都在建安二十二年的大瘟疫中死去。官方資料記載,自漢桓帝永壽三年(157年)到晉武帝太康元年(280年),全國人口由5650萬降到1600餘萬人。

明末、清末的鼠疫都是「芒果」的前奏

鼠疫是人類的「奪命終結者」。小小的老鼠往往可以終結一個沒落的王朝,明朝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萬曆八年,瘟疫從山西大同開始爆發,十室九病。患者病徵是為脖子腫大,民間稱為「大頭瘟」,得病者一兩天就一命 嗚乎。由於傳染性極強,病、死者無人敢碰,都怕被傳染上。

崇禎六年(1633年),鼠疫再度從山西爆發,1641年傳到北京。當年夏季,有人直擊成群結隊的老鼠互相咬著對方的尾巴,像敢死隊一樣成群渡河,進入河北、河南境內,整個華北都被老鼠佔領。這一年剛好碰上大旱及蝗災。飢荒加上瘟疫奪走了半數人命。

北京城內的人們,被恐懼吞噬心靈。夏秋時,如果誰的身上出現一個隆起的肉塊,不到一個時辰就「掛」了。這種鼠疫叫「疙瘩瘟」。全城死者十之四五。鼠疫很快傳染到通縣、昌平等郊區。

崇禎十六年(1643年),史書記載:「通國奇荒,疫癘大作。」出現了「疙瘩瘟、羊毛瘟」,患者吐出像西瓜汁一樣的血水,然後立即暴斃,江浙等地死了數百萬人。

崇禎十七年,李自成55萬大軍攻破北京城的時候,鼠疫已肆虐了一年有餘,明朝京城防線上一個兵要守三個垛口,幾乎就是在演「空城計」。

同年, 吳三桂引清兵入關,順治在北京登極。說來奇怪,這時候,北京城的老鼠活像是跟清兵隊約定好了似的,全都退散得無影無蹤,清兵一個也沒有感染上鼠疫!

清末甲午戰爭前後,一場鼠疫從西伯利亞一路肆虐到滿人的老家東北,給當時已經風雨飄搖的大清國再一記沈重打擊。1894年,日本細菌學家北里柴三郎認為鼠疫的致病原「鼠疫桿菌」,只能是鼠傳給人,而人與人之間是不會傳染的,主張滅鼠就能滅瘟。

這場奪走東北6萬人性命的鼠疫,後來被馬來西亞華僑學者伍連德在民國政府的支持下控制住。伍連德堅持認為:鼠疫桿菌也會人傳人,他採取了隔離和焚燒屍體的方法,終於有效地控制並消滅了疫情,因此他也被稱為中國近代史上「防疫學第一人」。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潑酸24歲新婚妻「焦黑毀容」 夫:她婚後變香爐!我成綠草原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