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明簡訊索賄「還有年終要補」 內容曝光!老爺酒店收金主300萬現鈔

圖、文/鏡週刊

台北地檢署偵辦朝野立委集體收賄案有重大進展!檢方除了在8月8日抗告成功,將原本獲得法院交保的趙正宇更裁收押禁見外,也駁回蘇震清、陳超明及廖國棟等人不服羈押的抗告案,確定4名立委至少得在監所關押2個月。

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因涉及期約索賄200萬元,交保後宣布退黨。

▲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因涉及期約索賄200萬元,交保後宣布退黨。(圖/鏡週刊提供,下同)

至於檢方聲押唯一獲得交保的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雖然已宣布退黨企圖止血,但檢調追查徐住家搜出的300萬元金流有重大進展,並找到徐口中借錢給他的金主,檢調從供詞中已掌握相關金流,初步排除與李恆隆行賄有關,但從查扣的徐永明手機還原對話內容,卻查出徐向李索賄更明確的證據。

知情人士透露,檢調蒐證後懷疑,徐永明去年底幫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恆隆舉辦公司法公聽會,從中索賄200萬元,其中100萬元疑透過助理匯到黨中央帳戶發薪水,並註明是主席借款,幾天後時力領到5000萬元政黨補助款後,黨部再以現金方式歸還徐永明該筆借款,檢方懷疑徐恐是藉由黨中央的帳戶漂白賄款。

立委趙正宇涉嫌向殯葬業者索賄千萬元,趙原本聲押不成被交保,不過,檢方抗告成功,院方重裁後將他收押禁見。

後來檢調搜索時,從徐永明的住家搜出300萬元現金,讓辦案人員大為振奮,認為當初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沒想到徐永明卻向檢調供出他接任黨主席後,發現黨部的資金出現缺口,於是在去年11月間,於中山北路的老爺酒店向一名認識多年的金主借款,當時金主用手提袋裝了300萬元現鈔給他,借錢過程沒人目擊,他取款後就把錢放在家中的保險箱。

徐向辦案人員指稱,今年2月黨部薪資短缺100多萬元,他先從家中保險箱拿了100萬元給助理存入黨部的帳戶發薪,同月中旬,黨部收到5000萬元政黨補助款後,助理又從黨部拿了100萬元現金還他,他則把錢放在家中保險箱。

徐永明再三向檢調強調,住家被搜出的300萬元是借款,並非政治獻金,至於對方為何不用匯款方式借他錢?徐永明認為可能是該名金主擔心身分曝光,才拿現金借他。

趨勢民調公司總經理吳世昌(圖)是徐永明的學生,檢調懷疑他居間幫徐向李恆隆要錢。

檢調監控發現,今年1月7日,白手套郭克銘向趨勢民調公司總經理吳世昌(徐永明的學生)要時力的政治獻金專戶,顯示有錢要透過專戶匯入,吳世昌還特別要求在匯款欄備註「徐永明」三個字。

巧合的是,隔天李恆隆就打電話給律師黃心賢的助理陳虹羽,要她幫忙傳話給徐永明。原本陳虹羽要李自己跟徐講,但李恆隆說:「一講到我,他就會拒絕,現在用我李恆隆三個字,沒人敢收這個錢,你突然跟徐永明講李恆隆要打給你,他不就嚇到。」

陳虹羽後來提議乾脆先去見徐永明的主任,李恆隆不但說好,還稱「表面上沒有人要,私底下每個人都搶著要」,還要陳把他的意思跟徐永明的主任講,包括他會用二個完全跟李恆隆毫不相干的名字匯款等手法給錢。李恆隆還不忘交代陳虹羽,「要當面說,不要用電話講」,殊不知李自己在電話中交代陳女的過程全被監聽,連指示她假扮成李恆隆的秘書居間傳話,並稱這是李恆隆親自交辦的事也全被檢調掌握。

前太流公司董事長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已砸下六億元打點各路人馬,因涉嫌行賄朝野立委遭收押禁見。

李恆隆不只找人充當傳話密使,還找郭克銘的員工郝毓汶處理金流,要求她「趕快去處理徐委員跟那個另外一筆,這不能不處理,人家要選了。」檢調過濾徐永明的手機,發現今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幾天,吳世昌曾用Whats app通訊軟體向徐提到,「我幫你要了十意思一下,過幾天拿給你」,徐永明則回雙手合十的符號表示感謝。

幾天之後,徐永明又主動問吳世昌「李恆隆那?」雖然偵訊時徐否認是向李恆隆催款,而是問公聽會的後續發展如何?不過,吳世昌接受隔離偵訊時卻咬出,這段對話是徐在選後問他,李恆隆及郭克銘是否願意捐款給時力?他有向徐表示會再催一下,但仍不忘追問徐,「現在還能收政治獻金嗎?」徐不但回了大拇指比讚的貼圖,並說「還有年終要補。」相關對話顯示徐永明涉及期約索賄相當明確。


更多鏡週刊報導
【徐永明交保內幕1】住家保險箱神祕現金300萬 徐永明供:「是借來的」
【徐永明交保內幕2】徐永明主動傳訊「李恆隆?」 關鍵證人咬出索錢內幕
【徐永明交保內幕3】搜索前蘇震清手機掉在大鵬灣水溝 皮夾一張小紙條讓他栽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義大利整脊火辣的「療癒片」 就算聽不懂還是會靜靜地看完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