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孫爭產!女法官遺產留孫女 獨子不服狀告大法官內幕

▲女法官張仁淑臨終時在教友的陪伴下病逝台北仁愛醫院,但她的獨子陳怡之(紅圈者),卻為了遺產狀告母親的閨密。(圖/鏡週刊)

圖文/鏡週刊

「女法官協會」創辦人、已故法官張仁淑的獨子陳怡之,欲侵吞母親所有遺產,遭遺囑執行人制止,竟將2名遺囑執行人告上法院。本刊取得張仁淑遺囑,同時採訪相關當事人,還原這件獨子狀告大法官的離譜爭產案。

原來,張仁淑因生前未曾照顧過2名孫女,在重病時留下遺囑,要將一半遺產留給陳怡之的2個女兒,同時請有法律專業的大法官徐璧湖與親戚楊莎蓁作為執行人。但張法官的獨子陳怡之除偷偷出售母親所遺留的房產外,還狀告2位執行人,想獨吞母親800萬元的現金存款。

【爭遺產告大法官】知名女法官遺產留孫女 獨子不服狀告大法官內幕

▲張仁淑法官(右)與照顧她生活多年的侄媳楊莎蓁(左)合影。(圖/鏡週刊)

8月30日下午,60歲的婦人楊莎蓁哭著對本刊記者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不孝子呢?」楊女口中的不孝子,正是自己姑姑張仁淑的獨子。

楊莎蓁正是張仁淑的遺囑執行人之一,另一位挨告的執行人則是法界名人、曾任司法院大法官的徐璧湖。本刊找到幫張仁淑處理喪葬事宜的林信仁牧師,他表示確實欠大法官徐璧湖一個公道!並強調張法官生前是一位樂善好施的人,只是「那段老人家最後的日子,繼承人何在?」

【爭遺產告大法官】知名女法官遺產留孫女 獨子不服狀告大法官內幕

▲曾任大法官的徐璧湖頗具清望,更曾獲頒優良法官獎座,無奈捲入風波。(圖/鏡週刊)

談到與陳怡之的官司訴訟過程,遺囑執行人楊莎蓁不禁淚流滿面。她說,2015年11月2日,張仁淑被主治醫師宣告罹患肺癌第四期,不打算與病魔繼續纏鬥的她,拖著病體回家,拿起最高法院判決用紙為自己立下「自書遺囑」,文中除交代放棄急救外,還要求在十天後火化自己的遺體,並且拒絕舉行任何喪葬儀式,同時也交代了遺產的分配事宜。

檢視張仁淑的遺囑,她為確保獨子能遵循遺囑,僅將應繼分的特留分給他,並強調不動產與動產的1/2需遺贈給陳怡之的女兒、自己的2位孫女,同時詳列保險箱內的紀念品以及首飾,希冀按長幼之序分配。

【爭遺產告大法官】沒分到的也強要 他還把房子偷賣掉

▲女法官張仁淑的獨子陳怡之(圖)為母親遺產來台告人。(圖/鏡週刊)

為確保遺囑能順利執行,張仁淑還找上私交甚篤、在法界聲譽崇隆的學妹徐璧湖大法官,與照顧她生活多年的侄媳婦楊莎蓁為遺囑執行人,嫻熟法律的張法官在自書的遺囑文末附記上時間、親簽名字並且蓋上騎縫章,確保自書遺囑的效力。

但誰也沒料到,2016年1月7日張仁淑過世後,獨子陳怡之為了取得母親所留下來的價值3000萬元房產及800萬元現金,竟不顧母親遺書所載,將2名遺囑執行人告上法院。

【爭遺產告大法官】創立女法官協會 連大法官都曾當過她祕書

▲中華民國女法官協會發出紀念特刊緬懷張仁淑,其中有與徐璧湖的合影。(圖/鏡週刊)

陳怡之在訴狀中強調遺囑遭變造,更質疑徐璧湖及楊莎蓁於母親過世那年的1月20至29日,8次在他母親戶頭提領22萬元涉及侵占以及詐欺取財。

8月28日上午台北地院針對陳怡之所告的侵占罪開庭,徐璧湖並未聘請律師,而是自己向地院法官解釋,所提領出來的22萬元是花在死者的喪葬費、看護薪資與機票錢,其中更包含鑑定公司評價費用,每筆花費皆有收據,只是,讓一位大法官在被告席上自行答辯,無疑又是另外一種羞辱。

本刊以電子郵件聯繫,並致電人在美國的陳怡之手機及住宅,希望詢問陳怡之關於被控爭產濫訴一事,多次撥打電話均是一位女性接電話,本刊以英文詢問陳怡之在家嗎?該女性隨即掛上電話,至截稿前皆未獲得回應。


更多鏡週刊報導
【爭遺產告大法官】母歿不奔喪 他先問遺產有沒有我的
【爭遺產告大法官】創立女法官協會 連大法官都曾當過她祕書
【爭遺產告大法官】沒分到的也強要 他還把房子偷賣掉

關鍵字:鏡週刊,爭遺產,大法官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氣質姐違規穿越馬路!駕駛「被正到」愣住狂拍

社會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